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91章 廖寡婦,是你打死的?

    只要廖寡婦能報仇,嚥氣。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她再不是活屍,就算依舊是兇厲無比的血煞,也可以用龍脈鎮住她!

    想明白這一點,我的心跳加速,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腦子裡很快就有了一條思緒。

    “奶奶,我有辦法了!不過,這恐怕比較麻煩。”

    奶奶的臉上也有了喜色。

    我剛將廖寡婦要報仇的事情說完,奶奶臉色就變了,說這根本不可能!

    母子煞一旦殺人,那就再無逆轉的可能,就算嚥氣,也鎮不了屍。

    況且,我們也不可能看著廖寡婦去殺了李玉芳和陳大同。

    我才深吸了一口氣,和奶奶解釋,說我指的報仇,不是讓廖寡婦殺人!

    而是剛才陳瞎子說過的那句話。

    “吃死人飯的管私人的事情,這人要是被害死的,就得讓陽差來管了!”

    奶奶卻沉默了一下,嘆了口氣。

    只說了兩個字,造孽。

    我也不敢多做停頓,將那塊仿製羅盤揣在身上,又朝著廖寡婦家裡回去。

    在這過程中,我給那個女警徐詩雨發了消息。

    她沒有立刻回我,我就打過去了電話。

    明顯,她的聲音還有幾分睡意朦朧,我迅速說完了事情經過,她頓時就清醒過來,說她馬上就出警來我們村!

    在掛斷電話的時候,她還忽然問了我一句,說除了讓她來破案,我是不是還有什麼風水鬼神上的說道,甚至在做什麼事兒?

    我猶豫了一下,才嘆了口氣回答說有。

    然後我鄭重的說,世間章法,萬物必有其道理。

    我做的事情,也是老祖宗傳下來的,信者有之,不信者也有,只希望她不要在中途攔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們這一行的規矩,就是死人的事情,吃死人飯的管。活人的事情,當陽差的管。

    徐詩雨臨頭還有幾分驚詫,說,你管我們警察叫陽差?

    眼瞅著她要說個沒完,我趕緊簡單的解釋了兩句,中斷了話題。

    片刻之間,我就回到了廖寡婦家的院子。

    陳瞎子在院子裡頭抽卷葉子菸,狼獒則是趴在地上休憩,只不過它的眼睛時不時的朝著屋子裡頭瞟一眼。

    “十六,想好了?” 陳瞎子忽然問了這麼一句。

    我心頭微跳,更覺得陳瞎子把我的想法都看穿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等會兒徐詩雨會來,就是上次在顧家給我們幫忙那個女警察,她會去找李芳玉和陳大同,陳叔,我這樣的話,應該能讓廖寡婦嚥氣吧?”

    “如果說法辦,那廖寡婦會嚥氣,嚥氣之後呢?”

    “十六,她是活屍,也是母子血煞,不能以常理度之,普通活屍嚥氣了,若是有怨氣,還是會成鬼祟,更何況血煞。”

    “有時候很多決定很難做,卻是必定要做的。” 陳瞎子深吸了一口卷葉子菸,吐出來一口濃郁的煙氣。

    我點點頭,道:“陳叔,道理我知道,事情我也懂。” 接著,我又將我打算怎麼鎮屍,還有我奶奶所說,關於我爺爺鎮屍之法也說了。

    最後,我還是如實告訴了陳瞎子殺術。

    陳瞎子的神色,似乎變得複雜了許多,也不多說話了。

    我不敢在院子裡多等太久,一直低頭看時間,我和奶奶五點鐘回家,五點半我就又回了院子,時間過得飛快。

    一轉眼,竟然都快六點半了!

    估算了一下內陽市距離我們小柳村的距離,如果徐詩雨來得快,應該也要到了

    也就在這時,我的電話又響了。這還真是徐詩雨打過來的!

    接通之後,她就在問我具體進村之後怎麼走?出警的速度不夠快,她先自己一個人便裝出來了。

    我立刻在電話裡和徐詩雨指路,不消幾分鐘時間,一輛紅色的大眾車,就停在了廖寡婦家門外。

    穿著一身便裝的徐詩雨,也沒化妝,頭髮豎起來一個髮髻,顯得很清秀神氣。

    見面,她就和我握了握手。

    我也沒多說話,匆匆就帶著她進了屋。

    當然,路過院子的時候,徐詩雨也看到了陳瞎子和狼獒,她神色雖然驚訝,但是也沒多說其他的話。

    看到廖寡婦屍體的時候,徐詩雨的臉色就變了,一陣鐵青之外,睫毛還在微微顫抖。

    “十月懷胎,一屍兩命這兇手,真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女人?”徐詩雨的聲音也是略有發抖的,就像是不相信我說的話。

    關於李芳玉和陳大同的事情,在微信裡面我也說了七七八八。

    畢竟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也不能篤定的斷言。

    沉默了一下,我才回答:“我也不能夠肯定,只是她這樣說了而已,具體的,還是得看你們怎麼查,能不能找到證據。”

    徐詩雨抿著嘴,她嗯了一聲道:“法醫會和警車一起到,看過屍體,再盤問一下,或許就會有一些線索了。”

    我額頭上卻見了汗,說她只有一天的時間。

    徐詩雨詫異,問我為什麼?

    我猶豫再三,還是將血煞的事情說了,包括接陰,鎮屍。

    本來我以為,徐詩雨會不信!

    可沒想到,這一次她眼中流露的神色,竟然有了幾分敬畏!

    這反倒是讓我不解起來。

    緊跟著,徐詩雨就回答:“行,一天的時間,就一天的,等會兒法醫來了,查過了屍體,你就可以去做你要做的事情了。你應該不會現在就帶她走吧?”

    我點頭說不會,其實有他們在院子裡守著屍體,我反倒是也放心,畢竟我怕出問題。

    也就在這時,院外,忽然傳來了吵雜的腳步聲,還有罵罵咧咧的說話聲。

    這聲音可不小,罵的話也很髒,我皺眉出了屋子,徐詩雨也就跟在我身後。

    狼獒也從地上站起來了,盯著院門定位置。

    下一刻,一大幫子人就走進來了

    當頭的,就是面色如同羅剎一般猙獰的李芳玉!

    她旁邊站著畏畏縮縮的陳大同。

    自他身後,則是一大幫子村裡頭的人,有男有女,甚至他們手裡頭還提著鋤頭,棍棒,以及洋鏟這一類的物事!

    其中有幾個我認出來了,分明是昨晚在村口,和劉木匠一起埋汰我的村民。

    李芳玉凶神惡煞的瞪著我,她抬手,直接就指著我的腦袋,罵道:“羅十六,我看你還神氣不!還敢拿匕首指著我,說先送我上路!?”

    “我告訴你,我就知道你這陰生子和廖寡婦關係也說不清楚!我剛還聽村裡頭的人說了,廖寡婦還給你送錢呢!指不定你們有點兒啥關係!”

    “我打過她怎麼了?!我把她打死了!也是她管不住自己的騷氣,敢勾引我男人!”

    “今兒我不管她是死的,還是沒嚥氣!就得把她拖出去燒了!”

    “你要是敢攔著,說話還敢不客氣!我李芳玉這麼多年在村裡頭也不是吃素的!馬上就送你上路!讓你去和這騷浪蹄子做個伴!”

    她罵完,那些村民也威脅似的衝著我揮了揮手裡頭的東西。

    與此同時,李芳玉又指了指狼獒:“幾個人去把屍體拖出來,再來幾個,把這條狗打死!它還敢衝著我吠!要它狗命!”

    我臉色格外難看,這李芳玉,真的是心毒無比,還目無法紀了?

    當然,我也沒多說話。只是扭頭瞥了謝詩雨一眼。

    謝詩雨微眯著眼睛,她往前走了一步,忽然說了句:“你叫李芳玉?廖寡婦,是你打死的?”

    作者有話說

    可以恰飯,討個賞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