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71章 風水的博弈

    可讓我心裡面更苦澀的是,我媽卻並沒有停留,而是再一次沉入了水下。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淒冷的月光照耀在江面上,旁側的巨大坑洞,留給我的只有觸目驚心和瘡痍。

    “媽”

    我顫巍巍的喊了一聲,艱難的從地面站了起來。

    心裡頭很苦,很難受。

    為什麼我媽這些年能跟著我可面對面了,卻不願意見我?

    難道是因為,她不是人,害怕嚇到我?

    還是有其他什麼原因?

    一瞬間,我腦子裡面被複雜的思緒給填滿。

    我很不甘心,還想要喊她回來!

    還沒等我開口,剛平靜下去的水面,忽而又顫動了起來。

    讓我面色大變的是,漂浮上來的,竟然是陳瞎子和狼獒!

    此刻陳瞎子已經失去了意識,他左手還是夾著他孫兒陳遠歸,右手則是夾著他女兒清兒。

    再看狼獒,則是咬著陳瞎子的肩膀沒鬆開。

    雖然說傷口已經見了血,但憑藉狼獒的力量,一口完全能咬掉了骨肉,它是在救陳瞎子!

    不過,狼獒現在明顯也奄奄一息了,勉強鬆開了口。

    將它們託上岸的,分明就是我媽!

    我媽還是那一個頭浮出水面,就在陳瞎子和狼獒的後面

    她緩慢的朝著岸邊來。

    我趕緊伸出手去拉!將陳瞎子和狼獒拽了上來!

    當然,也全憑了她在後面幫忙否則的話,我哪兒有力氣能拉得動他們。

    片刻後,陳瞎子躺在岸上。

    狼獒低噎的嗚了一聲,看了我媽一眼,低著頭似乎是在表示感謝。

    “救他。”我媽的聲音,帶著一絲空洞。

    我趕緊去按壓陳瞎子的胸口。

    他吐出來好多的江水!

    “得報警去醫院搶救才行”我慌張哆嗦的說道。

    只不過身側卻只剩下江水拍打岸邊的聲音。

    我回過頭去。

    江邊空空如也,我媽已經不見了

    “媽謝謝”我深吸了一口氣,心頭盡是感激。

    她並沒有直接走,還救了陳瞎子和狼獒的命!

    我也想清楚了,我不應該去強求她!

    等到陳瞎子和我回家,開始送她離開,我遲早會和她見面。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快速的摸出來手機,早就浸水,壞的不能再壞。

    我又趕緊去給陳瞎子按壓胸口,他又吐出來不少江水。

    似乎他手指顫動了一下,眼皮也動了動。

    狼獒在旁邊嗚咽,猩紅的眼珠子裡頭,似乎也有水跡。

    我就不知道到底是江水還是它的眼淚了。

    狼獒也會有眼淚的麼?

    壓下煩亂的思緒,我已經準備給陳瞎子做人工呼吸了!

    手頭沒有電話,沒辦法叫救護車,陳瞎子的生命體徵又太弱,我怕我去找人的過程中他就喪了命。

    也就在這時,忽然遠處傳來了喊聲:“羅先生!” 這聲音有點兒惶恐,更是帶著驚喜。

    我抬起頭看過去。

    跑過來的,不正是馮志榮嗎?!

    他身後還跟著不少馮家的人,也朝著我們跑過來。

    很快,馮志榮就到了我跟前,他此刻也狼狽無比,可比起我和陳瞎子來,就要好了太多了。

    “馮家主,你沒事就太好了。” 我心頭又鬆了口氣。

    馮志榮出來的及時,沒出什麼問題。

    本來我和陳瞎子也應該能逃出來,結果卻被李德賢下了套,將清兒和陳遠歸綁在屋簷上。

    他這是打定了注意,要我和陳瞎子的命!

    馮志榮面色有些慘然,他眼中也都是後怕:“羅先生我以為你們上不來了這太匪夷所思也太恐怖了”

    “我們馮家摺進去恐怕七八十人都沒救了。”

    聽他說到這個數字,讓我心裡頭又是一陣壓抑。

    “馮家主,先報警,陳叔還沒脫離危險。”

    我催促了一聲,在馮志榮身邊的竟然是馮屈,他馬上就開始打電話。

    其餘的馮家人,每個都是心有餘悸的表情。

    “救護車馬上就來”馮屈的話音落下,我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此刻,我也抬起頭來,定定的看著正面江中的位置。

    那裡有一條客輪,燈光通亮!

    隱隱約約能看見,客輪的甲板上是站著人的。

    只不過這裡距離的太遠,看不清楚是什麼人。

    我摸出來手機,浸水還在不停的滲水出來。

    我微眯著眼睛,眼中也冰冷了下來。

    差一點,我就折在李德賢手裡了

    不!不是差一點!

    如果沒有我媽的話,此刻我和陳瞎子,包括狼獒,都成了江下的沉屍。

    李德賢的手段毒辣而且狠厲,我必須要萬分小心,才能夠防備。

    但凡有機會,我也必須要讓他承受後果!

    否則的話,他必定會在我背後使壞!

    “馮家主,你們還能找到李德賢的更多的信息嗎?他是哪兒的人,住在什麼地方?”我聲音沙啞的問道。

    馮志榮也反映了過來,他恨恨的看著江上的客輪,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會傾盡馮家所有資源去找的。”

    也就在這時,忽然有個人上前,衝著馮志榮耳邊說了幾句話。

    馮志榮身體顫抖了一下,他眼睛紅了幾分。

    我馬上就問他又發生什麼了?

    馮志榮面色略有幾分慘然。

    “族裡面又死了幾個小輩,我的老母也忽然重病,眼瞅著快不行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鄭重的說道:“白虎偷屍穴造成的後果,雖然屍體挖出來,暫時鎮住沒有化煞,但是他們對馮家造成的氣運壓制還在,必須要趕緊去改風水局,將你兒媳王小燕和侄兒林銘鎮入龍脈穴眼之中,馮家才會停止出事。”

    “等救護車來,送陳叔走,我們就去城外那座山!”

    馮志榮眼中有幾分擔憂:“羅先生,你的身體不會有問題麼?” 我沉默,然後回答:“人命關天。”

    此刻我已經很疲憊,很想倒下,身上更是各處都在疼痛,可我現在倒下去,那我和李德賢的博弈,我就輸了!

    雖然還沒有和他碰面,但現在我救馮家,他害馮家,就已經是在風水之上博弈!

    馮家連續死人,在顧家我險些喪命,李德賢已經對我壓制了一次又一次。

    我一旦倒下去,管不了馮家,恐怕馮家就過不了夜。

    至此之後,我要遭受的報應也不會少,再面對李德賢的時候,也自然有了怯意。

    所以現在,我決不能退!

    約莫等了十餘分鐘,救護車終於來了,他們將陳瞎子帶上去之後,我告訴馮志榮要派人看好陳遠歸和清兒的屍體。

    狼獒低聲嗚咽了一下,忽然朝著我身邊走來。

    它用腦袋頂了頂我的手。

    我怔住,不自然道:“你要跟我一起去。” 狼獒舔了一下我的手背。

    我心頭狂跳,心中莫名又有了幾分穩定。

    馮志榮也安排好了人,並且他命令很重,要用命去保護兩具屍體。

    也派人去隨時守著陳瞎子,不會讓他出事。

    之後我們才上了其他的車,朝著城外趕去。

    在這過程中,江上的那艘船,早已經遠離了。

    我也趕緊摸出來了羅盤。

    好在定羅盤浸水了,也沒有損壞。

    夜晚路上沒多少車,在馮志榮的催促下,車速幾乎狂飆。

    平時花費一小時才到的城外,竟然半個小時就到了!

    我們下了車之後,狼獒就忽然長嚎了一聲。

    此刻我頭皮也有幾分發麻,站在山頭之前的國道公路上。

    霧氣斑斑點點

    在霧氣之下,卻隱隱約約看不清山勢的模樣。

    “羅先生這山上,會有問題麼?李德賢會不會在這裡搞什麼鬼?”馮志榮忽然不安的說了一句。

    我搖了搖頭,微眯著眼睛道:“大小明堂連縱,這裡是龍脈,還是穴口生氣透出之地,他搞不了鬼。”

    話音落下,那些霧氣之中,忽然隱隱約約有了人影

    路邊本就是荒地灌木,有人影之後就顯得格外的恐怖。

    或是在灌木下頭,趴著一個人,定定的看著我們。

    或者乾脆是路埂旁邊,蹲坐著面色拉胯蒼白的人,眼中都是死寂。

    甚至還有一些,似乎很猶豫,想要朝著我們走過來似的!

    我臉色也變了這不應該啊!

    這怎麼出來了陳瞎子開陰路的那一番樣子,我們身邊也沒有死人

    想到這裡,我臉色忽然勃然大變!

    ”馮家主,你是不是讓人把你兒媳的屍骨,還有你侄兒的屍體,現在就帶來了!?”

    作者有話說

    七貓安卓版可以打賞作者羅某人想恰飯

    求一波打賞十個催更符就加一張。從這個點之後的催更符我可以在後臺看到

    那個爆更撒花也加一張,總之湊夠就加。

    湊夠五十就加更一次作者能拿到25。

    各位看客老爺,有錢的捧個錢場,不樂意打賞的點下催更,也是非常大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