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63章 我願意指點你兩句

    “大哥我和爺爺說過,要帶羅陰婆回來,爺爺應允過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顧若琳明顯臉色有幾分不自然。

    那男人揮了揮袖子,又冷漠的瞥了我一眼,說道:“不要亂說不該說的話,也不要想著矇騙若琳,你得罪不起顧家。”

    話音落下,他直接就進了院門。

    “羅陰婆劉先生不好意思了,我大哥性格不太好,大伯剛去世,他脾氣也比較急躁。”

    顧若琳歉意無比的給我和劉文三道了歉。

    劉文三笑眯眯的說了句:“不知者無罪,我和十六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我也點了點頭說沒事兒。

    顧若琳明顯鬆了口氣,她又小心翼翼的問道:“羅陰婆,正宅有什麼問題嗎?”

    “這宅子,當年也是爺爺請了一個風水先生尋覓的好地方,說的是依山傍水,望江出龍,顧家會兒孫滿堂,開枝散葉,生意也會越來越興旺。”

    “只是說我爺爺比較相信風水,再加上認識了新的風水先生,才想著修風水宅,再加固一些顧家的風水。” 我深吸了一口氣,卻緊皺著眉頭。

    然後我才指了指宅院靠著後山那處黃土山石,說道:“顧家的正宅,的確是一個好地方,當然,前提要在青山綠水。陽江雖然淹死人多,但是開陽大江,貨船通運,算得上是綠水好江。可這山卻算不得好山。”

    “有一個詞叫做窮山,窮山出陰邪,從窮山上刮過的風,都是惡風!顧家背後這塊山地上,寸草不生,露出黃土岩石,正好應了窮山兩字。”

    “有這樣的山勢,顧家又怎麼可能藏風納氣?沒有斷子絕孫,就已經是好運了”

    這一番話,完全是我下意識說出來的。

    宅經裡有很清晰的解釋,山水之勢我也感覺是風水最入門的基礎

    顧若琳的臉卻變得白了,支支吾吾,似乎有口難言。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可李先生沒說這個問題他說我們顧家風水極好,只是運氣不好,招惹了小人只要改建一處風水宅,加固正宅的風水,就一定能夠讓厄運退散,家業再次興旺。”

    最終,顧若琳還是小心翼翼的說了這樣一番話。

    劉文三笑呵呵的說了句:“顧小姐你也別先想那麼多,十六隻是說顧家的問題,說不定那個李先生和老爺子說過了呢?又或者,在新建風水宅上面,給顧家修復了這個毛病?不用太擔心。”

    說話間,劉文三還對我使了個眼色。

    我也反應過來,自己可能說的太直接了。

    趕緊點了點頭:“對,對這也算不上什麼大問題,顧小姐你別太擔憂。”

    總算,顧若琳的臉色緩和了幾分。

    她領著我們進了宅門。

    路過大院,的確是地勢平坦,只是說一仰頭就看見那處光禿禿的山石,令人心頭有幾分壓抑和不舒服。

    過了大院,就是正堂屋,裡頭已經擺放了幾張桌案,顧家的僕人正在端上一些吃食點心。

    明顯是午宴之前的準備。

    當頭最中心的一桌龍鳳雕刻的實木方桌旁,坐著個體態偏胖的老爺子,應該就是顧若琳的爺爺,顧老爺子了。

    他旁邊還有一個瘦高瘦高,穿著一身唐裝的中年人,頭髮漆黑短寸,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模樣。

    “依山聚水不見龍,莫過白居,不如坐高山望遠水,老爺子,相信你也應該明白這道理吧?”

    “風水宅建好之後,以宅之吉,供顧家之所需,福澤後代,你也可以居進去,延年益壽,坐看顧家開枝散葉,子孫滿堂。”

    “德賢先生此言絕妙!老朽也深諳其中道理啊!”顧老爺子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明顯是這番話對他很受用。

    顧若琳輕聲告訴我,那男人就是風水師李德賢,也是開陽市風水界有名的人物。

    解釋完,她就笑容滿面,喊了一句爺爺,又衝著我和劉文三介紹:“這位是陽江撈屍人劉先生,這位是羅陰婆。”

    顧老爺子抬頭看向我和劉文三,他臉上笑容不減。

    “劉文三劉先生,久聞不如見面,羅陰婆,也要感謝你替我顧家找到害了開山的兇手。”

    顧老爺子站起身,與我和劉文三握了握手。

    我倒是覺得顧老爺子要比剛才那顧若琳的大哥好相處不少。

    至少看上去,人很和善。

    “老爺子無需多謝,我也是巧合。”我也迴應了一個笑容。

    劉文三也笑呵呵的打了個招呼。

    “兩位請坐,羅陰婆,若琳說你也懂風水之術,還所知不少,不知道你對我顧家的風水,有什麼看法?” 我剛坐下,心頭就微微一凜。

    顧老爺子這樣問,那我是直說,還是委婉?

    可我也不太會委婉啊

    與此同時,那李德賢也笑著開口:“羅陰婆但說無妨,我也好奇,接陰生和撈屍的下九流,也會勘風水,對於風水之術能有多少見解。” “即便是說錯了也不要緊,年輕人應該好學,顧老爺子不介意,我也能幫你指點兩分。”

    “”

    本來我對著李德賢沒啥惡感,還覺得遇到個懂風水的先生,能不能到時候聊兩句,說不定對我理解宅經有幫助。

    結果他開口就先踩我一腳,說我和劉文三是下九流?還不介意我說錯

    我心裡頭就不怎麼舒服了。

    同樣我也覺得,這李德賢的攻擊性有點兒強。

    我不過是顧若琳叫來,看看風水,也就是走走過場,不會給他造成什麼威脅。

    顧家也不可能聽我的話去改風水宅。

    何必出口傷人呢?

    顧老爺子還是笑眯眯的表情,也不多說什麼。

    只是讓顧若琳給我和劉文三倒了茶。

    我深吸了一口氣,目光也投向了李德賢,說道:“李先生有什麼看法?我是個小輩,斷然也沒有先說的道理,也怕說錯了,可否請李先生先說幾句,也當我這個晚輩請教?”

    李德賢的眼神不由得一亮,他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不錯不錯,現在的年輕人,都是好高騖遠!羅陰婆算是有幾分自知之明的。”

    “我也願意指點你兩句。”

    “顧老爺子,咱們就往前挪幾步,剛好我還有幾分對正宅修改的建議,也一併說了如何?”

    顧若琳投以我一個抱歉的目光。

    我笑了笑,也沒多說什麼。

    這又怪不得顧若琳。

    如果李德賢真的是高手,那我聽他說,也算是能學到東西。

    被說幾句不懂風水,也就沒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