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92章 我的命,也很硬!

    我一隻手用力的拉緊了欄杆,伸手去拉已經繃直在欄杆底部的繩子。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可讓我一隻手去拉,根本就是紋絲不動!

    雖然繩子那頭只是陳瞎子和一具女屍,但釣過魚的就清楚,便是十來斤的一尾鯉魚,在水中掙扎的力量,都不亞於一個成年人!

    更何況繩子下面是個活人?

    我趕緊翻身回到欄杆後面,拽住繩子拼命開始拉了起來!

    顧若琳也馬上到我身邊來幫忙。

    我額頭上青筋鼓起,剛好的右臂在這種蠻力之下,又開始鑽心的疼痛。

    雨水越來越大了,婆娑落下,開始模糊了我的視線。

    “十六哥,怎麼辦!我們拉不動啊!”顧若琳的聲音帶上了哭腔。

    倒不是說她軟弱,這完全是恐懼而又驚慌。

    我們眼睜睜看著陳瞎子被漩渦水流卷的越來越深,眼看他的頭都快沒入進去了。

    何採兒不見了

    我發現那會兒,已經過了兩三分鐘。

    雖然我和顧若琳拼盡了全力都拉不動繩子,但是我的心裡,對何採兒的看法已經涼了半截。

    就算真的救不了,又何必走的那麼快呢?

    又去看江面掙扎的陳瞎子。

    我眼眶通紅,那種無力的感覺在胸腔中爆炸!

    我懊悔啊,恨我為什麼沒攔住陳瞎子。

    明明劉文三和我說了,陽江危險!

    甚至他都不敢下陽江了,我都還要跟著陳瞎子一起來!

    我直接拽住他,死都不讓他來,不就行了麼?

    更令我懊悔的,是剛才何採兒在碼頭喊的時候,我不應該去看她,而是第一時間拉住陳瞎子,那也是救他的機會

    但凡我做了任何一樣,都不至於現在要眼睜睜看著他死!

    刺目的燈光,忽然在餘光之中亂射。

    顧若琳忽然驚喜的喊道:“有人來了!有人來幫忙了!十六哥!陳先生有救了!”

    我心頭一震,抬起頭來,亂射的手電筒燈光下,我看到的是一大群人,大部分都是漁民裝扮,走在最前頭的,赫然是何採兒。

    這會兒何採兒也沒打散了,頭髮溼漉漉的顯得格外狼狽。

    我心臟猛地狂跳,幾乎都到了嗓子眼!

    我還以為何採兒直接不通人情的走了!可沒想到,她是去找人幫忙了啊!

    “快!快來拉!”我大吼了一聲。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那些漁民走至我跟前,顧若琳被擠開了,我就在當頭,卯足了勁兒,拼命去拉拽。

    十來個漁民,這力氣都能把一艘船給拽起來了!

    果然,繩子逐漸開始往上了!

    我心頭更是大喜,喊道:“再用力!用力一些!馬上陳叔就上來了!”

    一分鐘後,繩子被拉拽上來。

    可出現在我視線中的,居然是一具女屍!

    繩子竟然是綁在陳瞎子女兒的屍體上!

    她腹部滾圓,分明是孕滿十月的象徵。

    近距離看她的臉,長長的睫毛上全是江水,她就如同睡著了一般,完全不像是個死人。

    “陳陳叔”我顫巍巍的喊了一聲,忽然覺得眼眶裡面很熱。

    雨水應該是冰涼的,眼眶的熱很快就蔓延到了滿臉。

    我腦袋都嗡嗡作響。

    陳瞎子竟然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把繩子給解了!讓他女兒上岸!

    他太瘋狂!

    瘋狂到我無法想象,毫無預料,也不能接受!

    本來漁民也被嚇壞了。

    大家是來救人的,結果拽上來一具浮屍,誰不怕啊!?

    還是何採兒焦急的喊他們拉住,才避免了陳瞎子的女兒掉進江裡。

    很快,她就被放在了岸上。

    我的臉上全被雨水和淚水混合,有的進了嘴角,那股子鹹味還帶著苦澀。

    怔怔的看著屍體,我怎麼覺得,她也哭了呢?

    是雨水太大,形成了淚痕罷?

    漁民們面面相覷,也嘆息不已。

    顧若琳在旁邊緊緊的拉著我的手,也在發抖,她也在低聲啜泣。

    何採兒搖了搖頭,聲音有幾分低沉沙啞:“陳瞎子,太固執,太倔強了,可他不這樣的話,他們兩個都上不來,繩子,已經差一點兒斷了。”

    “錯就錯在,他不該這兩天的時候來,也錯在他不該說,讓瞎子下江,孤女上岸!”

    “或許陳瞎子本來是能帶女兒上來的,他命硬的火燒一樣,真要帶一具屍體,河神也不敢剋死了他!”

    “可他那句話,就已經給了這河神留下他的機會!孤女上了岸,瞎子,就要沉在江堤下了。”

    我剛才的確看見了,三指粗的麻繩都幾乎快崩斷。

    此刻,我的腦子還是在嗡嗡作響。

    何採兒的話語說的很清晰,其他人也說,要不現在先離開江堤,總覺得女屍上來之後陰森森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帶出去,萬一鬧鬼祟呢?

    我沒有管他們,而是掙脫開了顧若琳的手,快步的走到了欄杆邊。

    這一切都發生的很迅速,距離陳瞎子女兒的屍體上岸,以及何採兒那番話,也不過一分多鐘。

    我死死的盯著漩渦,隱約間連陰影都看不見了。

    我心中一狠,還是翻過了欄杆。

    “羅十六!你瘋了麼!”

    耳邊,何採兒的話音在炸響!

    顧若琳也是驚慌尖叫,喊我不要跳,真的救不了了!

    我沒有回頭,只是聲音嘶啞的大吼了一聲。

    “沒有救不了的!”

    “就看著陽江的河神,敢不敢收了我羅十六的命!”

    “陳叔是火命,他都要有藉口才敢收!我要看看,我這大陰之命!他收不收得動!”

    我猛地朝著漩渦之中跳去!

    同時我也採用了雙臂前屈,跳水的動作!

    雨水彷彿成了彈珠似的,啪嗒啪嗒打在頭臉之上生疼。

    耳邊只剩下大喊聲,以及哭聲,甚至還有兩聲淒厲的狗吠。

    噗通!

    我衝入了江水漩渦之中!

    剛才跳下的時候,我就憋足了一大口氣,沒入漩渦後,我就用力朝著下面游去。

    上方打下來了很多手電筒光,這光線雖然不能穿透太遠,但是勉強讓我能看清楚周圍的一切。

    在江水裡,反倒是周圍都安靜了。

    漩渦的拉扯力道很大,緩慢的向下,如果順著被拉下去,感覺不到什麼,一旦想要游出去,那兩股想反作用的力,幾乎會將人撕碎。

    我拼命的左右尋找!

    大概在我下方几米的位置,就看到了陳瞎子!

    這會兒他都失去意識了,在江水漩渦之中被拉扯著下沉。

    好在還不是直接下沉,而是打著旋兒慢慢的被拉扯走。

    再往下就是一片黑暗,我根本也看不見什麼。

    很快,我就游到了陳瞎子身側,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接著我開始拼命往上游!

    這一遊,我就感覺到那水彷彿是一雙巨大的手掌,狠狠的將我拍了一下似的。

    接著,又是一個陰影,朝著我胸口撞來!

    那口氣被這麼一撞,直接就給撞沒了

    那一張慘白浮腫的女人死屍臉貼近我的臉,那股頭皮發麻的感覺,令我渾身的汗毛都炸起來了!

    我被嚇得直接嗆了好幾口水,水都因為太接近她,像是帶著濃烈的屍臭。

    噁心加恐懼的疊加,漩渦的力道都彷彿大了很多。

    我死死的抓住陳瞎子不鬆手,一把摁住了那女屍的肩膀,借力往下一壓!

    那股借力,反倒是也讓我往上衝了幾米!

    頭一下子就衝出了水面。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心中大喜!

    這會兒我也明白過來,這漩渦的確可怕!但是沒可怕到我猜測的那種程度,陳瞎子上不來,肯定和他抱著他女兒有關!

    那畢竟是一具在陽江呆了好多年的浮屍!

    我只是帶著陳瞎子,反倒是輕鬆很多。

    可偏偏就在這時,水面上又有一具浮屍靠近了

    而這具浮屍,卻令我頭皮炸起,心頭恐懼到窒息。

    那是一具男屍,頭朝下一半,另一半是側臉對著我的,他眼珠子瞪得奇大無比,臉上透著的是詭異的死人笑!

    並且,他飄得很快!

    砰的一下,就撞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後我就感覺,他似乎勒住了我的喉嚨,讓我不能呼吸的同時,將我深深的朝著江堤下拽去!

    我心裡頭已經被恐懼佔滿!

    真的是河神想要,也敢要我的命?!

    連續兩次被屍體撞了,這一次都要拽我下去了!

    我這大陰之命,竟然不讓他掂量兩下的嗎?!

    被嗆水再加上鎖喉的窒息感,直接讓我腦袋一陣陣發暈。

    我死死的拽住陳瞎子,然後長大了嘴巴,嘶喊了一聲救命!

    當然,也只剩下一串泡泡咕嘟咕嘟的被吐了出去

    我不是胡亂下來的。

    我也是在賭!

    賭的就是當初陳瞎子告訴我,遇到解決不了的危險,就喊救命!

    我心頭顫抖無比,腦子裡剩下的最後一個念頭就是。

    “媽!你可一定要護住兒子這條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