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8章 這錢不能收

    當然,能夠將陰胎供奉在顧家,是最好的結果。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這鞋子的主人夜裡偷香,以至於顧若尋懷孕難產而死,顧家知道,也肯定不會放過他。

    我將鞋子放回到了原地,又回到床邊,垂著頭靜靜等待。

    不是說我想和屍體待在一塊兒,俗話都說幹一行愛一行,我要是因為害怕出去了,那下一茬一樣害怕,永遠沒辦法利利索索的做好事兒。

    在這過程中,顧家僕人送來了毛巾,嬰兒的衣服,還有幾大盆清水,正常的接生準備還真的是一應俱全。

    約莫在六點多鐘,傍晚的時候,劉文三帶著木箱來了,我心裡面更是落下來半塊石頭。差不多又過了半小時,顧若琳帶著她的父親走進了後院。

    顧家二當家的名為顧開陽,五十餘歲,看起來保養的不錯,如同三十七八歲一樣。

    他生著一張國字臉,濃眉厚唇,看上去就不怒自威。只不過,顧開陽的眉心之中,鬱結了一大塊,驅散不開。

    他認識劉文三,也認識白事兒張,明顯之前就見過。

    我們兩相互打招呼的時候,顧開陽眼中還是閃過一抹詫異,似乎沒想到,接陰婆會是我這麼個年輕的男人。

    “名字的問題,我已經取過了,就叫顧清遠,祠堂的事情,我會想辦法供奉,只要做到這兩樣,就一定不會鬧亂子,對吧?”顧開陽聲音略有低沉,充滿了中年男人應有的磁性。

    這樣的回答,讓我心中一喜,點頭道:“這就是最穩妥的辦法了,可必須要確定,取了這個名字,送得進顧家祠堂,而且不能拿出來,否則的話母子衝煞,顧家家宅不寧!”

    明顯,顧若琳的臉上有幾分不安,小聲而又擔憂的喊了一句爸。

    顧開陽皺眉閉眼,抬起右手豎掌,做了個打住的動作,明顯不想聽顧若琳的其他話。

    這也讓我皺起了眉頭,還想再開口的時候,劉文三對我使了個眼色,明顯是讓我也別多說了。

    正當此時,院外忽然傳來了一聲冷哼。

    “本來就是一個庶出的賤女,腦子還不好使,沒資格進我顧家的族譜!讓她住在老宅,已經是家族垂憐,卻不知道在哪兒搞大了肚子!難產死在老宅!還想讓她肚子裡那個小雜種進族譜?還要在祠堂供奉?!”

    “老二,我看你年紀不大,腦子先不清楚了!”

    “還是說,顧家裡頭,你現在就想當家做主了?有沒有把我這個大哥放在眼裡,有沒有把老爺子放在眼裡?” 順著雜亂的腳步聲,後院門口又走進來幾個人。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為首的是一個和顧開陽有幾分相似的的中年人,明顯要比顧開陽大個幾歲,頭髮有幾分花白,顴骨高聳,薄唇,眼神如同鷹眼,給人一股老謀深算的感覺!

    和顧開陽的沉穩,不怒自威,明顯是兩個極端!

    在那人身後,還跟著幾個保鏢,都揹負著雙手,有著極大的壓迫感。

    劉文三衝我耳邊小聲說了句:“顧家的老大,也是顧開陽的大哥,顧開山。”

    我心裡頭一沉。

    這簡單的兩句話,怕是已經給屋內的母子屍定了性,顧家的祠堂,不好進了

    顧若琳明顯躲到了顧開陽的身後。

    顧開山走至顧開陽的面前,微眯著眼睛說道:“老二,你怎麼不回答我的話了?是你想要在顧家當家做主了,還是說,不把老爺子放在眼裡?” 他咄咄逼人的語氣,令人很不爽,也很難受。

    顧開陽聲音明顯沙啞了更多:“這件事我會去找老爺子,親自解釋清楚,若尋的確沒有入族譜,可接陰婆的規矩,得讓陰胎入祠堂,不然可能會影響到顧家”

    他在顧開山的面前,也沒有什麼威風可言。顧家老二在老大面前,的確抬不起來架子。

    顧開山雙目一凝,接著冷笑了一聲:“胡說八道!裝神弄鬼!”

    接著,他回頭掃了我和劉文三一眼,又看了白事兒張一下。

    “二弟,所以我總說,你眼中沒什麼格局,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還信這些牛鬼蛇神的東西?早些年沒把他們全部掃進垃圾堆,也不知道留下來騙了多少人!”

    “他們說那賤種肚子裡的是陰胎?弄不好,我顧家就鬧鬼,出事兒?不過是想要一筆錢罷了!滿嘴跑火車!你天天信這些,也怪不得老爺子不看好你!”

    顧開山話語間絲毫沒有對我們的尊重。劉文三眼神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顧開陽正要說話。

    白事兒張卻不幹了,他忽然冷聲說了句:“顧家大當家的,我也算是在開陽市方圓幾十裡幹了半輩子白事,三百六十行,行行不同,祖宗傳下來的規矩,也都有各自的道理,你們吃活人飯的,可以不信,但也沒必要出口罵人吧?”

    我心裡面突突一跳,本來就覺得,白事兒張是個挺穩重的人,怎麼他就突然發難了呢?

    他這一句話,卻讓顧開山笑了起來,眼神之中全都是鄙夷,說道:“半輩子白事兒?吃死人飯很光榮?靠著胡說八道騙人錢是你的本事!?我顧家不缺錢,可也不想餵你這樣的神棍!”

    白事兒張搖了搖頭,冷冰冰的說道:“我也不吃你家這碗陰人飯,白天就驚了屍,還不知道鬧什麼祟出來!這亂子我不摻和了!好自為之!”

    說完,他隨手將身上的長白袍一脫,啪的一下丟在了地上,轉頭就走!

    白事兒張這一句話,就讓我心裡咯噔一下,有種發憷的感覺。

    頓時就明白過來,白事兒張是不想進這麻煩裡了!

    白天徐紅梅傷了屍體,的確已經驚了屍。

    如果接陰再出點兒什麼岔子,必然母子衝煞!

    他不想進渾水惹麻煩,恐怕早就在猶豫,應該怎麼辦了。

    這顧開山的一番尖銳言辭,不就正好讓白事兒張做下決定嗎?

    頃刻間,白事兒張就走出了後院,顧若琳慌了神,趕緊順著去追。

    顧開陽臉色難看起來:“大哥,你不信風水鬼神的東西,老爺子是信的,白事兒張已經是周圍很有水平的白事先生,逼走了他,萬一再出什麼亂子,怎麼兜得住?顧家萬一出事兒,老爺子發怒了,你承擔得起責任嗎?!”

    顧開山絲毫不懼,冷聲說道:“不管你今天說什麼,不過就是想要把那賤種肚子裡的小雜種送進祠堂罷了,這件事兒沒有一星半點的可能,顧家全族也不會有一個人同意!”

    “亂子?老爺子發怒?我看直接把屍體送去火葬場,燒成一捧灰撒進陽江裡頭,一了百了!死人能鬧什麼亂子?還不是有人想借著死人辦事兒?”

    “你!”顧開陽被氣的不輕,胸口上下起伏。

    這會兒,顧開山又瞥了我和劉文三一眼,嗤笑的說:“你身邊這不還有兩個神棍麼?老二,你要真覺得對不起您這個私生女,良心過不去,才相信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求個心安的話,大哥可以勸你一句。”

    “他們說這些為難你的話,也就是想從你這裡多訛一點兒錢,你多給個一點兒,他們自然會說出來別的辦法,還會讓你滿意。”

    “大哥的話也是整個顧家的態度,你好自為之。”

    說完,顧開山就扇了扇鼻頭,皺眉說了句:“一股子難聞的屍臭,多聞一會兒都頭暈。”他轉過身,就朝著後院外走去。

    劉文三的臉色在這過程中,都已經陰沉似水了。

    他也正要衝著顧開山開口,我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搖了搖頭。劉文三的神色間也有幾分詫異。

    “十六,你怎麼攔著我?這顧開山不敬陰人,句句話都在羞辱咱,我們沒必要受這氣啊?好歹你文三叔也是陽江撈屍人,牌面要比白事兒張大,傳出去,名聲可不好聽。”劉文三皺眉和我說道。

    我苦笑了一下,搖頭說:“文三叔,等會兒和你說緣由。”

    這會兒,顧開陽也才回過神來,他充滿歉意的對我和劉文三鞠了個躬。

    “不好意思了劉先生,羅陰婆,顧家家族的事兒,麻煩比較多我這大哥總想著打壓我,沒想到,還會追到老宅裡來搗亂。”顧開陽明顯態度放的很低。

    “還請兩位,務必幫我這可憐的女兒處理好後事,報酬絕不會少,我還會額外拿出來一筆錢,給兩位補償。”

    劉文三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不少,拉長了嗓子嗯了一聲。

    他開口說道:“錢不錢的無所謂,主要是看在顧二當家和顧若琳小姐的面子上,不過關於陰胎入祠堂的事情,必須得解決,不然的話,這陰我們也接不住。”

    顧開陽的神色一僵,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這就回一趟顧家,去找我父親談,他信風水,應該能同意。”

    “沒有確定能入祠堂,這陰也不敢隨便接,等會兒我會先鎮屍,對吧,十六?”劉文三瞥了我一眼,對我使了個眼色。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對,沒有確定能不能供奉陰胎和取名的情況下,的確不能接陰,得鎮屍,避免出亂子。”

    劉文三頓時就笑容滿面,明顯是我的話,合乎他的胃口。

    顧開陽強笑了一下:“劉先生說的的確有道理,我這就去找老爺子,並且等會兒我會先讓若琳給兩位各二十萬,當是對剛才我大哥的事情賠禮道歉。”

    “還請兩位務必讓若尋不衝煞!到時候我還有”顧開陽言辭之中,態度更低了。

    劉文三眼前一亮,更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卻搖了搖頭,打斷了顧開陽的話。

    一字一句道:“顧二當家的,這錢,我和文三叔不能收!”

    顧開陽愣住了。

    劉文三臉上的笑容也是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