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68章 開陰路,車承命

    陳瞎子這句話就很形象生動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也不否認,我的膽子的確不行,可能對比普通人要好點兒。

    真要遇到什麼大事,沒有劉文三的話,恐怕我早就撂了挑子。

    陳瞎子把那輛陳舊的三輪車推到了路邊,接著他就進了屋,讓我也進去坐下。

    我連連擺手搖頭。

    對那條大黑狗我實在是發憷的不行,只敢在屋外等陳瞎子。

    他倒也沒說別的,就進了裡屋。

    幾分鐘後,他又端出來一盆熱騰騰,又黑乎拉碴的粥。

    他給我分了一大碗,我就在門口蹲著吃,他則是在門檻上坐著吃。

    我心裡頭還是有點兒不自在,就多嘴問了一句:“陳叔,這大黑狗你養在家裡,又吃狗血粥,它不兇你麼?”

    “它不是狗。”

    陳瞎子語出驚人。

    我愕然:“不是狗?那是什麼,這就是一條狗啊?”

    “它是獒,並不是你認知中的藏獒,而是狼獒。” 陳瞎子大口大口的喝完了粥,隨意擦了一把嘴,又開始抽卷葉子菸。

    我心裡面雖然怕,但也來了興趣,問陳瞎子這是什麼意思?

    陳瞎子這才和我解釋。

    這種狼獒,是將一大批母狗趕入有黑狼的深山老林,等待一個月之後,將它們尋回來,這種狗生下來的小狗,就帶有狼的部分血統。

    最開始的狗,其實也是狼慢慢被馴化的,這種目的能增添它們的兇性!

    將一百頭有狼血的幼犬分成十個小組去飼養,每天都給餵食活禽,或者是羊,牛犢需要捕殺的獵物。

    開始給夠吃喝,最後逐漸減少,只夠一半的犬吃飽,然後再減量到兩隻,最後到一隻。

    這樣下來,它們的兇性會極大的被激發,十隻犬互相蠶食,最後只剩下一頭!

    這一頭就是獒!

    我心頭一凜,十犬一獒的辦法,我聽不少老人都說過,太兇狠殘暴,但是我沒聽過說讓狼去和狗交配的這一說法。

    不過,陳瞎子卻還沒說完,他又點了一根卷葉子菸,繼續道。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最後再將這十條獒,放進一個亂葬崗,將邊緣全部封死,不讓它們離開。”

    “亂葬崗裡能吃的東西不多,去刨屍也會遇到屍煞,甚至還會有鬼祟,想要熬下來不容易。如果兩頭獒遇到,也會相互廝殺,能活下來的不容易。”

    “甚至為了訓練獒的戾氣,還會放入屍變的白煞,黑煞,能熬過一個月還活下來的就是狼獒。它已經能看見任何鬼祟,屍煞在它眼裡也不過是一頓飽餐,至於狗,看見它就會倒地而亡。它又怎麼還會是狗呢?”

    說完,陳瞎子反問了我一句。

    我腦子裡就只剩下兩個詞,殘暴狠厲,細思極恐

    陳瞎子卻輕嘆了一聲:“這頭狼獒已經跟了我二十五年了,自從我女兒出事後,我就不再走陰路,將它留在了老林子裡,這兩天才去帶回來。”

    “它能活下來,都不知道吃了多少狗血狗肉,我喝一碗狗血粥,不礙事。”

    我心頭更是狂跳,果然,這狼獒和狗的區別很大。

    狗只有最多二十年的壽命,狼獒竟然二十五年都看著不像是老狗

    陳瞎子站起身,撣了撣袖子,開始關門。

    那頭狼獒就像是懂意思似的,出了屋子,直接跳到了車板上伏身趴下。

    “十六,上車。”陳瞎子招呼了我一聲。

    我完全是硬著頭皮坐在了車頭旁邊。

    這一次,這狼獒沒有兇我了,而是閉上了眼睛在打盹。

    我心想,這麼兇的狼獒,有幾個屍敢鬧,有幾個鬼祟敢路過?

    上一次要是有它在,怕是路上都遇不到半個行人,更別說那個想把萌萌討回家的傢伙了。

    陳瞎子開始蹬車,還是搖搖晃晃,車隨時像要散架。

    我們出了紙坊街,他竟然順著開陽火葬場的方向騎車。

    “陳叔,咱們要去火葬場辦事兒?”我下意識的問道。

    陳瞎子搖頭:“到了火葬場,再兇的鬼都鬧不起來,就怕事主送不去。在三里地外有個人死了,還天天在家裡頭酗酒打女人,這種鬧活屍的煞比較麻煩,下葬是送不走的,必須得燒。”

    “今天我們去送他。”

    我心裡突突一跳,問:“鬧活屍的煞?是什麼樣子的?”

    “你見了,就知道了。”陳瞎子不多解釋,我也沒問了。

    我們出發的時候,還有點兒落日餘暉,等經過開陽火葬場時,天色竟然都漆黑了下來。

    今天沒有月亮,天黑的嚇人。

    陳瞎子速度慢,騎車比走快不了多少,我下意識說了句:“陳叔,要不你讓我來騎?我速度快點兒。”

    陳瞎子詫異的側頭,看了我一眼。

    “這裡挨著的是火葬場,你確定要試試?不是等會兒嚇尿了褲子?”

    我笑了笑:“騎個車又有什麼,再者說,咱們不還沒接到事主麼?我們快點去。”

    陳瞎子下來讓我坐上了龍頭,他則是到了我的位置坐下抽菸。

    我剛蹬了一腳,臉騰的一下就憋紅了。

    操,這車重的不正常啊!

    卯足了力氣,才蹬了半圈我覺得我可能誤會陳瞎子了這麼重的車,絕不可能散架,他蹬的慢,可看上去也不那麼艱難,沒想要要用這麼大的力氣!

    “陳叔,你這車得修修了,蹬都蹬不動,肯定齒輪壞了。” 我低吼了一聲,用力一蹬,總算是踩了一圈,車晃晃悠悠的上了路。

    陳瞎子在我耳邊幽幽的說道:“瞎子開陰,走的是陰路,承的是死人命,現在車上坐著的是活人和狼獒,你就要扛著兩條命走,肯定很重。”

    “啊?” 這話太深奧,我聽不懂,也沒法接。

    只不過一圈踩完了之後,總算上了道,輕鬆一點點了。

    礙於面子,我一個大小夥子總不能又讓陳瞎子繼續來吧?就硬著頭皮往下踩。

    路上隱隱約約開始有人走了。

    不過他們都一邊走,一邊扭頭看我,那種陰惻惻的目光,頗有種滲人的感覺。

    “老瞎子,今天不蹬車,換了個俊小夥子?”

    尖細的聲音冷不丁的響起,路邊一顆歪脖子樹下面,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出來個女人,她腰肢纖細,卻長著一張馬臉,丹鳳眼,高鼻樑,皮膚白中透著青,又塗了腮紅,看上去就滲人無比。

    陳瞎子咴兒咴兒的咳嗽了兩聲,沒搭話,依舊優哉遊哉的抽菸。

    “俊小夥子,這車蹬著累麼?跟姐來,姐帶你去個有樂子的地方玩兒玩兒,咋樣?”

    “大晚上的,跟著個老瞎子,載著條大煞星的有甚意思?不如尋個好地方享受享受。”

    我:“”

    感情這村裡頭,還有出來路邊接上拉生意的老媽媽?火葬場都少不了這些生意,她們可真夠拼的。

    我尋摸著要不要等天亮了打個舉報電話。

    “沒興趣謝謝。”我冷淡的應了一聲。

    與此同時,我們也經過了歪脖子樹。

    可冷不丁的,我卻聽到身後邊兒腳步聲在接近。

    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那纖瘦高挑的馬臉女人竟然都走到我身邊了,她笑的很僵硬,眼睛卻提溜亂轉。

    “俊小夥兒脾氣也很硬嘛?不想去試試?”

    就在這時,陳瞎子忽然重重的咳嗽了一聲,那咴兒咴兒的,令人有點兒頭皮發麻的感覺。

    我心中一凜,忽然覺得有點兒不太對勁。

    那隻狼獒也抬起頭來,睜著猩紅的眼睛看著她。

    我下意識蹬車的速度更快了一點兒,這一回我鉚足了勁兒!車竟然快了好幾倍。可她還是跟著我,神色卻變得陰惻惻的了。

    “俊小夥兒,不想去姐姐不勉強你。”

    “就請你告訴我下,火葬場怎麼走?”

    “離這裡幾里地?”

    我下意識的就回答了一句:“你順著往直走,不到兩裡地。”

    話音剛落,她就不說話了,定定的杵在原地。

    馬上我的車也騎出去一段路了。

    我鬼使神差的又回頭去看了一眼,結果發現她站在路中間還是看著我,甚至還衝著我發笑。

    那股笑,讓我從腳底直躥涼氣,身上的汗毛根根乍立!

    陳瞎子卻眉頭緊縮,重重的嘆了口氣。

    這嘆氣更讓我心底咯噔一下,覺得完犢子了,我肯定惹上了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