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89章 江堤碼頭

    “劉文三燒出來的屍油,太過凶煞,那女屍是陽江裡頭的沉屍。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死倒是冤怨,沉屍是厭世,死倒主動求上岸,沉屍是想永遠就待在水底,強行帶走沉屍本就要承擔大風險,驚了死倒,又用屍油將死倒嚇退,整條陽江都被驚動了。這幾天都沒有平息下來,死倒在江水下橫行無忌!”

    “如果這一趟我不去陽江,恐怕下一次,我就不知道我女兒會在什麼地方了。”

    “很可能,我們再也找不到。”陳瞎子說完這番話,他灰白色的眼珠子裡面,已經泛起了幾分暗紅。

    瞎子也有淚,只是此前我未曾見過。

    此刻陳瞎子便是快要流淚的模樣。

    我心頭窒息至於,也沒料到,會有這麼大的後果!

    “陳叔,我跟你去。”

    “那要叫上文三叔麼?”我抿著嘴說了句。

    心裡頭已經做好打算了,陳瞎子肯定是會去,我不可能眼看著他一個人去。

    若是他一個人能解決,就不會等那麼多年,也不會現在來找我了。

    陳瞎子卻搖了搖頭:“劉文三若是來了,這滿江的死倒又會找他,更壞事,或許不用下水,有機會讓我女兒上岸。”

    陳瞎子的目光忽而定定的看著我身旁的顧若琳。

    “十六,陳叔叮囑你一句,紅顏皆是禍水,你是陰生子,她是豪門貴女,你們走不到一條路上。” 這突然的一句話,反倒是讓我懵逼。

    顧若琳也是神色略有幾分慌亂不安。

    “陳陳叔我和若琳沒什麼,我們”我正想解釋兩句,可又啞口無言。

    顧若琳卻微咬著下唇說了句:“陳先生,十六哥只是心熱,幫我,我被趕出顧家,無處可去,跟在十六哥身邊求個安穩,和你想的不一樣。” 明顯,顧若琳的話語中有一絲微顫。

    不知道為什麼,聽了這句話,我心裡頭反倒是難受的不行,還有一兩分的失落。

    陳瞎子點了點頭:“十六,上車吧。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顧小姐,今天十六要和我去陽江,危險十足,你只是一個普通人,莫要跟來的好。”陳瞎子忽然又說了一句。

    我突然覺得,為什麼陳瞎子對顧若琳,好像有兩分若有若無的敵意?

    還是說我理解錯了,這只是排斥而已。

    顧若琳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勉強,她正要說話。

    我心裡頭一慌,脫口而出就說道:“陳叔,若琳得跟著我!”

    且不說顧開陽離開的時候託付,讓我好好照顧顧若琳,再者說,現在她被家族趕出去,能去哪兒?

    說完,我就伸手拉住了顧若琳的胳膊。

    又怕陳瞎子再說別的,就馬上道:“這樣吧陳叔,你告訴我在陽江的哪一處位置,我現在就過去。”

    陳瞎子定定的看了我兩秒鐘,又看了看顧若琳,又過了十幾秒,他才說道:“江堤碼頭。”

    語罷,陳瞎子就騎著三輪車,晃晃悠悠的離開醫院,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

    顧若琳略有慌張的掙脫了我的手。

    “陳叔這人,性格怪,他眼睛不好使,說話的時候也不知道情況。” “若琳你別介意。”我撓了撓頭,解釋道。

    顧若琳卻忽然有幾分怪異的看著我。

    那眼神,我說不出來是啥感覺,總之我心裡頭亂的不行,更多的是怕顧若琳生氣?

    “十六哥,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我也懂。”

    ”你人很好,我爸很看重你,你也幫了我很多忙。”顧若琳輕聲說道。

    這一下,我心裡頭更慌了。

    我很清楚,我那點兒小九九的情緒,再加上劉文三好幾次從旁側及,顧若琳肯定明白我啥想法,只是看破不說破,免得尷尬。

    現在卻被陳瞎子直接說破了陳瞎子還直接說我和她不合適。

    本來就八字還沒一撇的事兒,被這樣一說,我感覺顧若琳是要給我發好人卡了

    下一刻,顧若琳才笑了笑,繼續說道:“陳先生是高人,也很有規矩,他不讓你帶著我去,肯定有他的道理。”

    “可我想跟你去看看,你會帶我去麼?讓我遠遠的站在一個地方就好,我儘量不會給你找麻煩。”

    我聽懵了。

    下一刻,我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不是好人卡!

    我很想放聲大笑,強行忍住,就憋得我臉都紅了。

    “帶!我帶!你放心!危險的是江裡,岸上很安全,只要呆在狼獒的身邊,就不會有任何麻煩!”

    我脫口而出,語氣之中卻斬釘截鐵!

    在路邊打了一個車,我和顧若琳就朝著陽江趕去。

    這會兒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當我們趕到江堤碼頭的時候,是六點出頭。

    天邊沒有火燒雲,甚至是萬里無雲,只剩下一縷殘陽,即將落下。

    江堤碼頭,其實就是陽江最大的閘門!

    陽江自上而下,在這裡其實形成了一次截斷,從這個江堤碼頭,控制了下游的水流。

    上下游不同的水域,船隻是無法來往的。

    此時閘門關著,不少船隻在這裡卸貨,到下游碼頭。

    也有很多漁民的船隻返航。

    不過他們都沒有任何收穫,每個人幾乎都垂頭喪氣。

    隱約我還聽到了一些人的罵聲:“劉文三這個狗孃養的,他不是說,就倒了一點兒水屍鬼的油就那一處碼頭打不到魚嗎?現在整個陽江都打不到“

    “這兩天都沒見他的人,要是看到了,我非得把他丟到江裡去!他撈屍是賺錢了,絕了大家的生路啊!”

    “操!下次我看見他,肯定會幹他一頓!這幾天的油錢都賠進去了!”

    我心裡頭就有點兒緊張,生怕這些人認出來我。

    不過他們的怨氣,似乎都停留在劉文三身上。

    也有人瞥了我幾眼,我都認出來他們,他們也對我沒什麼反應。

    這就讓我鬆了一大口氣。

    “十六哥,陳先生會什麼時候到?”顧若琳小聲的問我。

    我尋思了一下,說道:“估計得天黑了,他蹬車的,起碼九點鐘吧。”

    “咱們在這裡等等。”

    說話間,我的目光更多的也落在了江堤的位置。

    江堤橫截了整個陽江,此刻水波平靜。

    不過看的出來,很久沒有開閘放水了。

    閘口堆積了很多水草,水葫蘆。

    另外,我還看見了好幾處水流的漩渦。

    甚至讓我面色微變的是,有一個漩渦裡面,忽然冒起來一個頭!

    那是一個直挺挺的豎屍!就冒出來一下,然後就被捲進去了漩渦之中!

    我眼皮狂跳,明顯顧若琳也看見了,她被嚇得不輕。

    至於碼頭上其他的人,都像是見怪不怪了似的

    我強笑了一下解釋道:“陽江那麼大,溺死的人不少,撈屍有撈屍船,撈屍船上不來的有撈屍人,其他人也管不了那麼多。” “亂撈屍體,會出事。”

    顧若琳這才點點頭,輕聲說我明白。

    也就在此時,我卻覺得自己的心緒忽然有些不寧了。

    這天色也很陰,晚上或許會下雨。

    下雨天意外會很多,這裡還是江堤

    劉文三的兒子,不就壓在江堤下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