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61章 白蟻穿墳,白虎偷屍

    我沉凝了一下。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對我本身來說,我並不喜歡欠人情。

    馮志榮是個人精,他那句話說的也很沒錯。

    生意人無利不起早,如果不是我和劉文三有用處,他恐怕也不會讓手下的人這麼幫我們。

    “馮家主,你要我辦什麼事兒?關於我爺爺的陰術,我只是懂一些皮毛,未必能幫你做好。”

    我也實話實說,並且我也決定,如果馮志榮讓我做的事情,危險係數太大,我也沒有把握的話,還是得暫時拒絕,以後再還他人情。

    馮志榮眯著眼睛笑了笑,說道:“幫我馮家遷祖墳,點陰宅,讓我馮家的家業再昌盛百年!”

    “這些年來內陽市發展的很快,十幾年前這陽江碼頭就用不上我馮志榮了,我賣了碼頭,收攏生意,投資了不少實業,不過家族只能夠維持下去,也難免虧損,實力已經大不如前。”

    “我想要馮家再昌盛一次!當年若非我找到你爺爺的時候,他的確說明了時日無多,不能幫我,現在馮家早已經改了家族陰宅。”

    “也側面說明了,不是他不能幫!羅十六,我也相信你有這個本事。”

    馮志榮更是目光灼灼的看著我。

    我愣了一下。

    這倒並不是什麼有危險和麻煩的事情。

    只是點陰宅,不過是花費一些時間罷了。

    宅經之中最多的就是陰宅佈局,像是陳瞎子想要的朝陽宅,

    也就是陰宅的一種,全稱是祭鬼朝陽宅十屋十法!

    包括他現在的屋子陰葫宅,也是陰宅。

    陰宅雖然有一個宅字,但並不是說那就是房屋。

    古語有言:“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樹不封,喪期無數。”

    之後隨著時代變遷,開始有墳,墓,丘,冢,陵,這些以一個統稱,那就是陰宅!

    我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馮家主這件事我能做,可我在點墓看穴的本事上,還遠遠不如我爺爺,我實踐過的次數也不錯,只能夠盡力幫你點好。” 馮志榮卻眼前一亮,他臉上盡是笑容。

    “羅十六,你太謙遜了,不過年輕人,也就要謙遜,才能愈發有本事!”

    我不知道咋接話才好,馮志榮這兩句話都快把我誇得沒邊兒。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猶豫了一下,我才說道:“馮家主,對於你想要的遷址處,你有想法了麼?你還得帶我去看看原先馮家的祖墳處,我才能夠看看能不能遷,應該怎麼遷。”

    馮志榮連連點頭:“這肯定是要看的,具體的安葬處我不敢貿然定,不過這些年,馮家也買下來了幾塊風水不錯的寶地,看你先看馮家的祖墳,還是先看寶地?”

    我沉凝片刻,道:“先看祖墳,再去選遷墳修築陰宅之所。”

    尋常時候葬人,有許多的規矩和避諱。

    在讀宅經之前我並不瞭解,在這之後我卻清楚了不少。

    葬者之乘生氣也,生氣指的就是龍氣。

    只要選中吉壤,再改遷遺骨,也就不用避諱當時死者的死亡時間。

    只需要未來葬人之時卡準時間在下葬即可。

    古代帝王修建陵寢,曾有一些停棺三年五載,或者是先葬一處,再遷一次,也就是這個原因。

    也是陰宅最重要的兩個要求,吉壤和吉時!

    我思索之間,馮志榮也帶著我離開馮家,上了一輛車,朝著馮家祖墳而去。

    這會兒是十一點鐘左右,城區內也開始有些堵車。

    堪堪在十一點五十多的時候,車才停在了城北郊區外的一處私人墓園外。

    馮家有錢,再加上也不是馮志榮這一代,讓馮家發展成了土皇帝的,先人的積累也佔據了大比重。

    祖墳早在幾十年前就初具規模,甚至還有專人看守墓園的大門。

    下車之後,馮志榮才忽然說道:“羅十六,我聽說你也會看面相,對吧?”

    “呃,略懂一點。”我如實回答。

    馮志榮目光灼灼,忽然說了句:“那你現在幫我看一眼,我是否還能有子嗣?”

    “這” 我完全沒想到馮志榮會突然在祖墳墓園之前說這話。

    這本身也不是一件麻煩事,很好解決。

    “馮家主你抬頭,我看看你的陰鷙宮。”我直接開口道。

    馮志榮愣了一下。

    我指了指我眼睛下方,臥蠶的位置,然後說道:“陰鷙宮也是子女宮,在此處。”

    馮志榮這才仰起頭來。

    我眉頭微皺的看著他陰鷙宮的位置,瞳孔微微緊縮了一下。

    馮志榮的陰鷙宮,雖然不算豐滿,但是也無晦暗,不應該是絕嗣之相。

    我深吸了一口氣,問道:“馮家主,你只有馮大少爺這一個獨子?”

    馮志榮嗯了一聲,聲音有幾分低落。

    我眉頭皺的更緊了,又仔細的看了看,然後說道:“陰鷙宮若是乾癟無肉,或者是目露兇光,凸起不平,就是難求子嗣,早夭,後繼無人的絕戶相。”

    “馮家主你的陰鷙宮很正常,不可能絕後。” 馮志榮臉上卻有了幾分喜色,道:“你的意思,就是我還能生出來孩子?這不是一件好事嗎?有什麼問題?”

    我輕嘆了一聲,卻也沒有隱瞞馮志榮,說道:“老年喪子,一般在面相上早有體現,命是天定的,你命中的確還會有子嗣,絕不會馮家絕後,但是,這馮大少爺,也並無中亡之命。”

    “馮家主你不只是陰鷙宮正常,奸門部位也是豐滿,兩眼也是修長如柳葉,嘴唇也是光亮毫無紋路。這所有的面相都說明,馮大少爺不會早衰,甚至還是貴子!”

    “再看馮家主你兩頰光亮,顴骨不高,唇厚,並非刻薄之人,這些年在內陽市,也沒有過馮家作惡的事情,反倒是聽過一些慈善。”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馮家積德積福,馮家主你面相也是利獨子,馮大少爺的死,恐怕不只是一個簡單的意外。”

    “如果有人盯著馮家,盯著你的話,恐怕還需要注意,即便是以後有子嗣,也要小心謹慎。”我語速很快,並且說的也很仔細篤定。

    既然我給馮志榮看了面相,就要負責到底。

    這也是因果關聯,如果我知道有問題,反倒是不說,馮志榮以後絕後了,我也要受到一些影響。

    我說完之後,馮志榮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他不只是神色垮了下來,眼中更是驚怒不止。

    甚至於整個身體都在微微的顫抖。

    “竟然有人這麼歹毒,算計我,讓我馮志榮絕後?” “羅十羅先生,我會小心的,多謝提醒了。”

    馮志榮已經改了稱呼,不再叫我的名字,反而帶上了先生的字樣。

    很快進了墓園內,大致都能看到馮家族人的墳,都是灰色的磚石壘砌,有的特殊的用黑磚,還有一些修成了圓頂包狀。

    很快,我的目中就看到一座墳。

    這應該是新墳,在墓園的邊緣處,墓碑也比較簡單。

    其上有幾個字眼:“馮祥樓之妻,王馮氏之墓,生於丁卯年辛亥月辛巳日午時,兔屬。猝於丁酉年戊申月乙未日子時。”

    我瞳孔緊縮了一下。

    不只是這墓是馮大少爺老婆的,還是因為,他死之前兩個月,老婆竟然已經先去世了

    除此之外,更是因為我看到她老婆的墓碑前頭,竟然有幾隻白蟻在爬動

    當時我臉色就變了,迅速的拿出來了定羅盤,低頭看這山的方位!

    下一刻,我的額頭上就冒出來了大汗!

    豆大的汗水順著臉頰直流而下!

    “羅先生,有什麼問題?”

    “這山,在二十四山向之中是巳山,今年是丁酉年,丁酉年亡人,忌葬癸丁壬丙巳亥!否則白虎偷屍!”

    “馮家主,難道你們葬人,也不找白事先生看?”

    馮志榮的臉色當時也就變了,他眼中也有幾分不安,道:“這怎麼可能?馮家族人去世葬祖墳,肯定也會找先生看的。” “我馮家的家業,也不會隨便找人。”

    我眉頭緊皺,繼續問道:“是白事兒張說的葬這裡?”

    “馮大少爺也葬在此處了?”因為之前白事兒張就給馮祥樓操辦喪事,我才會直接這樣問。

    馮志榮卻搖了搖頭,說他兒子沒葬在祖墳裡頭,因為白事張給了很多說辭。

    具體這些他也聽不明白,本身是打算找李德賢問問,再做後續的處理。

    現在有我在這裡,應該問我也準沒錯,再加上馮家要遷陰宅祖墳,也可以等之後再給他兒子遷墳。

    馮志榮也沒有停頓,繼續說道,他兒媳婦出事的時候,就是找的李德賢看的時日下葬。

    李德賢也是內陽市比較有名望的風水師,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只不過這兩天李德賢不在內陽市,再加上他兒子死的突然,等不得,才退而求其次,找的白事兒張。

    我臉色再一次變了。

    李德賢沒問題?!

    李德賢的問題,可大了去了!

    作者有話說

    今天都是大章節,字數多到一批,已經發了約等於四更量的內容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