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34章 兇方有煞

    餘山哆嗦了一下,摸出來了手機,明顯是強忍著疼痛,接通電話喂了一聲。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那邊語速很急很快,他沒開擴音,我也沒聽明白大致說了什麼。

    總之一分鐘後,餘山的手一鬆,手機哐當砸在了地上。

    他哭喪著臉,也無力的朝著後方一倒,砰的一下撞在靠背上,眼中也露出幾分絕望。

    看我的目光,更是帶著幾分驚恐和震驚。

    我眉頭緊皺,沒等我開口,周廠長卻急了眼,喊道:“餘山,瞎杵著幹啥啊!電話說啥了,你這副要死人的樣子,趕緊說!”

    接著周廠長也慌張的問我,這事兒還有沒有的救?

    下一刻,餘山忽然又從椅子上爬起來了,他砰的一下,竟然就給我跪下!

    車後排裡頭本來空間就小,他跪在椅子下頭,又擠又窄,淌血的鼻子高高腫起,顯得格外狼狽。

    他血都快滴到我衣服上了,我也皺眉後退了一些。

    餘山聲音沙啞而又哀求:“羅陰婆,你救救我你說的太神了你一定要救救我”

    “剛才是我公司裡頭打過來的電話,本來我們公司應該有一筆融資,在最近會到賬,能夠暫時緩解燃眉之急,可剛才那融資取消了”

    “公司賬面上的錢根本就撐不住,恐怕我不但要破產,還得坐牢。“

    話音落下,餘山又要給我磕頭。

    我就伸手去抓住了她的胳膊,皺眉說磕頭就沒必要了。

    然後我沉凝了一下,問他這些年是不是公司一直順風順水,只是最近才出的問題。

    問完,我又讓餘山別跪了,坐起來。

    先不去他家,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勢。

    餘山這才顫巍巍的起身,他告訴我的確這些年順風順水,以至於這突然的變化,都讓他懵了,也不知道該咋辦。

    我微眯著眼睛說,既然這樣的話,那家裡面風水鐵定有問題,肯定是宅子變了相。

    這七種破財相同時出現,宅子變相也不可能是巧合。

    他身邊絕對還有人,故意想要他破財喪命,給他改了宅子風水!

    我剛說完,餘山臉色也白了不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就在這時,周廠長忽然小聲的說了句:“我說餘山,你也別怪哥們兒說話不好聽羅陰婆和劉先生我是瞭解的,撈屍人裡頭,方圓多少個市,他陽江撈屍人個頂個厲害,他說第二,沒人說第一!羅陰婆接陰也厲害,他剛才說你要破財,這會兒你公司都快沒了!”

    “我把專業人士請過來,你和人鬧倔,有啥用?還不是身邊有人要整你?我看得考慮考慮你老婆,我感覺”

    周廠長話音剛落,餘山的頭就猛地抬了起來!

    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哆嗦的開口想要說話。

    結果一句話沒說出來

    整個人都萎靡了下去,蜷縮在了椅子上發抖,怔怔的又看著椅子後背,一言不發。

    劉文三對我使了個眼色。

    周廠長欲言又止。

    我也大概能理解此刻餘山的情緒了,必定是格外絕望。

    並且周廠長的話,也是成了壓到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餘山肯定已經開始懷疑,否則的話也不會現在這樣難受。

    不多時,我們就到了醫院,餘山去做傷口處理,折騰了多半個小時,才重新開車朝著餘山家裡頭趕去。

    這時候我也告訴餘山,他宅子裡頭風水的問題,我只要能看得出來就能幫改。

    至於人的問題,我該說的已經說了。

    信不信由他,我也不會再多講。

    餘山的面色有點兒慘然,加上他鼻子上的傷勢就更悽慘了,對我點點頭,說謝謝。

    周廠長則是對我感激不已,說錢方面的事兒讓我不用擔心,他後備箱裡頭已經準備了酬勞,勞煩我多費費心。

    其實我也想知道,周廠長準備了多少錢,可我又感覺直接問出來恐怕不太好。

    也不知道劉文三每次是怎麼聊的,他次次撈屍我都記得清楚,多少錢是談好的。

    這也不怪我貪財,不管是接陰勘風水,還是看相改家宅,都可能招惹上鬼祟,要麼就是一些心思歹毒的人,我也不可能白乾。

    幹什麼事情都有風險,現在我也不覺得幾十萬多,搞不好命就搭進去了,這是拿命在賺錢。

    思緒之間,車已經進了開陽市的新城區,並且駛入了一個豪華的別墅小區’鳳凰苑’。

    我才知道這餘山出事之前,得有多富貴。

    鳳凰苑是開陽市的頂級別墅小區之一,這裡的房子都是以兩三千萬起步的價格。

    一套房子就兩三千萬,起碼身價上億了!

    很快,到了餘山家門口,這裡是靠近鳳凰苑邊緣的一套獨棟別墅,別墅左側就是一個巨大的水潭,右側則是綠化和院牆,幽靜無比。

    在院牆之外的另一棟別墅,卻在施工。

    這會兒夜已經深了,十點多鐘,周圍都很靜謐,只能夠聽到蟲鳴。

    下車之後,司機去停車場,餘山則是帶著我,劉文山,還有周廠長要往裡走去。

    我沒有動,而是從外看著餘山家的風水。

    雖說這裡沒有依山,但門前傍水,這水潭有活水流淌,並不是死水,再加上宅門生位,預示著財源滾滾。

    整體的別墅修建,也是牆高屋高陽宅正相。

    鳳凰苑修建的時候,應該也找了懂行的風水師設計過,我掃視看了一下週圍能入眼的別墅,也幾乎是相同的修築方式。

    這本不會出問題。

    我眉頭微皺起來,忽而,我的目光落到了圍牆旁邊,瞳孔緊縮了一下。

    在餘山家圍牆之外,是另外一棟別墅,他們那邊也有圍牆,不過明顯看得出來,另一棟別墅的圍牆要高一些,還有一些比較嶄新的跡象。

    我喊了一聲餘山。

    餘山立刻就到了我跟前,問我怎麼了?

    我指著旁邊的圍牆,說了句:“那邊圍牆,一直都是它高過你家的圍牆?”

    餘山搖了搖頭道:“不是,這是它最近修的,那一棟別墅一直空置著,最近主人回來了,搞裝修,也加了圍牆。”

    周廠長小心翼翼的問我:“羅陰婆,有問題?” 我沉默了一下,沒有立刻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接著我的目光,又掃視那加砌圍牆的別墅,然後我推開了餘山和劉文三,往前走去。

    往前走的同時,我的目光也一直沒有離開,盯著那那棟別墅。

    明顯,其他人也安靜了下來,一聲不吭,不敢打擾我。

    我停在了別墅的入屋門口,然後我臉色變了。

    從這個方位上,我能看見另一棟別墅上,有一個煙囪,煙囪不是筆直向上,反倒是還開了一個煙窗,方向都剛好對著餘山的別墅。

    “兇方有煞,圍牆相對,主車禍,血光之災,事業不順,家宅不和!”

    “圍牆相對,低者受壓,逐漸衰敗!”

    我眯著眼睛,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餘先生,我猜的沒錯的話,那煙囪和煙窗,也是那別墅新修的吧?”

    與此同時,我抬起手,指著那煙囪的位置。

    此刻,他們三人也聽到我說前面的話了。

    周廠長的臉色就很難看。

    餘山也是額頭上冷汗直冒,用力點頭!

    “羅陰婆,你意思是,旁邊這人戶想要害餘山?可這無冤無仇的,他為啥要整餘山啊?”周廠長語氣也不太自然,同時更疑惑的問我。

    還沒等我回答,我忽然就看見,那別墅對著我們這邊的窗簾動了動。

    有一個女人的面龐,一閃而逝

    莫名的,我心頭微縮了一下,總覺得剛才那女人應該一直在那裡看著我們?

    只不過我沒看清楚她的長相。

    拉回來思緒,我搖了搖頭說道:“未必無冤無仇,餘先生,我覺得可能不只是這外在的問題,你開門,我們進屋看看吧。”

    餘山趕緊點點頭。

    不過他面色也有點兒不自然,喃喃道:“蓉蓉怎麼沒來開門,往常我回來,她就會先開門的。”

    我心頭微跳,蓉蓉,餘山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