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56章 大黃魚兒

    “讓你喝你就喝!有你文三叔在,別管他是死人酒,還是什麼勞什子的酒,不怕有啥問題。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劉文三眼珠子一蹬,揹負著雙手說道。

    “”

    倒不是說,我怕老柳的鬼魂還是怎樣。

    而是我去喝死人酒,這打心眼裡讓我覺得膈應。

    況且昨天老柳可能就是坐在這裡殺人的,前頭還跪著柳志一家三口的屍體呢

    我強笑了一下:“文三叔,能不喝不?”

    劉文三繼續道:“這也是練你的膽量,死人酒都不敢喝,到時候萬一要喝墳頭酒咋整?”

    其他跟在後面的村民也是面面相覷,不敢往前走,都在往後退,生怕劉文三叫他們喝死人酒

    我硬著頭皮將酒杯短了起來,抿了一口。

    辛辣的酒水刺激嘴皮,我本來就有一絲乾裂的嘴唇更是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的動作,更是嚇得那些村民一哆嗦。

    “什麼味兒?”劉文三說道。

    “白酒味兒啊好辣,度數很高。”我白著臉,表情比哭還難看。

    “倒在桌上。”

    劉文三忽然眯著眼睛說了句。

    我將杯子倒在桌上,他忽然摸出來打火機點了一下。

    呼哧,淡藍色的火苗在桌面上燃燒,這火來得快,去的也快,很快桌上就只剩下水漬了。

    劉文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忽然說道:“去幾個人幫忙,整幾口棺材來吧,膽大的把屍體收斂進去棺材裡頭。”

    “人橫死的,不能放院子裡頭,擺在外面,簡單的整個白事,也不用先生。”

    “通知這柳志的家裡人了沒?” 劉文三連珠炮似的,一大段話說下來。

    還是老王爺走出來搖搖頭:“文三啊,這柳志一家四口,全都在這裡了,最後只剩下一個小的。” 他指著掛著鎖頭的那個門。

    這會兒哭泣聲忽然沒了。

    一隻紅通通,滿是血絲的眼睛正趴在門縫上看著我們。

    當時第一次看到柳志的時候,他身邊就跟著這個幾歲大的小女孩兒,想來是他的女兒。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心頭輕嘆,這小孩年紀輕輕,爸媽就沒了,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到什麼,恐怕這是一輩子的心理陰影。

    “只剩下這小的了麼?”劉文三眉頭緊皺起來。

    我也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劉文三沉默了約莫幾秒鐘,才說道:“村裡頭誰家沒個一兒半女的,看看誰收養,老柳留下的家當不少,這也就算她的侄孫女了,我做主,誰收養,誰家拿。”

    那幾個村民也是前後議論了起來,不過能敢進院子的,家裡面都上有老下有小,要不就是沒結婚的大小夥子。

    老王爺說這事兒不小,真要平白養個娃,村裡頭也肯定得多考慮,要不拉大家夥兒開個小會,決定一下到底哪家合適養?

    我也暗暗點頭,劉文三考慮的沒啥問題。

    老王爺說的也沒錯,難保有什麼人見錢眼開,為了老柳的遺產,把孩子要過去,到時候對孩子不好。

    可我心裡頭也有些疑惑。

    之前劉文三不是說過,老柳的窮親戚不少嗎?

    就算柳志一家就這四口人,三個大的折在這裡了,那也還有別的親戚啊!

    為什麼不去通知他們?

    柳志可能是謀害了老柳,被老柳報了仇,算是死有餘辜。

    孩子讓柳家的人養肯定最好。

    我湊到劉文三耳邊小聲問了,他搖搖頭,讓我不要多說話,看著就是。

    劉文三這反應,就讓我覺得有所深意了。

    這檔口,老王爺杵著拐走出了院門,去招呼全村的人開會。

    剩下那幾個跟我們進院子的,已經算是膽子奇大無比的漢子,分別按照劉文三說的去弄棺材,也把屍體往外抬。

    劉文三又叫了兩個人,把老柳家裡頭從裡到外翻一遍,看看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歸置在一起。

    吩咐完這些之後,他就點了一支菸,吧嗒吧嗒的吞雲吐霧。

    我和他站在院子門口,也學著點了根菸,還是不太會抽,白色的煙氣燻得眼睛有點兒花。

    本來在老柳家外面的村民,數量也不少。

    不過因為老王爺說要一起開會的原因,都朝著村口去聚集了。

    總不好在老柳家門口商議這個,他也叫上了村長,肯定能挑選到一個合適的好人家。

    我們村裡頭就有專門的棺材鋪,沒多久,三口黑棺就被抬回來。

    柳志一家三口的屍體分別放了進去。

    負責在老柳家裡頭收斂值錢東西的兩個漢子也走出來了。

    他們臉色卻很不自然,吞吞吐吐的和劉文三說見鬼了,老柳家裡頭半點兒值錢的東西都沒了。

    我臉色微變了一下,下意識開口道:“難道是老柳自己把東西都帶走了?”

    劉文三搖了搖頭道:“對死人來說,錢財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他就是要錢,要得也是冥幣死人錢。不會拿家裡的。”

    劉文三這樣一說,我心中也是一凜。

    與此同時,另一個年輕的漢子開口問道。

    “文三叔,你是說老柳家裡頭昨晚上還遭賊了?會不會是柳志他們提前把錢物送走了啊。”

    其它人也是點頭:“咱們村裡頭,大家都還是很清白的,應該沒人偷老柳家,喪事兒臨門,老柳還害了人命,誰膽子那麼大,摸老柳的錢?” 劉文三眯著眼睛,一口吸了半支菸,菸屁股丟在了地上。

    “這事兒也說不準,可大概率不是,這樣,這小女娃的撫養費我給了。”

    “十六,你在這兒等等文三叔,我壓箱底還留著一筆現金呢,去拿過來。”

    劉文三拍了拍我肩膀,讓我留在這兒,然後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我心頭突突的跳。

    總覺得劉文三這樣做是有深意的。

    他這會兒也沒說怎麼除老柳的鬼魂。

    況且這偷錢的事情,也不算是一件小事,他也沒有說讓村裡頭好好查查的意思?

    不多時,老王爺,柳河村村長一行人也回來了。

    後頭跟著百多號村民,差不多每家每戶都來了一個。

    村長是個五十來歲的男人,看上去還像是四十多的中年人似的,穿著一身洗的發白的中山裝,乾淨整齊的。

    走至了近前,老王爺才問了我句:“羅陰婆,文三呢?” 我說回院子了。

    這會兒,剛才那幾個漢子也到了老王爺和村長旁邊,說了老柳家遭賊的事兒。

    氣的老王爺直杵拐跺腳,說村裡頭怎麼有這麼喪良心的玩意兒!

    村長也是臉色很難看,說柳志他們一家人來了之後,就沒出去過,肯定是沒送錢和東西出去的,這就是遭賊了,村子裡得好好查查,看看是誰家乾的!

    這會兒後邊走出來一個黑黑瘦瘦的村民,他小心翼翼的說:“那老王爺,村長,這可咋整?不能白養一個女娃娃吧?”

    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這村民應該就是他們選出來的,要收養那小女孩兒的人戶了。

    “肯定不會讓白養,文三叔就是拿錢去了,養孩子多少錢,他掏。”我解釋道。

    那黑黑瘦瘦的村民這才點點頭。

    他身上的衣服很髒很破,明顯家庭條件不怎麼好。

    就是不知道,能對孩子好不

    轉念一想,家庭不錯的,也不願意收養這小女孩兒。

    大約又過了十幾分鍾,劉文三終於回來了。

    他手裡頭提著個大皮箱子,一看就沉甸甸的。

    到了老柳家院子門口,箱子往地上一放。

    村長和老王爺上前交代了兩句,劉文三點點頭。

    他拍了拍手,直接就打開了皮箱子,衝著那黑黑瘦瘦的村民說了句:“李二根對吧,這女娃子,你好好教養好,老柳跟我幹了那麼多年,他這侄孫女是無辜的,家裡頭留了三十萬現金,還有兩根大黃魚,都給你了!”

    “你可不能欺負孩子!不然我劉文三,可不放過你!”

    劉文三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還是笑呵呵的。

    可他是誰?

    陽江撈屍人!

    誰敢拿了他的錢,再對孩子不好?恐怕就是閒命長了!

    那黑黑瘦瘦的村民眼珠子都瞪圓了,呆呆的看著那一箱子錢,撲騰一下都坐在地上了明顯是被嚇傻了。

    我也看怔住了。

    文三叔這是咋回事兒,給錢,也不至於給那麼多吧?還是說,他真的覺得那麼虧欠老柳?

    可也給過三十萬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