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55章 三條命

    “他還想什麼?”劉文三眉頭緊皺的問道。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沉默了一下,回答道:“奶奶給了我兩本書,都是我爺爺的遺物,一本關於接陰,一本關於風水。” 我沒有必要隱瞞劉文三,兩個人是一條船上的,奶奶還讓我認了乾爹。

    同時,我心中也有了幾分審視。

    如果說我不隱瞞劉文三,劉文三卻要隱瞞我的話,那恐怕我就要考慮一下信任度的問題了。

    畢竟之前出去,我都算是把半條命交給劉文三的。

    劉文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說道:“十六,你出來吧,先吃點兒飯,再把昨晚上發生了什麼都說一遍,然後文三叔和你說馬寶忠的事情。”

    院子裡頭的石桌上,擺著大米粥,油條,鹹菜,還切了半盤臘肉。

    昨晚上貼身搏鬥也消耗了不少體力,聞著粥香鹹香,我頓時也是飢腸轆轆,食指大動。

    狼吞虎嚥的吃粥吃油條,對付了幾塊臘肉下去,總算恢復了幾分體力,我把昨晚和馬寶忠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說了一遍。

    劉文三點了根菸,吧嗒吧嗒的抽著,過了半晌他才說道:“馬寶忠,是這一片兒的討死狗,早些年他來我這裡,想要討那塊蠱玉。”

    “我沒給他,還把他給幹了一頓,丟柳葦蕩裡頭了,他從此就記恨上了我,說他肯定會討了我的命,當時我說他不但討不到我的命,半碗水在我家裡都討不到。”

    我心頭突突一跳,驚詫的看著劉文三。

    原來,他和馬寶忠還有這樣的過節?

    之前他還只是說老狗,討水討飯討寶物,現在直接就稱呼說討死狗,可想而知實際上他對馬寶忠的厭惡。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心裡頭也不自然了起來。馬寶忠在我的手裡討到了水喝,還喝了三碗,甚至連碗都給帶走了,這不是讓劉文三直接被打臉了麼?

    我和劉文三道了個歉,他要不說,我還真不知道這個中的曲折。

    劉文三擺了擺手,告訴我,馬寶忠想要的是陰人珍饈,我身上的兩本書和蠱玉都是!他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年復一年都能糾纏下去。

    不過當馬寶忠感受到恐懼的時候,他就不敢正面搶了,只會背地裡偷偷的跟著。

    我心想,這樣跟著也讓人心裡頭陰惻惻的,搞不好哪天不注意,就被使壞了!

    猶豫了一下,我問文三叔,難道就沒考慮過一下,以絕後患?

    劉文三卻笑了笑,說:“你文三叔不是沒這麼想過,太多的,說了你也不懂,等下一次你見到馬寶忠,就知道原因了。” 劉文三這模稜兩可的回答,才是真的讓我沒聽懂。

    也就在這時,院外忽然出現了嘈雜的腳步聲,抬起頭去,一大群村民正朝著這邊走過來。

    他們的神色之上都是緊張害怕。

    到了院子門口也沒人敢直接進來,人群推推搡搡的。

    還是老王爺到了前頭,他怔怔的看著劉文三,嗓門都像是啞了似的。

    “文三啊,吃好了嗎?” 我心裡頭突突一跳,劉文三點了根菸,吧嗒抽了兩口。

    “死了幾個?”劉文三語出驚人!

    聽得我心頭狂跳。

    老王爺臉一垮,其他的村民也都臉色很蒼白。

    “都都沒了就剩一個三歲大的女娃這柳志兩口子,還有他老孃都慘啊,好端端的,怎麼就能沒了”老王爺哭喪著臉說道。

    劉文三冷冰冰的說了句:“那可不是什麼好端端的!老柳屍體不見了,又是人又是鬼的,還指不定是什麼東西搞沒呢。” 這一句話,更是讓那些村民惴惴不安。

    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漢子,揣著手,小心翼翼的說了句:“文三叔,咱們村子就你一位個頂個的先生了,柳志他不信你的話,丟了命也沒話說,可咱們村子不能跟著他們一起倒黴啊,會牽連到村裡頭不?”

    劉文三沉默了一下,然後才說道:“先去看看再說吧,如果是老柳,我還是得送他走。”

    我鬆了口氣,劉文三這樣說,就代表他要管了。

    柳志一家死了我聽著心驚肉跳,但也只是於此,他們多半沒幹什麼好事,死也是死有餘辜。

    可劉文三卻瞅了我一眼,這一眼看的我莫名其妙的。

    “文三叔,我臉上有東西嗎?”我不自然的問道。

    劉文三搖了搖頭,說:“沒東西,咱們先過去瞅瞅。”

    一行人從家裡頭離開,朝著老柳家裡頭走去。

    幾分鐘之後,到了院子外頭。

    房簷上還是掛著白燈籠,門上也有白綾,屋外還擺著之前白席的那些桌案,碗筷都沒怎麼收拾。

    走進了院子,就看到地上跪著三個人。

    柳志,李阿妹,還有那個中年婦女。

    聽老王爺之前說的,這婦女就是柳志的母親,應該和老柳也是兄妹關係。

    他們三個並排跪著,雙手垂在身邊,滴答滴答的聲音,地上滲透了不少的血。

    低頭看地上,泥土都成了黑紅色的,一股難聞的血腥味混合著剩飯剩菜的油膩,讓人有些作嘔。

    在他們前頭有一張小方桌,方桌後面還有一張木凳子。

    桌面上擺著半瓶酒,杯子裡倒著一杯。

    還有一碟香乾,一碟花生,一碟豬頭肉,一碗米飯。仔細看去,米飯半生不熟的是夾生飯

    我心裡頭突突狂跳。

    側身走到了三具屍體前頭,他們都苟著頭,臉上的蠟黃透著白,分明是失血過多,再加上人死了一夜,已經有一些脫水了。

    右邊的房間裡,一直傳出來嗚嗚的小孩哭泣的聲音,不過門上掛了鎖。

    我不安的看了劉文三一眼。

    劉文三眉頭緊縮,忽然說了句:“磕頭賠命,這老柳還學聰明瞭,竟然直接要了柳志的命?真是柳志下的手?”

    “十六,你把那杯酒端起來喝一口試試。”忽然,劉文三又看向了我。

    我僵住了,臉比哭還難看:“文三叔,這是死人的酒吧?很明顯啊,昨天老柳在這裡坐著,要了這三個人的命,你讓我喝他的酒這樣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