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64章 必須高人一等?

    我們五人走至了顧家正宅的大院之前,站在此處,前能看見陽江,後能眺望至城中山。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如果除卻了那窮山之相,端的是上佳的風水大宅。

    李德賢摸了摸下巴,笑眯眯的說道:“顧家之正宅,面正南,靠內陽山,陽江之大通之運,顧家如同江畔之翁,望水出龍。”

    “其宅門低院平屋高,暗合廟堂之相,坐落之方位,為十二地支的子水處。”

    “子水為大江大河之水,水生木,木需土,而內陽山則為稷山,顧家子水之生木,便至這稷山之上!”

    我心頭微跳,也暗暗點頭。

    李德賢果然有兩把刷子,不是什麼欺世盜名之輩。

    當然,我也覺得爺爺留給我的宅經很厲害,我本來是一個不通風水的人,看了宅經,竟然聽得懂李德賢說的這一番話了!

    李德賢也看了我一眼,他笑呵呵的說道:“羅陰婆,如何?”

    “李先生厲害。”我點點頭,如實的說道。

    顧老爺子也哈哈大笑起來。

    劉文三揹著手,也是一言不發,只是左右四看。

    顧若琳則是有些小緊張,輕輕的對我點了點頭。

    李德賢神色更滿意了,道:“羅陰婆,若有我說的不對的地方,你也大可暢所欲言,我會幫你解惑,讓你知道風水之博大精深,遠不是下九流的撈屍接陰可以相比的。”

    “” 不只是我,劉文三也明顯無語了。

    李德賢則是繼續說道:“本來大江之水浮木,以內陽山為稷山,以風水宅相連,就可以生大木!顧家能開枝散葉,便是這風水宅之力。” 我的目光落向了內陽山那處窮山相的山岩黃土。

    李德賢明顯發現我的目光,也眺望了一眼,然後說道:“顧老爺子,之前顧家的風水問題,我不是就說過是那塊瘠地麼?將其植上灌木樹叢,即可改變顧家如今的風水困境。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然後再山頂修風水宅,居高望遠,可福澤後代!” “對對!” 顧老爺子連連點頭。

    李德賢摸了摸下巴,笑眯眯的說道:“我另一個建議就是,在那脊地移植灌木樹叢的同時,再將顧家的祠堂遷移過去。”

    “這樣一來,顧家就佔據了十二地支的子水、未土、戌土,山頂的風水宅,下臨戌土,上受午火,兩宅一祠堂,顧家三座風水宅,佔據地支之四!必定是財運興旺之極!”

    這番話一說完,顧老爺子的臉都笑開花了。

    “李先生大才!簡直是大才啊!”

    “哈哈哈哈,有李先生出手相助,我顧家必定是飛黃騰達!” 我卻眉頭緊皺。

    總覺得這李德賢說的有些什麼地方不對,雖說是風水各自都極好,也解決了脊地之困擾,破了顧家如今的困局,但是肯定有一些弊端。

    “羅陰婆,我說的這些,你可聽得明白?”

    李德賢忽然看向了我,他揹負著雙手,說道:“不懂也沒有關係,只是說,風水之學博大精深,不是說什麼下九流也能探究其二,若是你想學風水,就不能做那些上不得檯面的事情了。”

    “風水乃是上”

    我深吸了一口氣,猛地抬頭,再看向了那座內陽山的山頂。

    然後我搖了搖頭,打斷了李德賢的話,轉而對顧老爺子問道:“老爺子,我也有幾句話想說,但是我想去山上看看,不知道行不行?” “下午會下地基,到時候能看。”

    顧老爺子笑了笑道:“此刻到了午宴的時候,羅陰婆要不然等飯後?” “下地基?午後就下?”

    我詫異道。

    顧老爺子點點頭:“顧家最近遇到的腌臢事不少,早改風水,早放心。”

    我搖了搖頭,皺眉道:“這我能理解,可地基不能在午後下。”

    “羅陰婆,這還有什麼說法嗎?” 顧若琳小聲的開了口。

    顧老爺子也是一怔,明顯疑惑的看向我。

    李德賢卻皮笑肉不笑的說了句:“哦?羅陰婆這是有見解了?地基什麼時候打,這都沒什麼問題吧?”

    “難不成還非得深夜?” 李德賢的話音裡頭明顯帶著刺兒。

    我沉默了一下,衝著顧老爺子道:“老爺子,既然顧小姐叫我來,我也就說一些自己的見解。現在還沒看別處地勢,我不知道風水有沒有問題。”

    “過午打地基,或許在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很好的選擇,可對於顧家選擇在山頂建風水宅,卻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剛才李先生已經說了,山頂的風水宅下臨戌土,上受午火,一宅並地支之二,端的是風水極佳!”

    “沒錯。”顧老爺子點了點頭,看我的目光明顯更疑惑了,也帶著兩分審視。

    顧若琳卻明顯有兩分擔憂,也帶著好奇。

    我深吸了一口氣,仔細回憶了宅經的內容,然後繼續道:“戌土為燥土,午火為太陽之火,也是野火。”

    “在地支陰陽上來看,子寅辰午申戌為陽。這已經就佔據了兩陽,五行之上,戌土也是乾土,乾土者其中藏火,未免太過孤陽。”

    “再加上午後熾熱,地基屬燥,燥少子孫,若是這風水宅建造起來的話,顧家恐怕會少子少孫。”

    我說完之後,顧老爺子的臉色驟然就變了。

    顧若琳也是滿臉驚慌之色。

    劉文三看我的神色,明顯更為驚詫。

    至於那李德賢,臉直接就垮了下來,怒氣衝衝道:“胡說八道!一個接陰婆,也敢胡言亂語風水之事!”

    “顧老爺子!我找的絕對是風水寶地!不要聽這小子信口開河!”

    明顯,顧老爺子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也格外的猶豫。

    我微眯著眼睛,直接問道:“我想問一下李先生,你上山去看過麼?看的是脊地,還是說山頂?”

    “若是脊地,這脊地為何從常青變成窮山相?!”

    “若是山頂,那山頂周圍可否有墳?!”

    “甲子之內是否出過山火?山石之下,是否有大石板!”

    “坐高山望遠水,水是散財之水,還是聚財之水?!”

    我心中有一口憋悶之氣。

    憋的是李德賢說接陰是下九流!

    憋得是他目中無人,一口一個我不懂風水!

    想要勘風水,以後就不能接陰!

    難道說風水就必須高人一等?

    那我爺爺不只是勘風水,還鎮屍接陰

    若真的是大家之言,那我認!

    可這李德賢也不過如此!

    他說的那一番話,處處都是漏洞!他沒資格這樣斷言!

    我爺爺都沒有說陰生九術要低於宅經!

    他李德賢更不配了!

    我一連串的問題直接丟了出去。

    李德賢的臉色,從正常變得青紅交加,最後又變成了豬肝色。

    他指著我的臉,嘴唇哆嗦不止。

    最後只憋出來八個字:“胡言亂語!胡攪蠻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