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02章 張家有女

    從脊樑骨竄起的寒意,令我無比的心悸。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一下子我就想到,這棺材是誰送來的了!除了王家那傻子,又還有誰?

    我之前就忽略了一點,他王家就是抬棺匠出生。

    送人棺材這不是合情合理,又格外常見嗎?

    那兩根紅燭,燭火一晃一晃的,燒的讓我心慌意亂。

    王家傻子賊心不死!我爸都上岸了,還來點紅燭!

    我猛地往前走了兩步,抬腿兩腳就踹滅了紅燭!

    然後我小心翼翼的把我爸的屍體抬回了堂屋裡頭放下,蓋上白布之後,我又去將劉文三喊了起來。

    奶奶也因為我弄出來的響動而被驚醒,她之前並不知道河屍送親的事情。

    剛開始我和劉文三回來我沒說,就是害怕讓她更擔憂。可現在,我也不得不說了。

    奶奶眼皮一直微顫,不過她比我想象的要鎮定的多。

    劉文三則是一直眯著眼睛,他連著喝了好幾口酒驅寒,然後才說了句:“這王家的傻子,怕是不傻,河屍送親整完了,又點陰聘。非要把你爸整的化煞。”

    “要是我猜的不錯,這棺材裡頭,應該還有個女人。”

    我心裡頭突突一跳。

    棺材裡頭有人?

    王家傻子準備沉屍進小柳河給我爸作伴的女屍?

    雞皮疙瘩,忽然爬滿了全身。

    與此同時,劉文三也去屋裡頭拿出來了鍘鬼刀,直接用刀撬棺材邊緣。

    此刻我才發現,這棺材竟然還釘下去了不少鐵釘。

    我也馬上去廚房拿出來菜刀,順著棺材縫隙和劉文三一起撬鐵釘。

    這功夫就用的很長,足足花了個把小時,才將鐵釘都拆了。

    我們卯足了力氣,將棺蓋子給推開。

    院子裡頭的溫度彷彿都下降了好幾度。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哈出來的氣,都成了白霧狀。

    與此同時,棺內瀰漫出來的,還有一股濃郁的脂粉味。

    明明屍體,應該是屍臭。

    隨著化煞程度的不同,屍臭的味道也不同,怨氣越重的味道越輕,直至無味。

    我心裡頭有股不好的直覺。

    隨著月光和微黃色的瓦斯燈光撒入棺材內,其中果真躺著一具女屍。

    大紅色的蓋頭,鮮豔奪目。

    蓋頭只是遮住了半張臉,露出來的半張精緻可人。

    唇上人中的位置,竟然還有一顆黑痣。

    黑痣本身並不大,只是黑色的一小點,平添了幾分性感。

    金紋紅底的秀禾服,更是喜慶無比。

    放在正常人身上,這絕對是一個無可挑剔的美人新娘子。

    可她卻是一具屍體,這就只有陰森。

    除此之外,在她的胸口還放著一封金紋婚書,其上有點聘二字!

    我心頭一個激靈,伸手將婚書拿了出來。

    翻開一看,其上有字。

    “今羅家男兒,羅晚成,生於庚戌年,乙酉月,辛酉日。

    “猝於丁酉年,乙酉月,甲子日,亥時。“ “生於重陽,死於中秋,於登高思親之日生,於家和團聚之日亡,其命為金,生前窮困,死後招財。”

    “特點聘張家小女,張水靈,生於乙卯年,甲戌月,壬寅日。”

    “猝於丁酉年,辛亥月,甲寅日,亥時。”

    “生於重陽,死於雪後,雖與羅家男兒不同年生,卻同月,其緣配,命為水。生前家境普通,死後進財三十九年,實屬良配!”

    “金命男配水婦,合婚大吉,擇日大典!”

    我死死的看著這婚書之中的內容,更是惡寒無比。

    學會陰生九術,讓我懂得了如何斷八字,稱命。

    可那也只是給陰胎的,關於常人之命,八字,我看不懂。

    我能看懂的只有時辰。

    張家小女,換算成現在的時間,她才十八歲!

    而且死的那天,竟然是我進村的當天晚上!

    那段八字合婚到最後總結,便是我爸的生辰忌日和這張家的張水靈完全合適,非常吉利,還給羅家招財!

    命數上招財,可事實上呢?

    這王家傻子為了給我爸點這個陰聘,害死了一個活生生的少女啊!

    我此刻回家也不過兩天的夜晚,也就是說,這女孩兒死於一天一夜之前。

    劉文三站在我旁邊,他也皺眉看著婚書,鄭重道:“十六,你看懂了?”

    我艱難的說了句:“看懂了一半。”

    奶奶也是疑惑詢問的模樣看著我。

    我將我看明白的東西說了出來,劉文三的臉色陰沉鐵青。

    而奶奶則是顫抖晃動了一下,後退了兩步。

    她哆嗦的說了句:“十六,你不記得張水靈是誰了嗎?”

    奶奶這麼一提醒,我才依稀想起來。

    村裡頭的確有個叫做張水靈的女孩兒,家裡麵條件雖然普通,爸媽都老老實實種地賺錢,但是她長得人如其名,可以說的上是十里八鄉都有名的村花了。

    張家也算是村裡頭僅有的幾家和我家關係不錯的。

    奶奶以前還總去串門兒。

    之前她還和我爸合計,可惜我家裡頭沒錢,不然指定去張家提親,讓我和張水靈結婚。

    我臉色也更白了。

    那王家傻子,竟然殺的是她!

    “這件事兒,恐怕張家的兩口子還不知道這事兒,可如何是好。”

    我第一次看奶奶如此慌神。

    我爸去世的時候,她都能夠勉強鎮定。

    可現在牽連了別家人命,就坐立不安了。

    我抿著嘴,問劉文三,我爸這合婚,和這個女人是算完成了麼?

    劉文三卻搖了搖頭,他皺眉道:“常人合婚要拜堂同房,陰親得同穴而葬。”

    “你文三叔才疏學淺,也就只懂得這一點兒皮毛了,這東西,陳瞎子知道的多。”

    “好在這女人沒化煞,否則的話,那才是麻煩大。”

    我死死的捏著拳頭,指甲都插進去肉裡頭了。

    陳瞎子直到這會兒也還沒回來,又讓我有了更多的不安和擔憂。

    劉文三拍了拍我的肩膀,沉聲道:“先不要那麼著急,我們在明,那傻子在暗,他早就在算計你們一家,沒有防備,怎麼可能擋得住?”

    “先等陳瞎子回來,看看這到底啥情況。” 接著劉文三又看向了我奶奶,說道:“劉陰婆,這件事情先壓一壓。”

    “陳瞎子沒回來,先別去找張家的人,這事兒說不清!”

    “我和十六,得先去找這王家傻子,先把他給制住了,怕他再搞出來什麼么蛾子!” 我也強忍著,才能有了鎮定。

    奶奶卻低著頭,一句話都沒說。

    這會兒我才發現,我爸的屍體,又站起來了

    定定的看著我們這邊,搭在他頭上的白布也被吹開。

    一隻黑漆漆的貓,站在他的肩頭,淒厲的喵嗚了一聲。

    讓人渾身雞皮疙瘩都冒起來了!

    作者有話說

    我真不慢了,前天四更,昨天五更,我每章字數多啊大佬們。

    另外這種書,生辰八字,各種關於風水的東西,我又不能瞎編,合日子算時辰,很費時間的,這些瞎寫就破功了。

    我會努力多寫,不去破壞質量和結構。

    大家每天三點半下午,晚上八點鐘來,準能看到更新,平時我也會有時間就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