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19章 他來了

    雄雞的身體抖動不止。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脖子斷了之後,雞眼睛幾乎都要凸出來,被雞冠血浸透之後,就更顯得猙獰。

    “徐……徐娘……”我奶奶顫聲喊道。

    我怔怔的看著我媽,然後往外走去。

    砰!雄雞被丟在了地上,它還是掙扎了兩下,身體彈起來,翅膀還撲稜起不少燒過的冥紙灰燼。

    我走到了我媽的跟前。她側身看向了我。

    髒亂膨起的頭髮下,是一張白的過分的臉。

    我媽此刻的模樣還是很年輕,歲月早在她的身上止步。

    即便是髮絲髒亂,衣服破舊,也絲毫沒有遮住她的柔美。

    精緻的鵝蛋臉,挺翹的鼻樑,眉淡不散,眼窩略有陷下,反倒是顯得眼睛很大。

    她眼眸之中泛著的除了死寂,還有深深的執意。

    只有在正面,正對著,才能看見她的模樣,否則的話便只能夠看到那一頭亂髮。

    “媽。”我低啞著喊了一聲,然後便重重的朝著地上跪去!

    只不過,這一次我並沒有跪下去!

    她伸出雙手,剛好在我屈身的時候扶住了我的肩頭。

    冰冷的手指令我身體又是一顫。

    “十六,你成才了,媽,很高興。”幽幽的話語從我媽口中傳出,就像是無根的浮萍,飄忽不定。

    我眼淚滾落了下來,哭的泣不成聲。

    “媽,你一直在受苦,我卻高興不起來。”我哽咽無比的說道。

    “看著你,媽不苦。”我媽伸手觸碰我的臉,似是擦去我臉上的淚水。

    我伸手想去握住她的手,可她卻收回手來,我抓了一個空。

    鬼使神差的,我看了一眼那口紅棺。

    我心裡頭的萬般話語,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既是想勸我媽走,又有這二十二年的別離之苦要訴說。

    甚至多過一秒鐘,我媽多給我說一句話,我心裡頭就有了私心和不捨,想著她只要不走,就能一直陪著我。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那股心念一起來,就開始瘋狂滋生。可我卻很清楚,這是錯的!

    我的自私或許符合了我媽的心念,可是以後呢?

    某過於哪一天我也與世長辭,錯過了讓她去投胎的機會,那她才是真的要承受無窮無盡的孤寂。

    甚至說,如果我遇到的危險,大過了她能承受的極限,她再死一次,那就是魂飛魄散了,下輩子都沒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拋開雜念,就想勸我媽進紅棺!

    可回過神的瞬間,才發現我媽竟然走到了我爸的棺材旁邊。

    她定定的看了許久,院子裡頭又瀰漫起來了一股悲意,甚至讓我覺得臉上一直在起雞皮疙瘩,心裡頭壓抑無比。

    片刻之後,她又跪在了旁邊我爺爺的棺材前面,磕了三個頭。

    她再站起來的時候,便不再停頓,徑直的朝著堂屋走去。

    我面色驟變,喊了一聲媽,你停下!

    她沒有絲毫停頓,依舊往前,院內忽然又起了風,她的聲音變得死寂了起來。

    “十六,有人想要分開我們母子,他,便該死!”在死寂之餘,這聲音又帶著一絲尖細的顫音。

    我心頭更是大驚。

    陳瞎子剛才所說,也讓我最擔心的一幕果然發生了!

    我媽,想要殺人!想要殺陳瞎子!

    儘管她對我柔和,甚至會因為我,救了陳瞎子兩次。

    可她對陳瞎子並沒有情分可言!

    此刻陳瞎子便觸怒了她!剛才那些教訓,竟然還是不夠!

    想到當年殺豬匠一家的死,我便猛地朝著她追去。

    腳下卻忽然一滑,我竟然踩到了那隻雄雞的屍體,一個趔趄就朝著前面撞去。

    與此同時,我爸的棺材忽然動了一下,朝著旁邊傾倒,這一下剛好就撞到了紅棺。

    紅棺並不是直接擺在地上的,而是用幾根長凳架起來,懸空擺著。

    這頃刻間,紅棺滾落至地,剛好棺材口正對著我。

    我直接就朝著棺材裡頭撞去!我心中更驚!她不想我阻攔她!所以直接攔我!

    猛地調轉身體,我堪堪停在了棺材之前。

    這會兒狼獒卻直接從堂屋裡撲了出來,朝著我媽撞去!

    只聽狼獒也是一聲悲鳴,碰到我媽的瞬間,她手肘一撞,狼獒就摔進了院子裡頭。

    它掙扎的要站起來,卻撲騰一下沒站穩,又摔倒在了地上。

    我眼瞅著它前腿的位置高高腫起,也不知道是不是腿被打斷。

    “徐娘,你不能殺他!”

    我奶奶先擋在了陳瞎子跟前。

    此刻我的腳下也像是生根了似的,怎麼都動不了了。

    呼哧的破空聲響,堂屋的房樑上,忽而一個人猛的落了下來!

    我心頭震驚。

    這落下的人赫然就是劉文三!

    我開始還以為,他依舊在房間睡覺,一直沒醒來,可沒想到,他早就在房樑上待著了!

    落下的同時,劉文三的鍘鬼刀,穩穩當當的比劃在了我媽的脖子上。

    “文三叔!不要!”我更慌的喊了一聲。

    好在,劉文三這一刀並沒有鍘下去。

    “老瞎子送不走你,我讓十六去找他,失策了。”

    “他與十六亦師亦友,我是十六乾爹,你沒必要殺了我們,傷十六的心!就像是我剛才能鍘掉你的頭,也沒有下刀一樣!”

    劉文三眼珠子瞪得滾圓,他滿面通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壯膽,正對著我媽,也沒有後退半步。

    我媽也沒有往前,似乎一切都陷入了僵局。

    我心跳的都快從嗓子眼裡頭蹦出來了。

    也就在這時,徐詩雨忽然又驚懼的指著我的背後,大喊了一聲小心!

    她這一嗓子來的太突然,讓我毫無預兆。

    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也沒聽到過任何的聲響。

    只是身後那種壓迫力,明顯讓我感覺到,有個人站在我後邊!

    我媽瞬間回過頭,她的神色變得兇厲無比。

    劉文三也是面色驟變,他大吼了一句:“十六!快側頭!”

    與此同時,一股呼嘯聲臨近耳畔,我渾身汗毛炸起,朝著旁邊猛地一側頭!

    肩膀的位置,傳來了一陣鑽心的劇痛,我覺得自己半個身體都要被砸碎了。

    疼的眼前發黑的同時,朝著前面撲去。

    也只是這一擊,便是急促的腳步聲在跑遠,砸我那人已經逃了!

    我砰的一下摔倒在地上,墜地的同時扭過頭,只是看見我媽掠過我的身上,追出了院子……

    劉文三和徐詩雨也驚慌失措的朝著我衝過來。

    “十六,你沒事吧!你千萬得撐住!”劉文三衝著我大聲喊,他滿身的酒氣。

    “救……救護車……村口路斷了,車進不來,得帶他快出去,這傷勢,得去醫院……”也不知道徐詩雨是被嚇得,還是關心我,她是真的眼淚在眼眶打轉。

    他們的話語已經很焦急,可對我來說,偏偏讓我覺得像是起了迴音似的,在我耳邊嗡嗡作響。

    我勉強擰了一下頭,瞅見了自己肩膀上,砸進去了一根纏著白綾的哭喪棒。

    血已經浸透了整個肩膀,甚至瀰漫到了地上,浸透了我的眼睛裡頭。

    我眼睛紅了,心頭更是大驚!

    甚至我覺得自己都聽不到聲音了。

    只剩下一個本能,艱難的喊出來:“追……追我媽回來……”

    “他……來了……”

    這話一落,我便失去了意識,一頭栽倒了下去。

    感謝大家的催更符,鮮花,金幣,第四更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