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07章 制裁

    屋子裡頭的血腥味太重。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這中年男人下手也太狠,豹爺的臉已經沒個人樣了。

    說完,我就趕緊扶著顧若琳,顧若琳也拉著徐麗娟往外走。

    柳建樹自覺地多,一溜煙就鑽出了門。

    老街的路燈很是昏暗,得虧這平房前面有一個。

    出來之後,我就趕緊拿出來手機報警。

    這一回我就沒有找徐詩雨報警了。

    倒不是因為上一次在醫院我們的小摩擦,而是我自己都覺得,一個人總報警出現命案,就算表面上看上去沒什麼,事實也沒什麼,卻絕對會讓人認為有問題。

    直接一個報警電話,說明了情況。

    與此同時,幾乎整條街的人都圍過來了。

    人人低頭議論,竟然還有很多人在拍手叫好!

    也是這會兒,我才知道那砍人的中年男人叫王大彬,住在路口賣菜刀的。

    他們家裡頭做著點兒小生意。

    本來生活還算可以,日子也是有滋有味。

    王大彬的女兒卻不太聽管教,高中沒讀完就輟學了,天天流連夜店酒吧,跟一些不三不四的混子來往。再加上老街窮,三教九流的人多的很,還有一些有勢力的偷偷摸摸開賭場。

    有句話說的好,人窮不是命,而是病!

    越窮的人反倒是心越橫,在家裡頭過日子,恨不得一塊錢掰成兩塊來用,上了賭桌上,幾百幾千就當紙一樣,賭紅了眼,當場籤借條拿高利貸。

    都想著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王大彬的女兒也沒經受住這刺激的誘惑,再加上年紀小不懂事,就被人整上了賭桌,輸了幾十萬,又被騙著去網貸套錢,最後她家裡頭砸鍋賣鐵的還了,幾十年的辛苦積攢,一下子就回到了解放前。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可這教訓,還是不夠!

    王大彬的女兒又跑去賭了!這一次輸了五六十萬,王家拿不出來錢了

    之後人就硬生生被帶走了,十天半個月不見蹤影。

    王大彬去求賭場的人,頭都磕破了,對方才說把他女兒拉去賣了,什麼時候錢還夠了,什麼時候放人!

    沒過兩天,王大彬女兒就在街外頭一個酒店跳了樓。

    留的遺書說活著沒意思,所有人都不是什麼好人,死了一了百了。

    王大彬報警之後,因為人是跳樓,警察也沒什麼可查的。

    王大彬就舉報豹爺一行人開賭場。結果豹爺平時小心謹慎,一點兒把柄和馬腳都沒露出來,也沒查到個根源,只能作罷。

    至此後,王大彬腦袋好像都不清醒了,天天坐在家門口磨刀。

    大家也都不敢去他那裡買東西,總覺得這人腦子壞了,肯定得出事兒!

    果然!今天就出人命了!

    王大彬下手狠啊,沒人能制裁了豹爺,他就自己上手給女兒報仇!

    殺人犯法,王大彬肯定得進去,把自己也搭上了!

    之所以有人會拍手叫好,也是因為,王大彬手刃了一個毒瘤!

    這下豹爺沒了,老街好多人能消停鬆口氣。

    我聽完了這些事情,心裡頭難受的不行,就像是壓著一塊大石頭似的,呼吸都不順暢。

    十幾分鍾後,警車到了,下來一群警察。

    筆錄的過程我已經熟稔無比,很快配合著做完。

    警察還詫異的看著我,復問了我一遍犯過什麼事兒沒?還要求掃了一下我的身份證。

    最後他才皺眉,說沒事兒了。

    我:“”

    顧若琳,徐麗娟,還有柳建樹也做了筆錄,他們就沒有這特殊待遇!

    警察直接帶走了王大彬,法醫將豹爺的屍體收斂走了之後,還算是人性化的讓助手清理掉了血跡。

    不然的話,恐怕徐麗娟也不敢去打掃。

    看熱鬧的人也逐漸散了,我低頭看了眼時間,這會兒竟然都十點鐘了!

    “呃今晚上來不及回柳河村了,錢也沒去銀行存,要不先出去找個酒店住,明天再回去?”

    我話音剛落,徐麗娟砰的一下就給我跪下了,哆嗦的說了句:“小小兄弟,不!活活神仙你看在老柳的面子上,救救建樹啊!我就這麼一個兒子,老柳也就這麼一個後,他不能死啊!”

    我趕緊去扶起來徐麗娟,不自然道:“徐姨,你別這麼說,我叫羅十六,你喊我十六就行,我沒那麼神,這只是他們的面相表現出來的問題。”

    徐麗娟卻怎麼都不肯起來。

    柳建樹這會兒也一點兒都不囂張了,直接跪在我面前,他面色也是白的嚇人,明顯是被嚇慘了。

    顧若琳也是緊張的看著我。

    我苦笑了一下,不過也眉頭微皺的掃過了柳建樹的臉。

    這一回,我第一眼先看見了柳建樹的頭頂,那種冒尖的感覺消失不見了!

    他的眼神,竟然也不再遊離,神光不再渙散!

    甚至於,他的額頭上也是紅潤無比,還有微微的凸起。

    這只是面相上的變化,我總覺得柳建樹的臉型都有了一點兒改變,只不過具體是哪兒變了,我也說不上來。

    深吸了一口氣,我才說到:“這會兒他面相正常了,沒有窮命死相,額頭還有紅光,是財運相。你們先趕緊起來吧。”

    徐麗娟臉上的惶恐這才退卻,多上了兩分笑容。

    柳建樹也顫巍巍的站起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顧若琳輕聲說了句:“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先找住的地方,再去吃點兒東西,明天準備回柳河村?”

    我連連點頭,他們兩人也是點頭稱是。

    老街裡頭不安全,也要住在外面的酒店才放心。

    柳建樹帶路,幾分鐘就在老街對面的一條商業街找到了酒店,開房的時候,他積極的很說開兩間,他和她媽媽住標間,省錢,給我和顧若琳開大床房!

    當時我就慌了一下,趕緊說我們要開兩間。

    結果顧若琳忽然小聲說了句:“十六哥,晚上我有事情要問你,就開一個標間吧。”

    當時,我心都快從嗓子眼裡頭跳出來了!

    我以為我聽錯了!幸福來得那麼突然,毫無預兆?

    不過很快我就清醒過來。

    顧若琳都說了,有事情想問我。

    那肯定這件事很重要!

    不然她怎麼會說一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