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73章 辟邪布

    我走至陳瞎子身邊,將包裹接了過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本來我是想打開看看的,陳瞎子卻轉身往外走去,我就強忍住了心頭的好奇,將包裹貼身放在胸口的衣服裡頭,緊跟著往外走去。

    “陳叔,給你算命的那個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他算的那麼準,甚至還知道我會出現,給我留東西?”我鄭重的問陳瞎子,心頭也更是好奇疑惑。

    陳瞎子回答我:“自然是高人,風水堪輿,算命術數,沒有他不會的。”

    “那他是誰?”我深吸了一口氣,又繼續問道。

    陳瞎子卻抬起手來,指了指他的眼睛。

    “陳叔只是一個瞎子,又怎麼會知道他是誰?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若是算命,比閻王爺還準。”

    “若他說人要死,那就不得不死。”

    “”

    陳瞎子這句話還真讓我懵了一個圈兒。

    他眼珠子是灰白色的,陽光下頭,就像是帶了一層隱形眼鏡似的。

    這並不像是患了病的那種白內障以至於眼瞎。

    更像是渾然天生

    可他說的也沒錯啊只是一個瞎子,他又怎麼知道那人是誰?

    “他把東西交給我,讓我留著等你,必定有他的意思。”陳瞎子輕嘆了一口氣。

    “十六,你勘陽關失敗不死。”

    “能讓你母親化煞之後還跟你二十多年保護你。”

    “甚至你還會接陰之法,風水之術,甚至蹬的了陳叔的車。”

    “雖然你是陰命,看似命薄招鬼,但你的陰,恐怕是大陰!”

    “否則的話,又怎麼拉得動陳叔這麼硬的火命?還拉得了狼獒?”

    “你覺非常人,很多東西,必定可以自己去發現。”

    陳叔回過頭,一雙泛白的眼珠子定定的看著我,忽然笑了笑:“就不要問陳叔太多了,如果我說錯了什麼,恐怕會短命。”

    我心頭頓時一凜,也不敢多問了。

    喝過黑狗血粥,感受著從胃裡升起的熨燙和舒服,我又上了陳瞎子的車。

    這一次我又要求了自己來蹬。

    陳瞎子倒是沒阻止我了。

    並且這一次,我的速度要比昨天快了很多,雖然還是踩著費勁兒,但也沒那麼吃力了。

    蹬車的時候,我想起來昨天的事情,又告訴了陳瞎子那馬臉女人來火葬場外面找了我一次,還說以後依舊會來找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陳瞎子沉凝了一下說:“那下次她來的時候,你把這個東西拍在她的頭上。” 說著,他就遞給了我一樣東西。

    那是一塊深褐色的布,皺皺巴巴的,上面還沾著已經完全氧化的血跡。

    入手之後卻給我一種很難受的感覺,就像是這塊布很髒,碰一下都渾身起雞皮疙瘩似的。

    “陳叔,這是啥?”

    “月事布。”陳瞎子平靜回答。

    我身上一僵,險些直接丟了出去。

    從小住在農村,我當然清楚月事布是啥這就和陳瞎子讓我拿了個姨媽巾沒啥關係

    “那女人邪得很,月事布辟邪,你打她一次,她就不敢來了。”陳瞎子繼續說道:“這東西對人不髒,放了很多年,有血也都幹了。”

    我雖然心裡面難受的不行,但還是將它小心翼翼的捲了起來,放進了兜裡。

    和劉文三約好的地點,已經是靠近陽江的市郊區了。

    我騎著這破三輪車,速度就快不到哪兒去,劉文三中途還打了我電話,催了好幾次。

    等到了之後,我才發現這是一個三岔路口,就在路旁邊就是一個農家樂。

    劉文三在路邊抽菸,在他身邊還站著個三十來歲,穿著一身運動裝的男人。

    男人愁容滿面,一直在和劉文三說著什麼。

    “文三叔。” 我打了個招呼,劉文三詫異的看著我,又瞪了一眼陳瞎子。

    “陳瞎子,你讓十六蹬車?他蹬的了你的車?”

    陳瞎子沒什麼表情,說了句。

    “我瞎你又不瞎,你沒看見嗎?”

    劉文三:“”

    他眼中有幾分讚歎:“十六啊十六,文三叔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很好,很好!”

    我撓了撓頭,也有點兒尷尬和不好意思。

    接著劉文三就和我們介紹。

    我才知道,他身邊的男人,就是這次請我們撈屍接陰的城裡人。

    他叫做唐海,在開陽市邊上開農家樂已經十多年了。

    大概是一週前,他老婆去陽江上收漁民打撈的新鮮魚蝦,結果出了意外,掉進了水裡。

    那會兒剛好有一個大船出江,水下的錨把他老婆給勾住了,硬生生拖進了陽江。

    他老婆已經懷孕七個月了,眼瞅著剛去醫院知道了預產期,卻鬧了個一屍兩命。

    那艘大船賠了他不少錢,他也找了好多撈屍船,想要把他老婆給撈上來,結果就是打撈不到。

    然後有人給他介紹說陽江撈屍人很厲害,最近他又願意撈母子屍,所以找到了劉文三和我。

    聽完我就點了點頭,說:“那文三叔,咱們什麼時候出發?現在就去陽江麼?”

    劉文三擺了擺手:“大中午的,去啥去,唐老闆已經備好了酒宴,咱們先吃飽喝足,好好休息一下,臨天黑了下江,屆時撈屍接陰。”

    我猶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陳瞎子。

    我和陳瞎子是說好了,還要去看看他女兒。

    也要天黑了去麼?這樣方便嗎?

    結果陳瞎子卻沒開口說話,現在人多,我也不好直接問他。

    唐海和我握了握手,他明顯有點兒怕陳瞎子,只是問了個好,就帶路進了農家樂。

    我也下意識掃了掃整個農家樂的佈局,發現也符合了基本的風水元素,生門死路,都各有處理。

    到了唐海單獨準備的包間,更是一大桌子好酒好菜。

    蹬了那麼久車,肚子裡那點兒狗血粥早就消化乾淨。

    我食指大動,陳瞎子則是讓唐海讓人弄一隻公雞去喂狼獒,要活的。

    唐海趕緊照辦。

    吃東西的時候,他也一直給陳瞎子和劉文三敬酒。

    我才發現,劉文三是酒量不怎麼樣,卻好喝酒!

    陳瞎子則是一聲不吭,一杯一杯的下肚,就像是喝白水似的。

    而我只要喝一兩杯就倒,就一點兒也不敢喝。

    一頓飽飯吃下來,劉文三醉醺醺的讓人扶著去休息了,唐海也說安排我們休息,好晚上去陽江。

    我倒是沒什麼事兒,就看向了陳瞎子。

    陳瞎子則是告訴我不用擔心他的事兒,白天也什麼都見不到。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唐海分別讓服務員帶我們各自去了農家樂的休息室。

    臨近五六點鐘的時候,又吃了一頓飯。

    我們才去陽江碼頭。

    先去的是劉文三停撈屍船的碼頭,陳瞎子也跟著上去了。

    這也令劉文三意外,不過他也沒多說什麼,就是讓陳瞎子看好了狼獒,不要掉江裡頭,這麼大,這麼兇的狼獒,他可不敢撈。

    陳瞎子平淡的說了句:“你淹死,狼獒都淹不死。” 就讓劉文三淬了一口,說陳瞎子好心當成驢肝肺,懶得理他。

    唐海則是在和劉文三指方向。

    我們並沒有直接去撈屍,而是到了另外一個碼頭。

    這座碼頭上,就有不少漁船,甚至還有一些漁民在忙活著卸貨。

    我們到了之後,明顯他們都躲遠了點兒。

    唐海就指著碼頭一個臨近江邊的突出位置,一臉愁容的說道:“當時我老婆就是在這裡被拖下去的。”

    我心頭微跳了一下,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兒。

    直接就問道:“唐老闆,你老婆屍身全乎嗎?”

    在碼頭上失足掉水裡,又運氣不好的被船錨勾走,肯定是死於意外。

    船錨可不小,萬一弄的屍身不全,這就不能接陰了。

    這也是陰生九術裡頭的禁忌!

    在陽江上我可不敢犯忌諱,萬一出邪乎事兒,那麻煩就大了。

    唐海猶豫了一下,才回答道:“我老婆肯定是好手好腳的,可下水了的事兒,我也不知道船錨肯定會刺穿身體,最後又脫落了,才撈不到屍體。”

    “應該屍身是全的吧?”

    陳瞎子卻忽然說了句:“十六,這些你就不用擔心了。你幫我的時候,肯定是會犯忌諱的。”

    “真要是這一具屍有問題,讓你破了接陰婆的禁忌,也不用怕。”

    “我這老瞎子還在船上,再加上它,什麼鬼都只能趴著。”

    馬上唐海就連連點頭:“羅陰婆,你放心,我老婆肯定不會有啥問題,陳先生不也說了嗎,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

    劉文三卻心情不怎麼好,說了句:“陳瞎子,你可別想拐十六,他是我乾兒子。”

    “再者說,我劉文三還在船上呢,真出了事兒,也拍不到讓你幫忙的份上。”

    我趕緊攔住了劉文三,生怕他吵起來。

    陳瞎子也不說話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拉開了話題,說:“那現在就開始撈屍?從哪兒撈?這陽江那麼大,屍體在哪兒落下來的,知道麼?”

    劉文三才搖了搖頭:“要知道的話,就不會來這碼頭了,要尋屍。” 我心頭微跳。

    劉文三則是走到了撈屍船邊緣,他手裡頭拿著一個小黑陶罐,然後衝著我說了句:“十六,把你的補陰散拿一點來,讓文三叔使使。”

    我從木箱裡頭取出來了一小包補陰散。

    做出來之後,我還沒用過呢。

    劉文三將補陰散倒進去了那個黑陶罐,搖晃了一下,裡面嘩啦啦的,竟然是水?

    接著,劉文三就將陶罐裡頭的水,朝著江中一倒!

    月光和碼頭的燈光照射下,我才發現,那可不是水,而是一種粘稠的,黃色的液體,像是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