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85章 掘墳

    當時奶奶說,這孕婦昨晚就因為難產,一屍兩命。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思緒至此,我心頭更惡寒。

    並且,我還後怕剛才我差點兒就要接話了。

    我已經很小心,很仔細,還是差一點兒中招。

    還是因為我見識太少,分辨不清到底是人還是鬼祟。

    “那東西有點兒兇,十六,我怎麼沒聽你說過,你們村還有母子活屍?竟然都成了血煞。”

    陳瞎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忽然開口說道。

    我回過神來,心裡頭更是一凜,眼皮狂跳盯著村口。

    “陳叔,她還是活屍?!您確定麼”

    我身上的汗毛乍立,全都是雞皮疙瘩了。

    母子煞很兇,血煞更是我們對付不了的東西,她竟然還是一個死了都不嚥氣的活屍!

    那她該有多恐怖?還有誰能對付的了?

    陳瞎子沉默了幾秒鐘才說道:“屍體化煞長毛,最多不過直立詐屍,害人性命。”

    “都能走到村口來,還能說話,只可能是還吊著最後一口氣的活屍。”

    “十六i還需明白一點,人死了就是死了,就算是化煞詐屍,也是怨氣凝聚不散來害人。留著最後一口氣咽不下去,才能像是老丁那樣動彈。”

    “不然的話,就只能是鬼祟。”

    陳瞎子深吸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你經驗還是不足,不能夠完全分辨,之後是要吃大虧的。”

    我覺得有點兒沒臉說話,陳瞎子叮囑過我不止一次了。

    我也的確在用心去分辨,忽而我反應過來劉文三對我說的那些話。

    我不禁茫然思索,難道說,善良真的會變成弱點?

    思緒之間,時間也過得格外的迅速。

    子時正刻已經到了

    噠噠噠,村口裡頭似乎一直有腳步聲,忽遠忽近,好似在小柳河附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隱隱約約,我還能聽見有人喊我名字,那聲音就像是我爸似的。

    我硬生生的坐在車裡頭,直勾勾的看著時間過去。

    不走出車,總不會再看見什麼鬼祟東西我爸既然是被人害死的,我也害怕有人算計著我,讓我提前進村。

    最後的一個小時,是最難熬的。

    車裡頭盡是辛辣的卷葉子菸煙味兒,就連馮屈都跟著我和陳瞎子一起抽這種煙。

    直勾勾的盯著時間,當時刻從0059分跳到1:00的時候,我心頭狂跳,也鬆了一大口氣。

    “子時過了。”我聲音略有沙啞。

    “再等五分鐘,再進去。”陳瞎子忽然說了句。

    一點零五分的時候,馮屈發動了油門。

    車緩慢的進了村,我一直給馮屈指路,朝著我家走去。

    詭異的是,這會兒霧氣竟然開始散了。

    進村不遠路,才是真的村口小柳河。

    路過橋面的時候,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窗外。

    卻發現小柳河的河面上,竟然漂浮著一個人腦袋似的,只有頭頂露在外面,溼漉漉的頭髮,在月光和霧氣的夾雜之下,顯得格外的陰森恐怖。

    我眼皮微跳,難道小柳河,還淹死了人?

    這小柳河最終的流向,就是劉文三他們村的柳葦蕩,而柳葦蕩又會匯入陽江。

    基本上這周圍方圓幾十裡,水裡頭出事兒都找劉文三,最近也沒聽劉文三說起過小柳村有人找他撈屍。

    出神的那當口,車已經上了村裡頭的小路。

    七繞八拐的指路,終於來到了我家的門外。

    院子的門是打開著的,微黃色的瓦斯燈,光線顯得略有幾分暗沉。

    我家窮,房子也不怎麼大,院簷上頭的瓦都快掉下來了。

    剛一停車,我們才下來,奶奶已經從院子裡頭走出來了。

    她穿著一身花襖子,頭髮梳著很乾淨,緊貼在頭上,後面還給紮了起來。

    皺皺巴巴的臉,比她從劉文三家裡頭走的時候,又要蒼老了幾分。

    眼睛似乎也渾濁了一些,只不過走路依舊板正。

    “奶奶。”我有點兒哽咽,喊了她一聲。

    奶奶顫巍巍的停在院子門口,她忽然怔怔的看著我,一動不動。

    “奶奶,你咋了?”我壓抑不住心頭的感觸,還有心頭擔憂奶奶安危的那塊大石終於落下去的鬆懈。

    奶奶的眼眶裡頭,竟然噙滿了眼淚,身體都微微顫抖了起來,說了兩個字。

    “真像。” 我這才一個激靈回過神來,低頭看著自己身上。

    這唐裝是馮志榮給我的第二件。

    之前那一件他準備送給爺爺的,讓我穿上了之後,經過顧家那一行,以及在壠山點穴,已經破破爛爛的不成樣子,而這一件也是幾乎相仿。

    怪不得會讓奶奶觸動。

    恐怕當年我爺爺,也是經常一副唐裝扮相?

    這還真的貼合他陰術先生這碗飯。

    “劉陰婆,許多年不見,你,蒼老了許多。”

    與此同時,陳瞎子也下了車,馮屈也走了下來,不過他則是表現的很恭敬,跟著喊了一身劉陰婆。

    奶奶也才回過神來,她定定的看著陳瞎子,眼中明顯有了幾分意外。

    又看了看我,她才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會跟著十六一起來。”

    “先進屋歇一歇,在外邊兒等了一整天,先吃點兒東西。” 我這會兒有滿腹疑問想要問奶奶。

    也很想去我爸的墳頭看一看。

    當然,我更想先知道,害他的兇手奶奶是不是真的找到了!

    三人跟著奶奶進了院子,狼獒也順著走了進來。

    院子角落裡頭有好幾只雞,都嚇得發抖躲在牆角。

    狼獒舔了舔舌頭,衝著陳瞎子嗚咽了一聲。

    “劉陰婆,也討你一隻雞吃。我這小黑,也一整天沒吃了。”

    奶奶則是喊我:“十六,你去抓一隻雞。”

    還沒等我抬腿,狼獒就如同箭射一般,竄到了牆角!

    在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它已經叼著一隻公雞,走到了院子門口,趴在地上咬起來,一擊斃命,都沒掙扎一下。

    坐在堂屋裡頭,桌上放著菜,還有香腸臘肉,甚至還有一瓶酒。

    奶奶又去端出來一鍋粥,給我們都盛滿。

    說實在的,等了一整天,早就餓了,我是因為心事太重,無心思考,陳瞎子本就少言寡語,馮屈則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敢多說。

    三個人狼吞虎嚥的吃東西。

    很快填滿了五臟廟,奶奶又安排他們去房間睡覺,我家剛好剩下兩間客房,剛好全都住滿。

    陳瞎子倒是沒多說別的,只是讓我明天找人把清兒和遠歸的棺材抬進院子,晚上有狼獒守著,不會有問題。

    馮屈則是說有需要就叫他,他隨叫隨到。

    兩人分別進了屋,奶奶去收拾桌子,我也再按捺不住了,匆匆走到她前頭,問她,我爸的事兒,弄清楚了嗎,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兇手,可能是誰?

    奶奶卻低下頭,她沉默了許久,才眼皮顫抖的說道:“兇手,可能有三家人,奶奶還沒確定。”

    “你知道為啥,奶奶之後就沒說過讓你回村麼?”

    “奶奶一直都在說,怕你去祭拜你爸,拿這個當話頭。”

    我心頭忽然猛地跳動了一下,不安道:“三家人這個肯定得排查。”

    “奶奶,你說拿怕我去祭拜當話頭,這是啥意思?我自己也怕這個,我也剋制著到時間才回來,難道還有啥問題?”

    奶奶重重的嘆了口氣,然後才說道:“的確有問題,奶奶之所以當時回村,是因為,你爸的墳被人撅了。”

    她話音落下的瞬間,我腦袋就是嗡嗡作響!

    我爸的墳竟然被人撅了?!

    當時,我眼睛都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