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42章 兵荒之年,死屍千千萬

    我沒有立刻回答劉文三,而是等走到排檔最裡頭的一個獨屋裡頭,才回頭瞅了外面一眼,沉默了一下點點頭。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文三眼中有了幾分凝重和疑惑,並沒有出聲打斷我。

    思索了片刻,我才將當時在顧家發生的鐵牛拉山的事情說了一遍,包括當日我對這頭鐵牛的疑惑,以及顧家人對我的態度。

    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我和李德賢的那些衝突。

    劉文三的神色則是越來越驚詫,最後眼皮狂跳,額頭上也見了汗。

    ”好一個鐵牛拉山入江流!這斷龍之活水,再以鐵牛開山!好恐怖的算計,好龐大的風水局。”

    劉文三長吁了一口氣,盡是感嘆。

    可很快,他的神色卻變成了我從未見過的凝重!

    冷不丁的,他忽然說道:“十六,那你知不知道,那些浮屍來自於什麼地方?”

    我茫然的搖了搖頭,苦笑道:“文三叔,你是陽江上的撈屍人,你都不知道,我又怎麼可能知道?”

    很明顯,劉文三是不可能知道那些屍體來處的。

    否則的話,他也就不會那麼難解決,甚至是差點兒被拖進去江底。

    下一刻,劉文三卻微眯著眼睛,說了一句:“不,你知道,我之前不知道,我現在也知道了。”

    我越聽越懵了,急道:“文三叔,你也就別打啞謎繞關子了,快告訴我吧。”

    說完這句話,我身體就陡然一僵。

    與此同時,劉文三才一字一句的開口道:“你之前一直忽略了,李德賢和你說過的那句話。”

    “他說你分明毀了內陽山的風水位!內陽山下有一眼惡泉,傳聞幾十年前戰亂之時,不知道里頭有多少屍體,被開陽市的大風水師鎮壓在其中!”

    “你文三叔這些年在陽江裡頭撈屍,凶煞的屍體不知道見了多少,也有許多達官顯貴溺水身亡,卻從未見過那麼多穿著軍大衣的屍體,即便是有一兩具,那都是震驚內陽市的大事件。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也一直在疑惑,他們是從哪兒來的,不可能悄無聲息就出現在陽江,通過你剛才的說法,我才明白過來。”

    “他們都是死於幾十年前的戰亂!機緣巧合被你從內陽山下放了出來。”

    劉文三的解釋,如同醍醐灌頂。

    接著劉文三繼續說道:“十六,照你的說法,你是不知道這浮屍將鐵牛頂起來,代表著什麼對吧?” 我趕緊點了點頭。

    接著我又摸出來宅經,翻到了出江龍脈之山緩死之局那一頁,讓劉文三去看。

    劉文三教過我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我卻沒必要在他的面前隱藏,再說我身上有什麼東西,他本身就知道。

    結果劉文三卻擺了擺手道:“可別給你文三叔看這個,文三叔不喝酒,看書都頭暈,再說剛喝了兩杯,多看一眼就得倒下去。”

    “”

    我就有點兒手足無措了,說:“那咋整,我真的不知道這代表什麼”

    劉文三卻又笑了笑:“既然這大風水局是大風水師佈下的,你手頭宅經又有這一篇,鐵牛預示著的東西,上頭肯定是有的。” “現在你不知道,不代表以後也不知道。”

    我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可這鐵牛是我放入江中的,如果不解決掉,再害死人又怎麼辦?”

    劉文三也沉默了。

    他皺眉思索了片刻道:“這事兒,你文三叔會盡量解決的。”

    我這才略有鬆了一小口氣,不過心頭上卻像是壓上了一塊巨石,讓我難以正常的呼吸。

    很快,劉文三直接轉身往外走去。

    我沒心思出去聽他要老郭說什麼了。

    坐下來,就有點兒發呆。

    怔怔的看著宅經上的內容。

    “窮山本為望江龍,枯竭至死更恨江,窮山若佇立百年,江下浮屍萬萬千,若想屠此惡龍去,鐵牛拉山入江流。”

    我眉頭緊縮,目光定格在江下浮屍萬萬千之上。

    我總覺得,這一段話肯定還有深意。

    前者兩句說的是內陽山的情況,後兩句則是怎麼解決之法,中間兩句是對內陽山內的描述,有浮屍萬萬千!

    這其中肯定有誇大成分,現在出來的也就是百多浮屍,不過也足夠恐怖惡寒。

    當時的大風水師,很有可能指的就是我爺爺。

    可這一段話裡頭,我怎麼都感覺不出來,內陽山的風水局是我爺爺設定的。

    反倒是他留下這段話,是想要人破局?

    想到這裡的一瞬間,我身上忽然都是細密的雞皮疙瘩了!

    真要是我想的這樣,我爺爺當時都不能破的風水局,卻讓我去破了?

    那破局之後會發生什麼?

    我心跳愈發的快,走馬觀花一樣的去翻宅經。

    不知不覺間,忽而前面傳來吱呀的輕響。

    獨屋的門竟然關閉了,我下意識抬頭瞥了一眼,關門的是何採兒,她還友好的衝我笑了笑。

    白熾燈的燈光,密閉的小屋,一瞬間周圍安靜到了極點。

    我感覺眼睛都在發熱,應該已經滿是血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還是沒找到想要的內容。

    門忽而被敲響,傳來了劉文三的聲音:“十六,趕緊出來吃飯!天都黑了!”

    我揉了揉眼睛將宅經收起來,晃晃悠悠的出了小屋。

    這會兒天竟然都黑了。

    大排檔生意不錯,幾乎每個桌位都坐滿了人。

    劉文三領著我走到了最外頭的一張桌子坐下,中間支了個涮肉爐子,咕嘟咕嘟的滾著湯水。

    桌上擺著好幾盤切好的鮮羊肉,面前已經打好了料碗。

    我早起和中午就沒吃飯,看書的時候沒反應過來,這會早就飢腸轆轆。

    一股腦將幾盤肉倒下去,涮透了又趕緊撈上來滿滿一碗。

    劉文三也一邊吃肉一邊喝酒。

    我腦袋裡頭也還在尋思宅經裡面的內容。

    吃著吃著,我才覺得不對勁兒。

    抬起頭來,我就發現了這不對勁的來源。

    大排檔裡頭坐著的這些人,雖然也都在吃飯,但是或多或少的,每桌人都有那麼半數人,正看著我和劉文三這一桌。

    我才認出來,這些人好多都是江上的漁民,以及靠著陽江做生意的船上人。

    這一下子,我筷子就落不下去了

    劉文三這是做了什麼?才讓這些漁民和生意人都聚集了過來?他們這看著我們,又是啥意思?

    與此同時,刺目的遠光燈忽然亮了起來。

    片刻之間,就有十幾輛車停在了大排檔外面。

    當頭的一輛,更是停到了我和劉文三的飯桌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