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43章 用我兒來換!

    車燈幾乎在同時關閉。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本來一瞬間的刺目就令我眼睛刺痛,下一刻便漆黑,甚至令我有點兒暴盲的感覺。

    好不容易恢復,卻發現劉文三的面色已經垮了下來。

    他端著酒杯,微眯著眼睛看著那輛車。

    車門打開,下來了不少人,少說也有五六十號。

    最前頭那輛雷克薩斯上,走下來一個年約花甲,穿著薄夾克的老人,花白的頭髮往後梳著,顯得很精神利落,他隨意的伸手,拉過一張椅子坐下。

    我明顯感覺到,自他出來之後,周圍那些漁民,和江裡頭做生意的船上人,都變得緊張了不少。

    這會兒我才發現,這老人身邊還有一個人,不就是那馮屈嗎?馮屈臉上沒什麼表情,他也看了我們兩眼,我不知道其含義。

    “馮志榮,馮碼主,陣仗不小。”劉文三滋了一口酒,平淡的說道。

    我心頭猛地一跳,一下子,我就想起來這馮志榮是誰了。

    以前國內還不發達的時候,內陽市就是一個靠江而活的小城,陽江邊上的碼頭,都是有權有勢的老闆,或是商會修建的。

    最後被一個大財團全部收購麾下,那財團的幕後老闆就是馮志榮。

    在內陽市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他!因為整個陽江的碼頭,都是他馮志榮的!

    在十幾年前上碼頭做工,或者是漁民商船都要給馮志榮繳費。

    車過路有收費站,船下江有馮碼頭!為了維護碼頭的安定,馮志榮手裡頭還養著不少人。

    之後內陽市發展起來了,上頭的出面,花了大價錢從馮志榮手裡頭將碼頭都買了出來。

    他就逐漸淡化在江邊碼頭

    心跳之餘,我才徹底反應過來。

    馮屈家的少爺,竟然就是馮志榮的兒子!

    怪不得劉文三會說,馮大少爺掉進陽江,甭管他在做什麼,都得屁顛兒屁顛兒過來幫忙撈人!馮家的確有這個本事,也有這個資格!

    此刻馮志榮親臨,也說明了一個問題。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文三沒把人撈起來!他才會自己過來!

    帶上這麼多人,其目的不言而喻了

    “這不是我馮某人的牌面,是你陽江撈屍人的,劉文三,開個價碼吧,只要你把我兒子撈上岸。錢,我給的起,不會比任何一家讓你下水的少。”

    馮志榮平靜的說道。

    劉文三剝了幾顆花生扔嘴裡,又夾了一筷子涮肉,沾了沾料,塞嘴裡一大口。

    “十六,吃肉,羊肉老了就柴,不好吃。”

    他壓根不理會馮志榮,這令我背上有點兒冒汗。

    說不怕?幾十號人在這裡杵著呢,以前的馮志榮可是陽江的土皇帝,今天萬一他一衝動,我和劉文三就得倒大黴。

    當然,跟了劉文三這麼久,我也信任他。

    夾起來一塊肉吃了,也顧不得發柴,囫圇嚥了下去。

    劉文三倒是吃的津津有味,油光滿面的,很快一鍋肉沒了,酒也見了底。

    明顯,這會兒的氣氛也變得越來越壓抑。

    那幾十號人都是面露憤怒之色,甚至有人手裡頭都拿出傢伙事兒了!

    馮志榮才說了句:“吃飽了麼?”

    劉文三打了個飽嗝,才說道:“飽是飽了,一半是肉,一半是氣,你馮志榮牌面大過我劉文三,來這幾十號人,想逼我下江?”

    “可我話也給你說清楚了,人,我昨天撈了一夜,撈不起來。”

    “至此後有時間,有機會,我會把你兒子弄上來,但不是現在,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說著,劉文三就站起身來,喊道:“十六,去叫上你採姨,咱們回柳河村休息一段日子。”

    我心跳砰砰的,拔腿就要去喊何採兒。

    馬上就有幾個人圍過來,直接將我們的桌子給圍住了。

    馮志榮神色不變,說道:“今天我兒子必須上岸。不然的話,誰都走不了。”

    劉文三怒極反笑:“呵呵,那還真不知道誰會下水去撈,你可以去找撈屍隊,我劉文三沒那本事。”

    “十六,你也給這馮志榮看看,他想逼你文三叔下水,害你文三叔的命,能活幾天再遭報應?”

    說實在的,害怕之餘,我心裡頭也很不爽。

    馮志榮的確有錢有權,更是有勢力。

    可這算怎麼一回事兒?

    再者說,昨天文三叔已經在江裡頭耗了一晚上,的確人弄不上來,這也不是錢的問題。

    總不能逼著他下去,也死在陽江?!

    我定定的看著馮志榮的臉,可發現什麼意外都看不出來。

    他面相很好,骨相也不差,偏偏還是一副長命百歲的樣子

    我不自然的說道:“文三叔他應該沒啥報應能活挺久”

    這完全也是下意識的話。

    “”劉文三瞪了我一眼。

    也於此同時,馮志榮忽然抬起來了手。

    我心頭一震,下意識的就摸出來了榔頭,真要打起來,我們肯定是打不過,但是我榔頭在手,肯定也得拖上幾個墊背的。

    甚至盯著馮志榮,我還想衝上去,抓住他應該就打不起來了吧?

    思緒只是轉念之間,結果那些人卻沒有動手的樣子。

    反倒是馮屈回頭上了車,從車上抬下來一個木托盤,放到了我和劉文三面前的桌上。

    馮志榮抬手將木托盤上的白布掀開。

    進入視線中的,竟然是一套青麻小褂,一條麻布褲子,以及一串似乎是斷了的繩子。

    其上放著一把滿是鏽蝕痕跡的卜刀。

    木托盤很大,快接近一米了,那卜刀也格外的厚重。

    雖然鏽跡斑駁,但是刀刃依舊鋒利,刀背則是很寬厚。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物件,和劉文三給我差不多模樣的鈴鐺,以及一些桃木釘。

    當時,劉文三的臉色就變了。

    他猛地一下往前兩步,直接到了托盤之前,死死的按著桌子,眼珠子都紅了。

    “這些東西,怎麼在你那裡?”

    很明顯,這些都是撈屍人的物件,只不過,我總覺得看上去,這套傢伙事兒和衣服,要比劉文三的好不少。

    尤其是那一把卜刀,透著一股煞氣。

    劉文三都沒這麼大的刀,不過一把咬在嘴巴上的匕首罷了,而且他給我的鈴鐺也壞了。

    甚至我感覺,劉文三有很多東西不齊全。

    他的確是一個很厲害的撈屍人!

    可和我現在作比較的話,就是他本事很大,懂得很多,可裝備還偏偏不如我這個剛學會接陰的愣頭青。

    撈屍人也是一個很厲害的職業,沒道理就那麼寒酸的幾樣器物。

    一串繩子,一套麻布衣服,一把刀,一個鈴鐺

    劉文三次次下江,都像是赤著胳膊去拼命。

    “有這些東西,你應該就可以下江了吧。”

    馮志榮並沒有回答劉文三的話,依舊是在說下江的問題。

    劉文三依舊保持沉默。

    馮志榮又開口說道:“你今天不是和老郭說了麼,陽江這段日子,不安生了!”

    “整個陽江最好不要下去漁民,也不要下去漁船,更不要有人再去跑水上的生意,避免再死人。”

    “老郭就是一個撈屍隊的隊長,他沒本事辦好這件事,他上頭也沒什麼人可溝通,沒幾個漁民和做生意的會聽他的。”

    “可應該會有人聽我馮志榮的。”

    “我這五十多號人,從今天開始就駐紮在陽江邊上!誰敢下去,就先送他進醫院養著,多少醫藥費我出!船砸了,賠多少錢我給!”

    “劉文三,我就一個要求,我要我兒子上岸!”

    “只要你把我兒子弄上岸,這些東西不但給你用,我還可以直接給你。”

    “我知道你最想要什麼,我要你用我兒子的屍體來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