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31章 殺人償命天註定

    劉文三眯著眼睛,丟了菸頭:“許先生別那麼客氣,直接說就行。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那李永輝,是不是真的一定會殺了那個害死他的兇手?”許德昶沉默了片刻,才問到。

    劉文三點點頭,嗯了一聲:“沒錯。”

    “我昨天聽你們說話的時候,我大概聽明白了,陳先生其實不想讓你們管這件事情,說是閒事,他講的那番話也沒錯。”

    許德昶的臉色依舊有些發白,繼續道:“冤有頭,債有主,殺人償命就是天註定的。劉先生你說的也有道理,陽差就是警察吧?我聽其他的撈屍人提過。”

    劉文三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問了句:“許先生,你可以說明白點兒?是想我們出手,還是咋樣?”

    此時,明顯劉文三沒有昨天那麼態度強硬。

    畢竟許德昶給我們不少錢,折算了一下,加上今天給的,得有兩百五十萬了!

    下一刻,許德昶也繼續開口道:“昨天的事情已經讓劉先生和羅陰婆很憋屈了,我許家人不懂事,不能再麻煩你們。”

    “剛才我跪在墳頭前面的時候,順便報了一個警,就說我廠裡頭的木匠失蹤了一個月,屍體和我老婆一起發現了,現在我老婆下葬,可在我家裡頭的屍體找不到。”

    “我懷疑是我妹妹殺了他,又藏起來他的屍體。現在警方已經去我家裡頭搜查,希望他們能夠找到屍體,這樣的話,即便是抓走我妹妹,應該也不會馬上鬧出人命吧?”

    說完,許德昶臉上露出了幾分苦笑和難受。

    我卻聽懵了。

    劉文三眉頭緊皺起來,點了一根菸,沉默不語。

    許德昶沒有說話,王實才忽然小聲的說道:“老太爺忽然發火就是因為,昨天白天回來家族的就一個人,是家主的妹妹,也是我們許家的二小姐。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差不多許德昶失蹤的前兩天,其實她都還在家裡頭。許德昶不見的那兩天,她忽然就不回家,而且進了城,一直到昨天才回來。”

    我瞳孔緊縮了一下。

    細節我雖然不知道,但是這時間很吻合,尤其是就她一個人,也沒有其他的懷疑對象了。

    許德昶也嘆了口氣,開口道:“我妹妹叫許冉,按照這樣看來,她真的值得懷疑。”

    這我心裡頭也來了好奇心。

    當然,並不是什麼聽人笑話,就是想知道可能的原因。

    因為換做是我的話,可能也會選擇相信妹妹。

    也就怪不得昨天許老太爺態度那麼大的逆轉。

    許德昶則是說先上車,一邊回去一邊說。

    王實上了駕駛座開車,我和劉文三坐在副駕駛,許德昶也就講了不少事情。

    大概就是李永輝在他廠裡頭當木匠的時候,手藝的確不錯,不過他的性格卻很怪,有一些乖戾和極端。

    之後李永輝又喜歡上了她妹妹許冉,瘋狂追求。

    關於這件事情,他也說過李永輝幾次。

    再加上他妹妹許冉也不喜歡李永輝,也明確拒絕過。

    李永輝死纏爛打沒用,一個月前就開始曠工,最後也辭職了。

    也差不多一個月前,他老婆黃珊珊也就失蹤,最後被發現溺死在水中,沒人敢打撈

    如果當時他知道,在水裡頭還有一具屍體是李永輝的,並且還抱著他老婆的脖子,他恐怕早就會有所懷疑並且直接報警

    並且他妹妹許冉,和他老婆的關係也很不好,就是不知道他老婆黃珊珊的死,會不會和她也有關係。

    許德昶說完之後,就默默的抽菸。

    其實他說的有頭無尾,這三個人或許單個兩人能有所聯繫。

    可三個人,怎麼都不搭邊。

    尤其是我們本身就不瞭解的情況下,聯想都做不到。

    當然,此刻就連許德昶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個中發生了什麼。

    他只是最後又重複問劉文三,真要是他妹妹被抓走,李永輝屍體被找到的話,會不會馬上鬧出人命。

    劉文三早就不知道抽完多少根菸。

    他眯著眼睛說了句:“要昨晚上李永輝沒去要了你妹妹的命,他們又都到了警察那裡的話,那肯定就鬧不起來。”

    “在陰人看來警察行陽間法律,是陽差,警局就像是古代的衙門,裡頭都是有煞氣的,這種煞氣屬於正煞,鬼祟鬧不了,再加上警察會做調查,李永輝更不會鬧事。”

    許德昶這才露出了一絲鬆了口氣的笑容。

    “那就好,昨晚上雖然一直在和我爸媽爭吵,但是我依舊讓一大群保安守著我妹妹,就怕她出事,我當時就想好了這樣去解決。“

    語罷,許德昶就沒有繼續再說下去。

    之後回到了酒店,我們幾人又吃了一頓午飯,當然,叫上了陳瞎子。

    吃飯期間,許德昶接了幾個電話。

    即便是坐在他對面,他也沒開揚聲器,我都聽到了電話裡頭許老爺子的咒罵聲。

    他罵許德昶是畜生,不講兄妹之間的情義,竟然還報警來抓她妹妹!

    就因為一些不捕風捉影的事情,竟然讓警察把他妹妹帶走

    我能想象到,可能許德昶耳朵都要被震麻了?

    飯後,許德昶才苦笑,說讓我們看笑話了。

    接著他說,她妹妹和李永輝的屍體都已經被帶走,這後面的事情應該也不用麻煩我們。

    畢竟他爸這個態度,他自己都看不下去,怕是沒什麼好溝通的。

    接著許德昶又問我,說之後再去修墳的話,需要有什麼禁忌?

    我沉凝了一下回答他,沒有什麼禁忌,就是注意到墳的範圍只能在醜山之內,千萬不要到了癸山,就連交界處都不可以。

    並且人已經入土為安,就不能再將墳挖開,最多在外面修葺加磚。

    許德昶也是千恩萬謝,表示他一定會注意!

    接著又說讓王實送我們回開陽市,這會時間還來得及,天黑前能到。

    我猶豫了一下,要了許德昶的電話。

    讓說如果李永輝和許冉的事情調查出來結果,就告訴我一下,我比較好奇,想知道始末。

    許德昶點頭答應,並沒有拒絕。

    之後王實先開車,送了許德昶回家。

    我都看見許老太爺拿著棍子站在大宅門口,一副凶神惡煞,分明是等許德昶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