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1章 遺書

    要是說老柳喝多了,大半夜開車到柳葦蕩,這也不可能!

    我又問劉文三,是不是老柳自己幹了私活兒?

    “老柳跟了我那麼多年,這些事兒門清,不敢去亂來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文三眯著眼睛,又搖了搖頭道:“他和我一樣,沒個子嗣的,不過我比他好點兒,孤家寡人一個,他窮親戚一堆,很多人都巴不得他早死,好分他的家產。”

    說完,劉文三就從屋簷下頭拉了個躺椅過來,眯眼躺下去之後,曬著還有餘溫的太陽打盹兒。

    這句話就有點兒耐人尋味,既然老柳不是被鬼害的,那多半就是人禍!

    我想起來劉文三剛才和柳志說的那番話難道說,他已經猜到了什麼?

    他為什麼會問柳志,

    你確定要這三十萬嗎?他在懷疑柳志!

    我心跳砰砰的,再低頭看劉文三一眼。

    他閉著眼睛,四五十歲的年紀,短寸的黑髮裡頭,夾雜著一些白髮,就顯得有些斑駁。我以前以為,撈屍人就是在河裡頭打撈屍體,然後挾屍要價下九流。劉文三卻完全不是那樣,有些話他說的點到即止,也沒有什麼冒失。

    劉文三絕非常人,否則的話奶奶也不會讓我認乾爹了!

    肚子裡頭飢腸轆轆,這會兒都四五點,我們還沒吃午飯。進廚房煮了一大鍋面,下了幾個土雞蛋,放上簡單的調料,澆上一勺辣椒,就直噴香氣。

    撈了兩大碗,把劉文三叫起來,兩人吃的津津有味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文三笑呵呵的和我說,沒想到我還會下廚,這高材生不是白給的。我聽著就覺得臉紅躁得慌。煮一碗麵而已,哪兒敢說會下廚?

    他吃完後又繼續打盹兒,我拿出來那兩本書翻了翻。

    陰生九術裡面,不只是有貓骨陶,貓皮襖,灰仙手套的做法,往後還有用狐狸,黃鼠狼,蛇,刺蝟,這些動物的皮毛骨骼製成的接陰物件!簡陋的插圖,平淡的文字,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我倒不是什麼聖母,單純覺得,這幾樣動物都有點兒滲人。除了貓之外,這五種動物,就是五家仙!

    唯獨黑貓,又叫玄貓!陰森的很。

    再往後翻,便是關於接陰這一門的來源。以及一些禁忌,比如接陰婆不能接的屍體。

    “無名無姓的母子屍不能接陰,因為生出來的陰胎,必定是需要家人供奉取名,才能夠去投胎,如果無名無姓,不能供奉,它們又在生死簿上沒名字,就會成為遊蕩世間的惡鬼,它們害死的人,都將成為接陰婆的孽債。”

    “不能給活人接生!因為接陰婆都是和死人打交道,滿身的陰氣,會衝撞了嬰兒的魂魄,讓它們出生就死於非命。”

    “屍首不全,或是被人害死,並非死於難產或是意外的母子屍,也不能接陰!死人都有怨念,有仇報仇,有因有果,這一種即便是接陰,也無法讓她平靜,必定會殺人報仇!”

    至於更多的禁忌,則是要根據實際情況去自行判斷。我也沒有仔細看太多,又打開宅經掃了一遍內容。

    陰生九術我還看得懂,畢竟學過一點兒接陰皮毛,這宅經,就完全是一竅不通!

    第一頁上就是一個複雜的宅院插圖,密密麻麻的小字,牽扯著風水之術,以及秘聞。

    一頁看不懂,就只能粗翻一遍,這掃下來就讓我頭皮發麻,就像是第一次看到高數一樣

    也就在這時,宅經裡面忽而掉出來一小張發黃的紙,我撿起來攤開,是潦草的一頁信。

    起頭是羅忠良遺書

    我呆住了,羅忠良這個名字我格外的陌生,不過也依稀聽過幾次,都是我爸和奶奶提起的。在村裡頭這名字就像是禁忌一樣,從沒有被任何村民說過半次!

    他,是我的爺爺!

    我低頭,一字一句的看完了遺書的內容,然後心裡頭就和堵了一塊大石頭似的,覺得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本來以為村民不提我爺爺,是因為奶奶是接陰婆的原因,對我們整個家庭避而遠之。卻沒想到,爺爺在村子裡也有一個密辛!

    曾經的小柳村,村裡面多災多禍,大部分人都一窮二白,甚至很多時候揭不開鍋。

    那時候我奶奶在村裡頭做接陰婆,十里八鄉的人都會來請她去接陰。

    按照道理來說,奶奶應該能賺不少錢才對,哪兒至於家裡頭一窮二白,讓我媽都去不起醫院!

    這所有的原因,在這遺書之內都被爺爺闡明瞭

    當初,奶奶的確是接陰婆不假,而爺爺則是我們村裡頭,最有名氣的風水先生!

    奶奶接陰,他鎮屍!

    十里八鄉,方圓幾十裡,那幾年幾乎有任何麻煩的鬼祟事情,都能找到爺爺和奶奶,甚至爺爺還幫著村裡好幾家人改建過家宅。

    只不過,爺爺有一個鐵規矩。

    接陰鎮屍收來的錢,家裡面不能花一分,如果那些家家戶戶,能送來米麵雞蛋能吃。只要是有關錢財的物品,都被爺爺收了起來。

    因為當時爺爺聲名遠揚的緣故,還有很多有權有勢的貴人來求他指點迷津。

    在這些貴人那裡,爺爺得到了相當多的錢財!

    可他也一分錢都沒拿出來給自家人花過!

    在我媽媽懷上我的時候,他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他牽頭找到了縣裡頭的達官顯貴,來我們村裡頭修路,並且拿出來他所有的積蓄作為工程款!村裡頭到縣城的那條公路,是爺爺修的!

    他的本意是給我積德積福,在我媽媽懷上我的時候他就算了一卦,說我有九災九劫!

    這第一災就是生死劫!福緣不夠,我都不能出生!

    給村裡頭修一條路,這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兒,多半能抵消掉劫難,甚至不只是抵消掉一劫。

    結果,路修到最後的時候,就出了兩件事兒。

    第一件事情,是人事。

    村口小柳河那裡,最開始是有一家人死都不願意搬走,就說公路修到他們家門口就行了,其他村民能走出來。爺爺花了大價錢,全村的人也上門遊說,這才讓他們搬走。

    這家人是村裡頭殺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