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81章 回村之前!

    李老關卻一副無比茫然的看著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還是搖了搖頭:“我想不通,活葬父母,還能咋樣讓子孫後代好?”

    “也沒聽說他狗日的李德賢有過一兒半女,以後他良心過得去?”

    馮屈,馮軍,馮保三人,也都是略有幾分緊張迷茫的看著我,明顯是在等我解惑。

    我沉默了片刻,輕嘆了一口氣道:”葬者,乘生氣也,其意思便是平地之中生氣散開,龍脈之中,生氣凝聚,山壠或者支頂,都是匯聚之處,其餘地方便是各處的穴眼,這些地方都是吉穴。葬在此處,就承了生氣,古人求的羽化登仙,也就是這個意思。“

    ”只不過尋常風水師,只知道這表面的一種,如果將一種風水之術鑽研到極致,或是機緣巧合,也能知曉這句話代表的第二種含義,那便是活葬。”

    我微眯著眼睛,目光落至了墳頭的白羽之上,一字一句的繼續解釋道:“人生秉承二五精氣,乾附為陽稱為神,二五附陰則為骨,有神有骨,便有氣息在。”

    “下葬的時候,只要人還有氣,進入穴眼之中,就會讓龍脈陽氣與陰氣調和,溫存屍身,一氣生萬氣,得羽化之屍。”

    “父母羽化,子女登天!李德賢活葬父母,他父母屍骨可以百年千年不腐,他也可以得到大氣運的加持,人生坦蕩,若是這裡的墳不做處理,剛才我想對付李德賢的辦法,也毫無作用。”

    “一點點陰氣,是衝不散這裡的生氣浮沉的。”

    我剛說完,旁邊的三人就變了臉色。

    不過誰都沒敢先說話,馮保看了我一眼,又瞥了一眼墳,目光有幾分詢問。

    此刻我也正在猶豫,到底是挖墳與否。

    偏偏就在此時,那李老關卻朝著旁邊的空地淬了一口濃痰,罵道:“誰要百年千年不腐了?我這二弟和弟媳,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好端端沒死被李德賢活葬了,我沒膽子敢說啥,我李家也沒有再多的親戚,任由李德賢不孝!”

    “這屍體都要被他整成山精了還不腐爛!再者說,他憑啥享受大氣運?”

    “憑他從小不學好,到大了殺爸媽嗎?”

    李老關腰頭就有一把鋤頭,他直接抽起來,罵罵咧咧的上前掘墳!

    我眼皮狂跳,心頭也跳動不止。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不過,我並沒有去攔住李老關。

    同時,我心裡頭對於李德賢,也更是有幾分唾棄。

    他空有一身風水術,卻始終沒用在善處。

    即便是活葬可以庇護家族,可古往今來真的被用出來的,卻並沒有被記載過幾次。

    王侯將相迭代不止,該有多少大風水師出於世間?

    為了沒將活葬推行起來?

    就是因為,活葬太毒!

    就算是王侯將相想要死後羽化,也絕不會沒死就躺進棺材,更別提要子女去活葬父母。

    必定也會遭到父母臨死怨恨,親屬厭惡不止。

    從這李老關的身上,就能夠反映出一切了!

    他根本就不在意,有所謂的福佑家族!寧破了這風水,也不要李德賢這心狠手辣之人享受氣運!

    馮保和馮軍本想上去動手,我攔住了兩人,略有沙啞的說道:“破生氣之墳,讓親屬來,裡頭的羽化雙屍才不會鬧祟,不然的話,我都不知道這屍煞會有多兇。”

    兩人才面色一凜,額頭上也見了汗。

    李老關年紀雖然不小了,但還是有把子好力氣!

    半個小時候,墳堆被挖開!

    裡頭一具紅館!

    棺材上面有龍鳳雕飾,看上去頗有幾分精貴之相。

    也就在此刻,忽然棺木蓋子發出咔嚓一聲輕響。

    整口棺材,卻忽然斷裂崩開!

    李老關愣是沒有往後面躲開。

    我瞳孔緊縮,直勾勾的盯著裂開的棺材。

    木頭散落到旁側之後,我才看見其中的兩具屍體。

    男的要比李老關年輕一些,也要七十歲出頭,女屍則是六七十歲的模樣,兩具屍體栩栩如生,絲毫沒有腐敗的跡象。

    甚至於他們的頭髮上,還有臉頰上,也生了白羽,還有細細的白色絨毛。

    這完全就和白煞的那種陰翳白毛完全不同。

    屍體之上,充沛的也全都是生氣!

    李老關卻跪在了地上,老淚縱橫。

    “老二,老二他媳婦啊,那不孝子,得罪了市裡頭的馮家,有人來收拾他了!”

    “他這輩子不學好,活該被收拾!”

    “我送你們去咱們老李家的墳圈子裡頭葬!”

    說完,李老關站起身來,他擦了擦臉上渾濁的眼淚,問道:“幾位貴客,還有啥要求嗎?要是沒啥的話,我去村裡頭找人來抬屍體了。“

    馮屈卻看向了我。

    我搖了搖頭,說了句沒事了。

    接著,我率先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三人匆匆跟著我下山。

    此刻馮保還小心翼翼的問了我一嘴,說這就確定沒事了嗎,萬一屍體被埋回去咋整?要不要燒了一了百了。

    我瞥了他一眼,說羽化的屍,誰都燒不了,他們沒鬧,就是因為不想鬧,願意跟著李老關走。

    這也是李德賢自己不積德,連僅有的一個大伯都不願意幫他,甚至還要唾棄他!

    是他自己做的孽!

    馮保這才若有所思的點頭。

    我也多解釋了兩句,說墓穴被破了,就不是埋回去有用的了。

    他們這才徹底放心。

    回到村裡頭,上了車,馮屈就驅車往外而去。

    至於我叮囑的那些事情,他已經牢記在本子上,回去和馮志榮稟報。

    我在馮家呆了一天,坐等消息。

    李德賢父母墳頭被掘,家宅被我算計,我覺得他肯定會有反應。

    可沒想到,一整天到天黑了。

    馮家都已經安排人去他家的宅子外面動工,也沒有他的跡象。

    這不禁讓我懷疑,難道李德賢不在內陽市了?

    那天在顧家之後,他就先出去避風頭?不知道內陽市的情況?

    這樣的話,他就會等到報應落在身上了,才會反應過來了

    等待的過程中,我也一直在翻宅經和骨相這兩本書。

    陰生九術已經融會貫通,經過這段時間的尋龍點穴,我對宅經的理解能力高了不少,骨相也是有所精進。

    在看書的時候,就別有一番感受。

    並且我也在沉浸自己的思緒。

    明天過了子時,我爸的斷陰之日就算是過了。

    我就能進村!

    明天,我得提前準備,去找陳瞎子。

    此番回家,我要做的事情有好幾件!

    要看我奶奶是否查出來我爸的死因!

    我爺爺還在村路下頭當地基,我得把他挖出來,好好安葬!

    以及他身上有宅經缺失的一頁,這一頁能夠解決江中鐵牛撞壩的隱患。

    最重要的便是要送走我媽!

    這也是我和陳瞎子交集之始!

    二十二年了雖然我媽跟著我,能在關鍵時刻救我命。

    但我也不能自私,她早就應該安息了

    作者有話說

    第三更了,狂暴的催更啊,降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