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90章 瞎子下水,孤女上岸

    雖然我沒多問,他也沒多說,但這件事情是我從何採兒口中聽到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也是劉文三不敬河神,不守撈屍人規矩的原因。

    再聯想到剛才那個漩渦,我心緒就更難平定了

    往往漩渦之下會有暗流,陽江以前淘過沙,指不定有什麼深坑。

    很多人溺死的原因也就是這個,下江去游泳,被深坑漩渦的暗流捲了進去。

    這種屍體,肯定是撈不上來。

    恐怕就連劉文三的水性,都不敢去暗流裡頭!

    難道陳瞎子擔心的,就是這個?

    隨著夜色越來越深,一輪彎月掛上了夜空,淒冷的月光照耀著江面,波光粼粼。

    最後幾艘漁船頹廢靠岸,漁民們離開之後,整個江堤碼頭就安靜了下來。

    大型的船隻,給我一種猙獰的陰影感,總像是那些甲板上,可能有什麼人似的。

    而且視野很不開闊。

    我就帶著顧若琳去了江堤的邊緣,反倒是這裡能看到的更多一些。

    顧若琳忽然驚呼了一聲,用力攥住了我的胳膊,然後指著一處堆積在一起的水草,水葫蘆!

    那裡還有很多垃圾,瓶瓶罐罐的。

    隱約在其中能看到一具女屍,年紀已經不小了,起碼有五十多歲,仰面朝上!

    整張臉因為泡水,已經開始腫大,顯得很可怖。

    我卻鬆了口氣,說道:“沒事,這屍體都開始腐爛了,鬧不了鬼祟。” “女屍鬧祟之前背朝下,男屍面朝上,正常溺死,就是女屍面朝上,男屍面朝下。” “只有鬧祟之後,才會全部正面朝上,鬧祟之後不會再腐爛,死的時候什麼樣子,就一直什麼樣子。”

    “這屍體也不知道從哪兒衝下來的,等走的時候報個警就好,會有撈屍船來撈。” 我解釋完了,顧若琳才沒那麼害怕。

    之後我也沒帶著她去更多的地方了。

    雖然我很想上江堤去看看,但畢竟確定不了有多少危險,還是穩妥為上!

    時間過的很緩慢,一直杵在這裡腳都快酸了,吱呀吱呀的聲音總算進入了耳中。

    回過頭,陳瞎子的三輪車總算到了路邊!

    陳瞎子下車,走到了我和顧若琳的面前。

    他眉頭緊皺,定定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顧若琳。

    我正想解釋,陳瞎子卻指了指三輪車,說道:“十六帶你來了,我也不能趕你走,站在三輪車旁邊哪兒都不要去,今晚上陽江不安生,岸邊的陰路也不安生,萬一你撞到什麼東西,我顧不上救你。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顧若琳迴應了一個恬淡的笑容:“陳先生你放心,我只是跟十六哥來看看,不會給你們惹麻煩。”

    她轉身就走到三輪車旁邊,對於狼獒,她卻沒多問,也沒表現出來多懼怕。

    我也鬆了口氣,衝著陳瞎子笑了笑。

    陳瞎子卻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我這才發現,陳瞎子的腰間,纏繞著一把很粗的繩子!

    多餘的則是掛在了身後!這繩索起碼有好幾十米長了!

    並且,他身後還揹著一個木箱!這箱子就很熟悉了!不就是裝著我接陰家當箱子麼?

    “十六,今天陳叔也想讓你拼一把,這箱傢伙事,對於你來說很重要,下一次不要再放到別的地方,尤其是你不熟悉的,離了它,你就廢了一半。”

    “如果不是我去顧家老宅給你拿回來,恐怕已經被他們趕走顧開陽的時候,丟盡了垃圾堆。” 陳瞎子解下來木箱,遞給了我。

    我心頭狂跳,頓時也是心有餘悸

    陳瞎子不說這個,我還真的就忘得死死的!

    “陳叔,太感謝了!”我感激無比的道了個謝,將木箱打開,裡面東西一樣沒少。

    陳瞎子又看了我幾秒鐘,才說道:“謝就先不要謝了,陳叔讓你來,是拼命的,快下雨了,走吧。” 語罷,陳瞎子就往前走去。

    我也趕緊跟上去!

    他走向的方向,就是橫斷整條陽江的江堤大壩!

    江堤碼頭只是旁邊能停船卸貨的碼頭,江堤大壩才是真正攔河大壩!

    其上寬闊無比,也是陽江的一條大橋,能夠通往對岸,不過只允許人步行,在入口和出口處,都有石墩,半米一個,完全杜絕了任何車輛上來的可能。

    這大壩也很高,如果陽江不蓄水的情況下,起碼距離水位有二十多米。

    這段時間陽江沒放過水,五六米的位置就能接觸到水面了。

    很快,我們就上了大壩。

    腳下傳來一陣厚重的感覺,堅固無比。

    陳瞎子卻順著大壩的邊緣走,那裡為了怕人掉下去,修建了欄杆。

    “陳叔,該不是你要下水吧?”我心頭突突一跳,下意識就問了一句。

    陳瞎子卻一直不回答我的話,一直走到了大壩的正中央!

    江中水汽升騰,一股股的江風吹過,令我心裡頭有幾分發憷。

    站在欄杆旁邊往下看,我更是頭皮發麻。

    江面雖然平靜,但是能看到不少浮屍,在江面胡亂的飄著。

    它們的速度很慢,也毫無規律。

    通透的月光下,也能看到當時我在顧家外面看見的那一幕,死倒在江下橫行

    陳瞎子解下來了背上掛著的繩子,然後一圈又一圈的綁在了欄杆上頭。

    他半跪在地上,側臉卻給我一種灰敗的感覺。

    又讓我心頭一凜。

    “陳叔你別這麼不說話怪讓人心裡頭拿不準的。”

    陳瞎子停頓了一下,才沙啞的開口:“劉文三下不了水,自然我下,雖然我是開陰路的瞎子,但是命硬,下一次水,應該沒事。”

    “況且我要撈我女兒上來,之前我撈不了,是因為那片水域,我下不去,不敢下,只有劉文三有那個本事。”

    “那裡離岸太遠了,還死了很多人,我下去肯定上不來。”

    “這裡就靠著江堤,我可以上繩子。”

    “前幾天屍油驚了江煞,整個陽江死倒橫走浮屍亂飄,甚至有一些江底的沉屍都上了水面,我那天晚上回家了之後,又著實放心不下,到那邊去看了看,等了一晚上,我女兒都沒出來一下。”

    “她在那裡浮了很多年了,不可能被人撈了!沒有變故也不可能挪動方向。據我觀察,她也因為暗流湧動,飄出了溺死地!”

    “三天前,我就來了大壩這裡守著。兩天前,我看見了她!她越來越朝著江堤靠近,而靠近這裡的屍,都會被壓入江堤之下!”

    “所以我馬上來找你,必須要在她飄到江堤的時候,將她撈出來!否則的話,就再無機會!”

    我更是心頭狂跳,勸說的話卻說不出來了

    “陳叔,我會好好看著繩子的,你要小心” 最後,我也只能說出來這一句話了。

    陳瞎子卻笑了笑,他又點了一根卷葉子菸,吸了兩口。

    “我下江,也算是井水犯了河水,我肯定不想死在江裡,可若是老天爺真的要收了我這條火命,回頭十六,你幫陳叔一個忙。”

    陳瞎子的聲音明顯沙啞了很多,給我一個感覺,怎麼就像是在說遺言呢?

    我趕緊搖搖頭:“陳叔,你可別這樣說,井水偶爾犯一次河水又怎麼了?放心,肯定沒事!”

    陳瞎子眯著眼睛,望著江面,神色卻鎮定沉寂了不少。

    “要我真的上不來,和我女兒死在一起,我也算心滿意足了。”

    “雖然你是陰生子,也沒能勘陽關,但你命之重,不亞於我這個老瞎子。”

    “我希望你能把狼獒帶著,以後你走南闖北,接陰生,會安全很多。也當陳叔沒有完成答應你的事情,對你的補償。”

    我卻笑不出來了

    陳瞎子真的是在說遺言了對於這狼獒,甚至還有些託孤的意味在裡面。

    下一刻,陳瞎子忽然又從兜裡面摸出來了一瓶酒,兩個杯子。

    他將杯子放在地上,將酒倒入其中!

    緊跟著,他又忽然用匕首劃破了指頭,滴答滴答的血,浸透進入了酒水內!

    很快,這就成了兩杯血酒!

    陳瞎子望向江面,聲音忽然有幾分淒冷尖銳,喝道:“老瞎子本走夜路!今日卻闖江堤!”

    “以血酒做貢!骨香為祭!”

    “望河神同情,讓瞎子下水!孤女上岸!”

    下一瞬,陳瞎子袖子裡頭滑出來幾根白色的香,他沾血的指頭,在香上狠狠一抹!

    頓時白香添紅,再點燃香頭,竟飄上來兩注長香,繚繞在江堤不散!

    下一刻,那三根香竟然快滅了,只剩下一點點火星

    陳瞎子的身體卻微微顫抖,他眼神中卻多出了兩分狠厲。

    “我持禮而來,焚香通路,倒酒說情!若你不吃我的香,我依舊會下江!若你不讓我女兒上岸,即便我死在這江堤之下,也要讓你陽江地覆天翻!終日不得安寧!”

    陳瞎子這一嗓子更是淒厲無比,聲音幾乎穿破了雲霄!

    詭異的是,那三支本快熄滅的香!忽然一下子就呼哧燃燒起來!

    濃煙滾滾,飄散在江面之上!

    轉瞬之間,三支香竟然燒到了根部。

    而且,莫名其妙的,江上颳起了風!

    兩個酒杯卻倒了酒水撒了一地

    陳瞎子忽然笑了,他回頭看了我一眼,聲音凝重之極:“十六!等我送女兒上來,替她接陰!”

    下一刻,他就朝著江堤之下一躍而去!

    與此同時,江堤碼頭那邊,忽然傳來一個尖銳的大喊聲:“羅十六!攔住他!不要讓他下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