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11章 兩條路的人

    我趕緊解釋,說去顧家會有一些危險,肯定不是大危險

    還沒等我說完,陳瞎子又吧嗒了一口煙,說道:“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這才鬆了一大口氣。

    下一刻,陳瞎子的話,卻讓我臉色微變了。

    “可陳叔希望你答應一件事情。”

    “上一次陳叔就提醒過你,紅顏皆是禍水,你是陰生子,她是豪門貴女,你們走不到一條路上。”

    “當時陳叔沒有繼續多說,是因為那女人說過,想在你身邊求個安穩,既然她被趕出家族,那或許是個普通人,安安分分跟著你,那就沒問題。”

    “可現在,她又要回去了,還要你去為了她,和同行爭鬥。”

    “吃陰人飯的,最忌諱和同行比鬥,搶別人的飯碗,皆時冤冤相報。”

    “再加上她顧家的關係複雜,你不能胡亂殺人,無法斬草除根,皆時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麻煩。”

    “陳叔這次幫你,也不攔你,可我希望你,至此之後,和她劃清界限。”

    陳瞎子說完,就定定的看著我,那雙泛白的眼珠子裡頭,透著我理解不到的深邃。

    我不自然的解釋道:“可陳叔,那李德賢在害人而且顧天良他”

    “活人害人,有陽間的法,唐小天就伏法了。”

    “老丁被殺,亦然是活人為惡,也是你報的警,找來的陽差。吃陰人飯的犯了事,自然有老天爺去懲罰。”

    “你是老天爺麼?” 陳瞎子繼續問道。

    “我不是”我茫茫然回答。

    “那你憑什麼去管?”

    我:“”

    陳瞎子嘆了口氣,拍了拍我肩膀,說道:“十六,或許你會覺得,陳叔管的太多,可你以後一定不會怪陳叔,你是陰生子,你身上揹負的太多。”

    “她,能受得了麼?”

    前面陳瞎子的話,我都想反駁,都有理由能反駁。

    可就這最後兩句,直接讓我啞然失聲。

    我是一個陰生子,我身上揹負的太多

    最重要的是,她能受得了麼?

    我媽媽是個二十多年還不去投胎的遊魂野鬼。

    奶奶是一個接陰婆!我爸被人害死,深仇大恨我還不知道仇家,甚至不能去給他上墳。

    爺爺被埋在村口的路下,現在都還在做地基。

    沉默了許久,我臉上的笑容有兩分慘然。

    是啊,她能受得了麼?

    我現在甚至都不敢直接說一個喜歡,又有什麼資格去想,她能承受,要拉她來承受?

    這對她來說,也是一件極不公平,也極其危險的事情。

    我低下頭,忽然覺得很委屈,很想哭。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從小到大,我也覺得很不公平。

    為什麼我是陰生子,就不能擁有童年,不能擁有朋友,以至於不敢和人爭執,怕害人性命。

    可讀完大學,我已經想通了,這就是命。

    我的命就是這樣,掙扎也無法改變,只能夠儘量給人減少麻煩。

    只是說,這一下,實在是讓我很難承受。

    也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女人的輕嘆。

    接著便是一雙手撫摸在我的臉上。

    我身體僵住了,那股冰冷,不停的鑽進皮膚,我瞪大了雙眼。

    與此同時,我發現陳瞎子那雙灰白色的瞎眼,也猛地瞪大。

    他死死的瞪著我的身後,額頭上汗水直冒!

    狼獒猛的站了起來,它背上的一圈毛都炸起來了,眼睛猩紅,嘴皮也在顫抖翻起。

    耳邊再次聽到一個幽幽的嘆息。

    “十六,你太累了。”

    我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哆嗦了一句:“媽。”

    這些年,我不知道我媽出現過多少次。

    可讓我清晰認知的,次數不多。

    我爸死的那天,我在水裡面被人打得意識模糊,他們不讓我爸的屍體上岸,然後我被揹回家。

    在柳葦蕩裡,我被王夢琦產下的陰胎推進水裡,最後被救上來。

    在那些事件之前,我媽的存在,更多是殺豬匠一家人慘死帶給我的恐懼印象!

    是奶奶在我耳邊說,我媽會跟我一輩子,我知道她是個鬼祟而形成的那種懼怕!

    而在之後我才清楚,我媽不會隨便害人,不是說真的和我起口角,她就去要了別人的命。

    再加上她頻繁的在生死危機關頭救我,在我累倒的意識模糊的時候給我安慰。

    讓我慢慢沒有那麼恐懼,只是心疼她這些年的孤苦寂寞,想要送她去她該去的地方,不再在我身後受苦。

    此刻,她還是第一次,在我清醒的時候出現!

    我顫巍巍的抬起手,想去摸她的手。

    結果我摸到的只是我自己的臉,還有冰涼的淚水。

    狼獒忽然嗚咽了一聲,又趴在了地上。

    陳瞎子額頭上的汗水滴落了好幾滴,手上的煙也掉了下去。

    “她走了。”陳瞎子聲音都變得乾啞了許多。

    我剛想要站起來去追她,我就想真真切切的看到她的臉,而不是印象之中只有遺照。

    更想在她懷中大哭一場。

    可我剛起身,就覺得一陣暈厥,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當我緩慢恢復知覺的時候,鼻翼間能聞到淡淡的菸草味,還有一股子狗血粥的香味。

    睜開眼睛,我發現我自己還是趴在桌上。

    只不過此刻已經不是天黑!

    已經是天亮了!

    陽光灑落至門臉房內,照射的我後背暖洋洋的。

    我精神好了不少,猛地站起身回頭,喊了一聲媽!

    身後是紙坊街,狼獒也趴在路上曬太陽。

    這都天亮了,我媽怎麼會還在?

    腳步聲傳來,陳瞎子從內院走出來,端著一大盆狗血粥。

    “十六,昨晚你倒下前,她就走了。”

    我回過頭,呆呆的看著陳瞎子:“陳叔,我好端端的,怎麼會昏迷?”

    “或許你太累了吧。”

    “一直緊繃著神經,她不想讓你那麼累,想讓你好好休息?” 陳瞎子示意我喝粥。

    我的確飢腸轆轆,精神也飽滿充足。

    大口大口的喝了一大盆狗血粥,我心裡頭還是有點難受,為什麼我媽就不能和我見一面呢?

    不過我心裡頭也打定了注意,她下一次出現的時候,我說什麼也要看到她的臉!

    放下粥碗,我也才回想起來昨晚那老頭和酒的事情。

    我立刻就問了陳瞎子,怎麼會弄個死老頭給人喝陽關酒?還得喝了才能進來找他?

    結果陳瞎子卻眉頭一皺,問我詳細的情況。

    我說完了之後,他才搖搖頭,告訴我,他沒有安排過這樣的老頭。

    再者說,死人怎麼端的住陽關酒?

    那老頭說話就是錯漏連篇!

    我心裡面涼了半截,其實昨晚上我就覺得不對勁了心裡頭那一絲僥倖果然沒有任何用處。

    再加上那酒水寡淡無味,之前劉文三都教導過我,死人喝酒是用聞,被它們喝過的酒水,就不再有任何辛辣,那就是水了。

    我昨天喝的不但不是陽關酒甚至還是一杯被鬼受用過的死人酒!

    也就在這時,陳瞎子卻皺眉繼續道。

    “這也不對勁,陰路上死人開口,莫不過是搭話,或是問路,他既沒有搭話,又沒有問你路,只是讓你喝了一杯死人酒,這壓根沒有用。”

    “他也不會纏上你” 陳瞎子眉心皺成了一個川字,忽然直勾勾的看著我,一字一句道:“十六,他是在等你。” 本來陳瞎子那番話,讓我心裡頭鬆了半口氣,不會被鬼祟纏上那就好啊!

    結果又說他在等我

    我更茫然不安了。

    陳瞎子沉默了幾秒鐘,點了一根卷葉子菸,吸了兩口才說道:“上次我們去接老丁的時候,那個問你火葬場怎麼走的死女人,你仔細想一想,她都和你說過什麼?”

    我臉色當時就變了。

    這件事情,我是之後和陳瞎子說過的。

    他還給了我一塊女人的月事布,讓那死女人來找我的時候,打在她的臉上!

    而當時,她在火葬場被我用榔頭和鐵釘嚇走之後,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俊小夥兒,你不想喝敬酒,那就只能吃死人酒了!”

    “我還會來找你的!”

    那死人酒,我昨晚喝的不就是死人酒嗎?!

    隱隱約約那麼一想,那老頭還真像是那條陰路上頭,我見過的一張面孔竟被那死女人帶出來蒙我了!

    “陳叔酒我喝過了這咋整?”我眼皮微跳。

    陳瞎子眯了眯眼睛。

    “她應該是感覺到你身上有東西,她不敢直接靠近,才弄了個死老頭來騙你喝酒,你要記住,被鬼騙過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鬼話連篇就是說接二連三,並且你之後就很難分辨這鬼話了,很容易再被騙。”

    “還的確需要狼獒跟著你一段時間了。” 陳瞎子看了一眼狼獒。

    我也瞅了一眼。

    結果狼獒卻歪過頭,竟是一副不想看我的樣子。

    我:“” 沒再多耽擱時間,現在已經早上八點鐘,我估計顧若琳早就在等我了。

    先給她發了一個消息,說我馬上就到,就和陳瞎子往外走去。

    有陳瞎子一起,他自然也帶上了狼獒。

    紙坊街旁邊,有一些專門拉要辦白事兒人的車。

    開陽市每天都會有人死,每天都有人辦白事兒,這裡的生意正常司機不敢拉,不過卻滋生了一批專門在這裡蹲點的司機。

    我們上了一輛金盃車,之後我又和司機說好了,兩百塊錢包一天,讓他還得送我們去別的地方。

    趕往老街的時候,我接到了柳建樹的電話,說他們已經到了柳河村,和劉文三碰面了。

    這電話是昨天留下的,柳中堂叮囑我幫老柳完成的事情沒出問題。

    我心裡頭就先鬆了半口氣。

    只不過,讓我心裡頭不自然的是,顧若琳沒有回我消息

    到老街花了一個小時左右,已經九點出頭。

    我以為顧若琳沒醒,就給她打了電話。

    結果電話接通了,卻一直沒人接。

    陳瞎子在車上等我,我就進了酒店。

    等我到房間裡頭的時候,我和顧若琳昨晚上住的那間房,門都是開著的。

    裡面有保潔正在打掃衛生。

    當時我就慌了神。

    馬上就問保潔,住在這裡的人呢?

    保潔是個四十多歲的大媽,回答我說退房了啊,走了得有一個多小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