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66章 狸老成精

    我頭皮也發麻了起來,脊樑骨一直在竄起來寒意。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馮保臉色也變了變,不過,他是目露兇光,厲聲喊了句:“哪兒來的老太太!誰讓你進馮家墓園的?!”

    我用力拉了一把馮保,低喝了一聲:“別多搭理她!你看她,哪兒是個老太太?”

    說話間,我也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刺痛的感覺讓我陡然清醒了一些。

    果然,視線之中,那老太太本身站著的位置,立著一個老白狸子。

    它眼睛無比奸猾,又大又黑。

    光禿禿的頭頂,露出來的是灰粉混雜的毛皮。

    毛茸茸的臉上,掉下來兩側的肉,詭異陰森!

    簌簌聲響起,剛才被馮保砸了一拳頭的黑影竄到了老白狸子的肩膀上。

    這赫然是一隻小黑狸子,衝著我和馮保齜牙咧嘴,模樣兇惡至極。

    馮保也是哆嗦了一下,一米八的大漢也發了憷。

    “見鬼了羅先生這是成了精的老狸子啊,都能蒙人眼睛了”

    “別搭理它,我們走”

    我也不知道怎麼對付這老白狸子。

    不但沒有經驗,之前它迷住我和劉文三的眼睛,更讓我很後怕。

    這會兒它出現,是巧合,還是和李德賢有關?

    上次劉文三都拉著我轉身走,我更不敢多停留了。

    只不過剛轉了身,我卻發現馮保沒有動了。

    他整個人都呆滯下來似的,定定的看著老白狸子。

    那老白狸子也沒笑了,那張毛茸茸的臉上,頗有種冰冷陰翳的情緒。

    忽然,馮保卻往前走了兩步。

    他的目光已經完全空洞,就像是失去神志了一樣。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登時就更慌神。

    此刻馮保不就是之前我和劉文三那樣?

    我趕緊去抓馮保的胳膊,低吼一聲讓他清醒清醒。

    結果馮保竟然沒有理會我,反倒是朝著老狸子走過去了

    我面色大變。

    本來我們離著老狸子並不是多遠。

    轉眼,馮保都快走到它前頭!

    老狸子背上的小黑狸子來回跳躥,兇惡的朝著我齜牙,接著又看馮保,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嗅到了魚腥味的貓一樣。

    我也反應過來,這小狸子分明是那死掉的黑狸子生出來的。

    老狸子抬起了一條腿,舔舐了兩下爪子,那明晃晃的爪子,更是森然。

    莫名的,我就想起來當時那懷孕的母狸子肚皮被劃開的一幕。

    我也不敢停頓了,猛的去追馮保。

    頃刻間我到了他的身邊,幾乎是大吼了一聲:“馮保你清醒清醒!這鬼東西想要你命!” 結果馮保卻猛地搡了我一把,我趔趄一下就摔翻在了地上,更是疼的齜牙咧嘴的。

    這檔口,馮保已經走到了老狸子面前了。

    他忽然砰的一下跪了下去。

    馮保太高,老狸子站起來都只能到他小腿,他跪下之後,就剛好齊肚皮腰間了。

    老狸子抬起前腿,尖銳的指甲眼看就要刺下去。

    我急的滿頭大汗。

    再顧不得其他,直接摸出來了榔頭,猛地朝著老狸子砸了過去!

    我速度極快,呼哧一聲,老狸子則是變得猙獰扭曲,朝著我尖銳的叫了一聲,伴隨著咴兒咴兒的聲音,別提有多滲人了。

    當然,呼嘯的榔頭,也打斷了她對馮保下毒手。

    她迅速躲閃開來,卻並沒有逃走,反倒是朝著我奔來!

    我心頭惡寒,當然我也沒躲。

    人就兩條腿,哪兒能有狸子跑得快?把後背留給老狸子,不也是找死麼?

    一手攥緊了鐵釘,另一手則是掏出來了接陰的匕首。

    我嚴陣以待!

    眼瞅著老狸子就要到了近前,我揮起鐵釘扎去!同時也準備著匕首,扎不中我還能防身。

    也就在此時,小腿的位置卻傳來一陣劇痛!

    我慘叫一聲。

    痛得當時就亂了陣腳。

    低頭一看,那小黑狸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竄到了我的腳下,它抱著我的小腿狠狠咬了一口!

    腿上已經是鮮血淋漓。

    餘光之中白影子一閃而過。

    老狸子直接跳到了我的肩膀上。

    那一瞬間,我和它的眼珠子對視了!

    下一刻,我就覺得渾身都僵硬麻痺下來

    呆呆的看著老狸子,我意識明明很清醒,可我還是不能動彈。

    有一種怪異的味道,像是屍臭,又不知道是混合了其他什麼怪味,有一股靡靡的香氣,從老狸子的鼻子裡面噴出來,我全都吸了進去。

    腦子裡面就開始有種昏昏沉沉的感覺。

    晃眼間,又感覺老狸子成了老太太,正陰森的看著我笑。

    腹部忽然傳來一陣幽幽的涼意。

    我心裡頭一陣驚懼,極力想要抬起頭。

    可用盡了力氣,我也只能微微挪動一點點腦袋,勉強看見了肚皮上,我衣服都被弄爛弄開了。

    那黑漆漆的小狸子在我肚皮上用爪子劃拉。

    絲絲刺痛的感覺傳來,還有幾分溫熱。

    我更是覺得惡寒。

    眼瞅著老狸子也要衝著我下爪子。

    頓時,我心裡頭就涼了半截。

    艱難的想要喊出來救命

    可是我都做不到,只能嘴巴微微的顫動。

    肚皮上忽而一陣強烈的刺痛

    我還以為自己完了,要喪命在這畜生手裡頭!

    忽然砰的一聲悶響。

    這聲音來的格外的急促,我視線卻像是放慢了似的,只看到一個榔頭砸中了老狸子的腦袋。

    老狸子的頭就像是西瓜似的塌陷下去一大塊。

    它的身體也忽然一下子被那慣性帶著飛了出去。

    那小黑狸子則是尖銳的慘叫了一聲,朝著老狸子撲去。

    我總算感覺稍微恢復了一些知覺和控制力。

    還沒等我爬起來,就忽然被一雙大手攙扶住了。

    “羅先生你沒事吧?”馮保顫巍巍的聲音響起,我才看清楚他的臉。

    煞白無血,額頭上大片都是汗水,青筋也在瘋狂的跳動。

    我喘息了兩聲,被扶起來站穩之後,低頭瞅了瞅肚子。

    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細小的劃痕,還有一個血洞正在往外冒血。

    馮保趕緊拿出來紙給我,我捂住了傷口擦拭了一下,還好血洞只是穿破了皮,雖然疼,但沒什麼大危險。

    不敢停頓,我朝著老狸子快步而去。

    那小狸子則是炸毛了,弓起背,威脅的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