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98章 貓盜骨

    馬寶忠說我是陰生子。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陰生子在正常人看來,那就不是人!是鬼祟生的兒子,也就是鬼!

    當然,我自己不這麼認為,劉文三和陳瞎子,以及認識我的,都不會這麼看。

    只是在馬寶忠這段話裡頭,就是這個意思了!

    顧若琳已經快跑不動了。

    想清楚這些之後,我直接將皮箱子往她手裡一塞,然後低吼了一聲:“若琳,你往文三叔院子那邊跑!這些狗在追我!我先引開它們!”

    顧若琳驚慌失措,都快哭了的喊:“你怎麼引的開,這些瘋狗能咬死人的啊。”

    我咧嘴笑了笑,說了句:“陽江都淹不死我,這些狗哪兒敢真的下口咬我,我有辦法,你先跑就對了!”

    說完,我們剛好就到了一條岔路口,我猛的一扭頭,朝著另外的岔路狂奔而去!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

    那一大群瘋狗根本都沒有搭理顧若琳,直接就朝著我追了過來!

    我聽到顧若琳在後面的驚慌尖叫!

    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跑的就更快幾分!

    可也就撐了三分鐘我就不行了

    停下來扶著路邊一棵樹,我感覺肺都快炸了。

    死死的扣著樹皮,眼睜睜的看著那些狗把我圍了起來。

    一雙雙狗眼紅的嚇人。

    我肯定也不會坐以待斃,死死的等著他們,吼了一句。

    ”操!你們誰敢上?上一個,老子鑿一個!”

    吼完,我就摸出來了胸口裝著的長鐵釘!

    這會兒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樹上砸了兩下,把繃帶也給快速的拆了,石膏落了一地!

    右手抓著榔頭,左右握著鐵釘。

    我心裡頭憋屈的很啊,被一群狗給逼到絕路了?!

    可還真別說這麼多瘋狗要比鬼可怕多了,鬼尚且還能搏一搏,這些死狗衝上來,我也不知道能堅持一分鐘還是兩分鐘

    剛才那個被我砸一下的大黃狗晃晃悠悠的鑽到了最前面,它狂吠了幾聲,直接就朝著我撲來!

    我這時候也心一狠,鐵釘直接就朝著它腦門上狠狠一錘!

    哐當!

    這一下,鐵釘竟然沒砸進去!

    大黃狗慘叫了一聲,反倒是被我戳到了眼珠子,它發瘋了一樣衝上來咬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也急眼了,一錘子又砸到了它腰上。

    它這才慘叫著逃竄。

    其它的那些狗被激發了兇性,也齜牙咧嘴的要朝著我撲上來。

    我心直接就涼了

    也就在這時,忽然後面傳來幾聲咒罵的聲音。

    接著一個人影從院子裡頭跑出來揮著鋤頭,呼哧的掃了一下,直接就是鮮血飛濺,幾條狗慘叫著後退,地上全都是狗血!

    接著又有兩個中年的村民跑出院子。

    手電筒燈亂射,他們手上也拿著洋鏟,砍柴刀一類的農具。

    我一下子就認出來。

    那揮著鋤頭的,可不就是老王爺嗎?

    老王爺氣喘吁吁,撐著鋤頭站著,嗓門大的嚇人。

    “大晚上的,都不關院子的!放這麼多狗出來,是要害死人!”

    那兩個中年村民也罵罵咧咧的去打狗砍狗。

    大部分的都慘叫著負傷逃離,還有十幾只直接倒在了血泊裡頭,要麼脖子被砍掉半截,要麼直接肚子被劃破,鮮血滿地!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太突然,我心都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

    身體一軟,就靠在了樹幹上頭。

    老王爺這才氣喘吁吁的轉過身,用鋤頭當扶拐。

    他也疑惑的看著我,嗓門還是大的驚人。

    “羅陰婆,你咋的半夜跑出來,驚了這麼多帶毛的畜生東西啊!”

    我苦笑:“這就說來話長了,老王爺,真多虧了你救命了”

    老王爺就像是沒聽明白似的,疑惑的啊了一聲,又說道:“羅陰婆你說啥?你已經被咬了兩口,趕緊找人來救你命?哪兒被咬了?!”

    那兩個中年村民也慌了,趕緊圍上來,問我哪兒被咬到了,得趕緊進城去打狂犬疫苗,不然得了病,可就要命了!

    我:”“

    “老王爺!你沒聽清!我是說謝謝你救命!”我幾乎都是衝著老王爺耳朵邊喊了。

    他這才點點頭,大聲的回答我:“不!不用那麼見外!”

    那兩村民也面面相覷。

    這會兒我也怕出別的事情,顧若琳回到院子裡了沒?

    也就在這時,我手機忽然嗡嗡響了起來,我心頭一緊,趕緊摸出來。

    打電話的,不就是顧若琳嗎?

    而且電話可不止一個,顧若琳打了兩茬了都!

    我趕緊接通了電話。

    那邊則是顧若琳帶著哭腔的聲音:“十六哥,你總算接了,你在哪兒,沒事兒吧?”

    我喘了兩口氣兒,說我沒事,問她跑回去了沒。

    顧若琳這才止住了哭聲,她說我引著那些瘋狗走了之後,就沒狗追她了,她就趕緊跑回院子裡去喊劉先生幫忙。

    接著就給我打電話,確定我情況了

    我心頭的大石頭頓時就落了地。

    可偏偏就在這時,顧若琳忽然又尖叫了一聲。

    我心頭一緊,趕緊問她怎麼了。

    顧若琳慌張無比的說:“十六哥,那你趕緊回來吧,你房間裡竄出來好多隻貓這些貓好嚇人啊,還叼著好多東西跑出來了”

    我當時身上就全都是雞皮疙瘩,也慌得不行。

    貓叼著我的東西跑出來,都叼什麼了?

    下一刻,手機那邊兒忽然就是劉文三的咒罵聲,幾句髒話之後,明顯是他衝著手機裡頭喊了句:“十六!你趕緊回來!這些雜毛貓,把你接陰那些東西都給背出來了!”

    “靠,還有一個大肚子的黑貓,叼了你的貓骨陶!”

    電話啪的一下就被掛斷。

    我覺得頭皮都發麻了,脊樑骨一陣陣的冷汗往上竄。

    “老王爺,你還是進屋歇著。”

    “兩位叔,你們能送我一下不?我得趕緊迴文三叔的院子,怕路上那些狗再衝出來整我。”

    我這會兒心裡面慌得一逼,都沒辦法笑著好好說話了。

    那兩村民相互對視了一眼,點點頭,說讓我別慌,他們兩個跟著我走,再那些死狗敢來,村裡頭一週都要吃狗肉煲。

    我急促的疾走,可之前跑的實在是太快,這會兒我走幾步,就不得不停下喘氣兒。

    而且我跑的又是反方向,就差不多一個在東邊兒的村邊緣了,而劉文三是在西邊兒。

    硬是走了十來分鐘,才回到劉文三院子門口。

    這會兒劉文三在院子裡頭抽菸,地上扔了一地的菸頭。

    何採兒也臉色很不好看。

    至於顧若琳,她臉上都是驚慌不安,還有濃濃的擔憂。

    我進了院子,他們都看過來,顧若琳跑到我身邊,她一把就拉住我的胳膊,焦急的從頭到腳打量我。

    “十六哥,你沒被咬吧?”

    我強笑了一下,說沒事兒。

    接著又回頭感謝那兩位村民大哥。

    他們也和劉文三恭敬的打了招呼,也沒敢多停留,就匆匆的走了。

    劉文三丟下菸頭,他眉頭緊皺的看著我,說道:“十六,到底咋回事兒,怎麼那馬寶忠又找來了?”

    這就很明顯了,肯定顧若琳是和劉文三說了剛才那些事情。

    我強笑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他上一次纏過我之後,不就說過,還會來找我嗎?”

    劉文三眉頭還是緊縮成了一個川字。

    何採兒也開口了,她嘆了口氣說道:“十六,你還是去看看,到底都丟了什麼東西剛才我們瞅著貓叼走的挺多的,連你接陰那件褂子都給叼沒了”

    我聽著心裡頭就難受啊。

    這些東西,不說是接陰的家當,雖說我熟讀陰生九術,都能做出來。

    但這畢竟是奶奶傳給我的啊!

    就這麼被一群雜毛貓給霍霍了,那我咋和我奶奶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