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3章 害你的人都會死

    唐小花也沒躲閃,在衣服上擦著手,小聲解釋,大概還是說唐家很窮的事兒。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可只要給她一筆錢,這件事兒絕對不出任何紕漏,他們農村人一輩子都老老實實,踏實靠譜。

    我越聽,心裡頭就越不舒服!還踏實靠譜!?

    她這就是農村人招黑呢!

    顧開陽閉了閉眼:“行,招婿的錢我給,給你二十萬!”

    “不過要在一年之後,這一年內如果出了什麼變故,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唐小花趕緊點了點頭:“那俺就放心了!俺這就去找小松回來,他還躲在墳溝溝裡呢。”

    她轉身往外走去,顧開陽使了個眼色,馬上就有顧家的下人跟了上去。

    顧若琳低聲啜泣起來,淚水還是吧嗒吧嗒的,成了斷線珠簾似的,一直往下掉。

    ”十六,準備接陰,早一點兒讓事主入土,避免夜長夢多。”劉文三沉聲道。

    “羅陰婆,劉先生,就麻煩你們了。”顧開陽聲音懇切。

    回到後院,一應物事都準備了齊全。

    我穿上了貓皮襖,帶上灰仙手套,清水盆放置一旁,毛巾搭在邊緣,也有下人端來了一大盆開水。

    此刻已經是凌晨三點多,還有不到兩小時,就要天亮了。

    倒不是天亮了不能接陰,像是顧若尋這樣害過人的女屍,會有一些忌諱,不然又得等到明天,恐生變故。

    顧開陽在後院門口來回踱步,顧若琳也沒哭了,只是她眼眶紅腫,煞是讓人憐惜。

    大概三點半的時候,唐小花回來了。

    她身後跟著一個起碼一米八高的男人!看他的第一眼,我就被嚇了一跳。

    他左邊半張臉都是猙獰的燒傷,左眼是瞎的,右半張臉上又有很多麻子。

    身材雖然高大壯碩,但就憑這張臉!都不用說窮不窮的事兒了!不是家財萬貫,恐怕也討不到個老婆!

    顧開陽神色很陰沉,在旁邊沒多說話。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顧若琳也被嚇得不輕,捂住了嘴巴。

    “小天,這位是羅陰婆,是顧家請來給若尋小姐接陰的。”唐小花衝著我介紹到。

    唐小天對我點了點頭。

    我卻總覺得他那一隻眼睛,帶著一股子陰翳和冰冷,不知道是在想著什麼。

    “你怎麼穿的是這種衣服?這可不是活人穿的。”也就在這時,劉文三定定的看著唐小天的身上,皺眉開口道。

    我也才反應過來,剛才光顧著看唐小天的臉了。

    唐小天赫然穿著一身男士的喜袍,只不過這卻是紙做的壽衣,上面也修了金線,還夾雜著一點兒紅花,就給人一種格外陰森的感覺。

    正常人,穿什麼壽衣?

    他腳上更是一雙死人才穿的蛤蟆鞋!大頭細跟,半隻腳都露在外面。

    “我接媳婦回家,她穿啥,我穿啥。”唐小天的聲音很細,和他的體型不搭邊,和唐小花倒是有幾分相似。

    “名字取好了麼?”我深吸了一口氣,也沒讓劉文三多說話了,直接問道。

    這唐小天看上去就很怪異,現在時間也不多,趕緊接陰下葬,以免夜長夢多!

    唐小天扭頭看向了我,咧嘴笑了笑:“唐金科,希望他能投胎到個好人家,別像是我這樣,一輩子窮命,也別像是他媽那樣,受人欺負。”

    劉文三明顯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不再開口。

    我示意讓唐小天和唐小花都後退一些,然後便來到了棺材前。

    輕吸了一口氣,我扶著棺材站了進去。

    之前顧若尋的確在床上,可她已經進了棺木,恐怕這也代表,她想在裡面接陰。

    沒必要抬出來,再多生事端。

    近距離看著顧若尋的臉,精緻的容顏,以及唇間的殷紅,已經沒有給人那種栩栩如生的感覺了,反倒是白的滲人。

    脖頸上的傷口,也像是蜈蚣一樣猙獰。

    棺材裡頭更瀰漫著一股子怪味兒,混合著一股子屍臭和血臭的味道,讓我覺得從腳底都在往上竄涼氣兒!

    我極力穩住了心神,雙手輕輕按著顧若尋的肚子,然後緩慢的掀開了她腹部的衣服。

    露出來的肚皮,沒有被塗抹過脂粉白沫,呈現出烏青色,還冒出一些屍斑!

    極力回憶著當初耳濡目染,奶奶和我說過的一切,還有陰生九術書中的內容。

    其中的確也教過,如果遇到難產的母屍,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不是剖腹取胎,而是嘗試矯正胎位!

    冰冷的屍體,皮膚也徹底的僵硬,我按壓摸索著,本來僵硬的皮膚上,忽而感受到其下一絲更加的冰寒,還有跳動!

    頓時,額頭上冒起了大顆大顆的冷汗!

    人早就死了,陰胎又怎麼會跳動?

    我強忍著心頭升起的緊張感,按住摸到的陰胎,緩慢的扭動它!

    幾分鐘後,胎位被我挪動了一圈。

    我深吸了一口氣,清了清嗓子,朗聲道:“產嬰靈,避陽關!”

    喊出這一聲的時候,整個後院似乎都回蕩起來了迴音。

    凌晨四點鐘,是黎明之前夜色最為漆黑的時候!夜空中那殘缺的彎月,也在這時候消失不見了。

    我覺得有股芒刺在背的感覺,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唐小天冷不丁的站在了棺材旁邊。

    我是半蹲著的,他苟著頭,那隻完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的臉。

    和我距離近的只剩下一個巴掌那麼多了。

    我被嚇了一大跳,差點兒心跳驟停!

    “我只是看看,羅陰婆,你繼續接陰吧。”唐小天目光轉向了棺材內,他神情之上,竟然多出來了一絲傷感。

    我眼皮狂跳,不過,那芒刺在背的錯覺也不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個人在身邊,我反倒是鎮定了幾分。

    “胎足月,賦誨名!”

    “十二月,香燭貢,接陰生!”

    幾乎是扯著脖子,喊出來這一段話!迴音入耳,我都覺得耳朵麻麻癢癢的,我的聲音,竟然也不知不覺變得陰森而又尖銳!

    院子裡面本身沒風,卻刮起來一股妖異無比的風,帶著嗚咽。

    我按著顧若尋的肚子,聲線更加纖細陰翳,喃喃道:“顧若尋,今生你命已盡,唐小天願意接你入唐家墳地,腹中陰胎也已經有了名諱,安心產子,投胎上路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顧若尋的身體,彷彿繃得跟緊,也更加僵硬了。

    那風聲,感覺就像是一個女人在我耳邊尖銳的哭喊似的!

    我覺得頭皮發麻,身上也全是細密的雞皮疙瘩!

    她的褲子我早已經褪下,可直到現在,她都沒有要產下陰胎的意思!

    我臉色逐漸變了額頭上的汗水也越來越多

    也就在這時,忽而唐小天的口中輕聲呢喃了一句話:“傷害你的人,都會一個個去死,咱們一家人,會在地下團聚的。” 我心裡頭咯噔一下,唐小天這話是什麼意思?

    可也就這同時,忽而一聲粘稠的輕響聲,我低頭一看。

    顧若尋,竟然直接就生了

    一個烏青色的嬰兒,落在棺材板上,他的脖頸上還纏著臍帶,那緊閉著的雙目,充滿了死寂。

    旁邊的唐小天,卻展顏露出了笑容。

    只不過他臉上的傷疤,實在是太獰惡,笑容也就更為滲人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