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54章 江堤之下

    劉文三和陳瞎子完全不同,他有時候很容易衝動。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陳瞎子則是在關鍵的時刻會不要命。

    他們兩人,無論是誰露出那副跡象,都絕不是一件好處理的事兒

    尤其是此刻陽江的情況,萬一劉文三衝動之下要下江。

    那不就是找死嗎?!

    我話音剛落。

    劉文三卻定定看著江中死倒。

    那一瞬間,他的目光變得銳利無比。

    “十六,你有幾分把握?”劉文三又忽然問我。

    我心跳砰砰的加速起來,馬上搖了搖頭:“文三叔,我得下江看過之後才知道怎麼辦,現在還沒多少把握,也明顯不是下江的好時候。”

    “這江煞都被驚了,得等他們散了才行。”我趕緊解釋起來。

    劉文三卻忽然笑了笑,說道:“不用等它們散,這也是一個下江的機會。”

    我詫異,皺眉說怎麼可能是好機會?上一次滿江死倒聚集,都先寫讓他交代在陽江裡頭。

    劉文三才和我解釋,告訴我上一次江煞被驚,是因為他用屍油驚,死倒想要上船,求他伸冤。

    而這一次,是剛才那兩個不人不鬼的東西給驚的。

    它們想要的,也是那兩個東西,此刻的陽江反倒是會很安全。

    當然,除卻那兩個東西墜江的位置。

    劉文三指了指,以做示意。

    此刻,那一處水面已經分外森然恐怖了。

    月光之下,那一處江水下幾乎完全被頭髮密集的填滿。

    再往下亦然不知道有多少死倒!

    有沒有浮屍沉屍!

    何採兒也停頓在碼頭下面,她咬著唇,手抓著兩側的衣服,死死的看著劉文三。

    劉文三衝著她笑了笑,又撿起來地上的鍘鬼刀,在碼頭邊磨了磨刀口,說道:“要是我能把咱兒子帶上來,說好了,再生一個!不管兒女,咱們都好好帶!”

    何採兒沒有說話。

    只是眼淚徹底的斷了線,成了珠簾。

    “十六,文三叔這一次,可就指望你了!“ 緊跟著,劉文三也喊了我一聲,就朝著江堤大壩那頭走去。

    我回過神來,揉了揉之前被砸的發麻的胳膊。

    此刻雖然好了幾分,有知覺了,但是我腦袋還有點兒發懵。

    剛才吃那一棍子,還是沒完全緩過來。

    不過我也想明白了。

    劉文三應該不會胡說,這一次江煞被驚,滿江死倒被另外的東西吸引了注意力,或許還真的是個好機會!

    陰差陽錯的天賜良機!

    我們兩人下江,不會有其他的阻礙,只要能客服水漩問題,就能到達江堤之下。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一來是劉文三曾經下去過,二來是我對著水漩有了實際的認知,它的危險性其實並不大。

    回到了大壩之上,再一次到了剛才那位置。

    何採兒也跟在我和劉文三身後上來了。

    劉文三則是問我要咋辦?

    說這話的同時,他低頭看著我剛才畫出來的那個馬蹄形大壩圖案。

    我深吸了一口氣,思緒也徹底的迴轉過來。

    此刻既然要下江!我們就要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以及應變之策。

    沉思了片刻,我就直接開口道:“陽江為小幹龍,這陽江大壩為支水界割,又叫幹水成垣,起到治理陽江目的,同時又將龍氣聚集,形成了給內陽市使用的大風水局!”

    “這些水漩,尋常人看似是淘沙之深坑,實際上,卻是大壩之下的玄機!”

    我說話的同時,劉文三的眼中也開始明亮起來。

    他也並沒有出聲打斷我。

    當然,何採兒明顯是聽不明白,眼中只有茫然。

    我繼續說道:“界水止來龍,文三叔你應該聽過吧?”

    “內陽市有這樣的風水局,得到了陽江的龍氣,又有平緩的江水灌溉農業,發展極快,卻也不能夠將整條龍脈截斷在此。大壩便有放水之用,當上遊陽江過滿,或者是洪澇之時,以大壩洩洪。”

    “在此之間也不能夠讓整個下游斷流,大壩不同於小壩可以隨時開閘,所以在這江堤大壩之下,一定有一個循環的水流,將陽江干龍分成數個細小支流,一部分從大壩下方流出,另一部分則是進入下游的各個水渠,灌溉農田。”

    “這些水漩,便是那些水流在分流時候形成!文三叔,你兒子被鎮壓在江堤大壩之下,實際上應該是他被卡在了某個細小支流的洩口!”

    “我這樣解釋,你能聽明白麼?”一口氣,我不但將之前的猜測全部說出來了。

    還有我此刻對於宅經這部分內容的理解,也全部利用陽江大壩敘述了一遍。

    劉文三眼中從剛才的明亮,變成了此刻的震驚,他深深的盯著我,然後長吁了一口氣。

    “這些東西太深奧,你文三叔聽不明白全部,總歸就是,這江堤大壩是很好的風水局,而我兒子,被卡在這風水局的某個位置?”

    我重重的點頭:“可以這麼理解!”

    沉凝了一下,我又繼續說道:“如果它沒有被卡住的話,就可能是去了下游的某個地方,又或者是某個水渠內。”

    “文三叔,這我也不能保證,得等下去看了,如果你兒子不在的話,我們就要去陽江下游找了,恐怕那樣就會很麻煩。”

    我也將可能的結果告訴了劉文三。

    劉文三搖了搖頭,他略有幾分沙啞的說道:“苦兒還在那裡,下去了,你就知道了。”

    話音落下,劉文三就開始將繩子拆開,從胸前開始捆綁,一直在後背的位置有繩結。

    緊跟著,何採兒也用她帶來的繩子幫我綁起來。

    劉文三叮囑我,下水之後,就不要善做主張,要跟著他行動。

    他要是走,那就必須走,不能夠去冒險!

    聽他此刻的語氣,我心中更是鬆了半口氣,他不會衝動用事,那就太好了!

    十餘分鐘後,我們才做好所有的準備。

    之前何採兒是去找馮家人要氧氣瓶,此刻那些東西,也放在一旁。

    他們當時顧著找我,也沒有拿走。

    我將氧氣瓶帶上,劉文三則是拍了拍我肩膀,他就翻身上了欄杆,頭朝前,雙臂前屈,一個猛子扎進了江水之中。

    我也學著相同的動作跳江!

    臨頭的時候,我下意識的抬頭,鬼使神差的看向了前方的位置。

    約莫幾十米外,那鐵牛竟然已經抬起來了一個牛頭。

    鏽跡斑駁的鐵鏽在月光下,透著一股紅意。

    它好像真的要浮起來了一樣!

    我心頭略有幾分不安。

    不過也已經啪的一下,扎進了江水中!

    我們跳江的位置,剛好就是一個水漩所在!

    有過上一次的經驗,再加上這一次的心理準備,我沒有完全抵抗,便幾乎沒有受到什麼壓力。

    劉文三在我前方一些,已經下沉了幾米。

    我將腦子裡面的所有思緒,全部都壓抑了下去。

    此刻,最重要的就是江堤大壩之下!

    有水漩的自然拉扯力在,我和劉文三快速的朝著江底沉去!

    幾分鐘之後,身上的繩子,忽然傳來一股緊繃感。

    因為繩子是在背部吊著,直接就拉扯住了我們沒有繼續往前

    那股推力拉扯,就顯得很明顯了!

    而我,卻被眼前的一幕震驚到了極致!

    在我和劉文三的眼前,是一堵無比厚重,巨大的牆!

    這就是陽江大壩水下的部分!

    這牆體,是有兩個部分組成!

    上面一部分,是可以打開的閘門,這閘門之大,若非是我看見了,也難以想象,要什麼樣的力量可以將其推開!

    而下面一部分,則是大壩的基腳!

    整個大壩採用的礦石,在水中竟然有淡淡的熒光,所以讓我們的視覺沒有受到半分干擾。

    基腳之處,也是岩石壘砌,嚴密無縫。

    在某些特殊的位置,則是開鑿出來了孔洞。

    水漩,就是朝著那孔洞而去!此刻在我們的目光之中,形成了一道道清晰可見的卷形!

    我心頭猛然跳動了兩下,若非我們身上的繩子,恐怕已經被吸扯了下去!而且無法反抗!

    與此同時,劉文三卻指向了一個位置。

    我的目光投了過去。

    看見的一幕,令我心頭大震!

    在其中一個孔洞之上,有一把卜刀!

    卜刀深深刺入了孔洞邊緣的岩石!

    而在其之上,則是一具男童的屍體!

    男童身上也穿著一件青麻小褂,明顯是量身做的。

    卜刀在穿透岩石的同時,也粗傳了那青麻小褂,將男童的屍體掛在了孔洞的邊緣!

    他並沒有半分腐爛,皮膚泛著青色,似乎也透著幾分熒光似的。

    一雙睜著的眼睛,空洞無比的看著前方。

    我側眼看了一眼劉文三,他眼睛很紅,死死的盯著,卻沒有其他什麼動作

    心砰砰砰的在嗓子眼裡跳動,我開始仔細的看那些孔洞的佈局方位!

    水為龍脈,陽江為小幹龍,乃是大幹龍天塹江和懸河這兩條母親河的支流。

    這些孔洞,以及這個大壩,就將陽江分成了枝龍!

    在風水上就是,大幹龍化小幹龍,再化大枝龍與小枝龍。”

    可以理解成,這就是一顆樹,最粗壯的地方是樹幹,也就是大幹龍。

    在往上的主要樹杈,是小幹龍。

    之後的枝丫,有大有小,各自區分。

    這些孔洞的分流也是意在此處。

    至於它們會從這孔洞流向大壩之後的何處,本身是並無定義的。

    如果非要強求一個定義,那這孔洞暗合八卦之向。

    我摸出來了身上的身上的定羅盤,緊緊的握住,不敢鬆開。

    低頭定定的看著內側八卦的一圈,我心中思索,文三叔的兒子叫苦兒。

    苦為草頭,草頭屬於巽,巽在五行之中又是屬木!

    若是他的屍體被衝入了孔洞之中,最後被衝出來的位置,應該就是巽卦所指的地方。

    當然,劉文三他們不懂這些,更不知道被衝下江堤之後會去那裡,自然才會用卜刀在最後關頭攔住屍體!

    如果不是他將屍體攔住的話,恐怕此刻早已經不知去向。

    正當我思索之間,劉文三卻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回頭朝著上方游去。

    我一下子被打斷了思緒,想要掙脫他!

    劉文三卻瞪了我一眼,先是指了指他的胸口,又是指了指繩子。

    我這才反應過來,他應該憋氣到了極限了。

    而拉著我們的繩子,竟然也有了斷裂的徵兆

    隱隱約約在上方,似乎有什麼陰影,趴在我們的繩子上

    甚至我感覺到一股微顫的晃動,就像是釣魚的時候,有魚上鉤,那種微顫的手感!

    我想說話嘴巴里頭卻鼓起來一連串的水泡,又趕緊閉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