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23章 不如現世報

    “爺爺,這陰術先生屈了你的才,如果當時金算盤也在你手中,恐怕這堪輿先生就奈何你不得了。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我下意識喃喃自語。

    話音落下,我才發現。

    天色已經大亮了!

    病房裡頭不只是馮志榮在旁邊坐著,劉文三和何採兒也來了。

    何採兒在旁邊削蘋果,還有給我打開保溫桶,裡頭傳來誘人撲鼻的粥香。

    劉文三則是蹲在地上,竟然在給我換尿袋,我心頭也格外的感動。

    深吸了一口氣,我定定的看了文三叔還有何採兒一眼。

    然後我認認真真,一字一句的說道:“文三叔,採姨,你們放心,爺爺說的人定勝天!死人改變不了什麼!”

    “我肯定護住你們,你們丟不了命!”何採兒懵了,劉文三也不解的抬起頭。

    “十六,你說什麼呢?怎麼莫名其妙的?”

    我笑了笑。

    劉文三大大咧咧,我估摸著,他早就記不得馬寶忠的話了。

    沉凝了一下,我沒有立刻告訴他,而是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文三叔,讓你撈屍的話,上千具屍體,你得花多長時間?我們能聯繫其他地方的撈屍人來幫忙嗎?!”

    劉文三的神色凝重了不少,他眉頭緊皺:“上千具?你指的不會是陽江中的那些浮屍吧?”

    他又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道:“十六,打消這個念頭,我們撈一個馮祥樓,就已經很危險了,他剛死就成了黑煞,讓陽江的浮屍上岸,怕個個都是黑煞。”

    “文三叔沒那麼大的本事,它們要是上岸了,誰都鎮不住!”

    “你就那一個仿製羅盤,已經用過了。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文三果真是聰明,直接猜到我要說的,可他說的話,也令我心頭有了陰雲。

    他撈不了那麼多浮屍,還會成黑煞……這事情,就不好解決了。

    “馮家主,你先回去吧,之後我可能會讓你幫忙做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你先好好休息。”我扭頭看向了馮志榮。

    他點點頭,也不多問其他的,從病房離開。

    劉文三去關上了門,問我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已經知道怎麼破解那鐵牛撞壩的法子了?

    我將宅經的殘頁遞給了劉文三。

    他卻擺擺手,告訴我他看不懂,讓我和他解釋就行。

    我將爺爺的那番話說了一遍。

    同樣,我也將我做夢,夢到討死狗的話應驗了,也告訴了劉文三。

    明顯,何採兒有些害怕,抿著嘴說,是得多小心注意。

    劉文三卻說那馬寶忠都是被他釘死的,他最後說的就是個卵球。

    反正他劉文三不怕,更何況我夢到的是他死在陽江的水屍鬼手裡頭,那就更不可能了。

    尤其是,還有何採兒上吊,陳瞎子先溺死,這些都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最後劉文三才說,既然我爺爺這樣說,那還真的有可能做到。

    我們可以試試去撈那些屍體。只不過在這之前,也需要找到陽江邊上的市民,最好是真的上萬,能修繕一個祠堂,來供奉他們。

    劉文三甚至還提醒我,可以將我爺爺的話想的更深奧一些。

    這萬家做家,撈千屍上岸供奉,說不定是人人一個牌位,就像是供奉陰胎那樣送其投胎呢?!

    說完,劉文三笑呵呵的搓了搓手,說馮志榮這次要大出血了。

    我愣了一下,還沒等我說話,劉文三才繼續說道,修祠堂,肯定是要找馮志榮的,聚攏市民來供奉屍體,也得找馮志榮。

    撈至少上千具浮屍,肯定也要再找幾個撈屍人一起動手,雖然他陽江撈屍人不願意別人進來他的地盤,可這鐵牛把大壩撞爛的話,他的飯碗都被撞沒了,也只能妥協,讓人來幫忙。

    至於撈屍人幫忙要花費一大筆錢,這錢,就只能讓馮志榮出了。

    他這陽江土皇帝,馮家吃了陽江那麼多年,總要吐出來一些。

    我聽著哭笑不得,這下子才反應過來,雖然上次馮志榮給了劉文三他爹的屍體,還有上一代撈屍人的那些東西。

    但是劉文三的心頭,依舊還是有幾分記恨和不滿啊。

    這倒是不至於有什麼影響,就像是他經常和陳瞎子鬥嘴一樣。

    但凡能吃到點兒便宜,心裡頭就和吃了蜜一樣甜。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文三叔,因果福報,馮志榮做了這件大好事的話,必定馮家也有好處,我們看不到,但老天爺會給。”

    劉文三卻詫異的看著我,許久,他又嘆了口氣:“十六,你也開始和陳瞎子一樣,說話神叨叨的了,文三叔不想你成那樣,是什麼就是什麼,說什麼報應不爽?很多東西,我反倒是覺得現世報最好。”

    就在這時,馮採兒也瞪了劉文三一眼,說劉文三說什麼呢?分明十六現在是有本事了,說的話都是有玄機的,哪兒像他只會抽菸喝酒,罵人髒話這樣粗俗?

    說話間,馮採兒遞給了我吃食。

    我一邊吃東西,心裡頭的壓抑總算是減緩下來了。

    現在有緊要的事情讓我去做,我也唯有讓自身變得有本事起來,才能夠真的有底氣去面對那些事情。

    我隱隱覺得,誰恐怕都送不走我媽,除非我有那個本事,她才不會拒絕。

    當然,除此之外,我也打算好了,我得和徐詩雨再見面,還有必要去王家一趟。

    王家傻子不管是人是鬼,我都可以在風水上佈局,亂他陣腳!

    吃罷了飯食和水果,我精神就很充沛,覺得右肩上頭的石膏是真的礙事,可無奈也去除不掉。

    只能是打電話,和馮志榮說我的安排,並且也讓劉文三去馮家跑一趟。

    在之後,我又開始看書。在床上待著沒事做,我也就只能看宅經和骨相。

    恰逢此時,我的手機卻又響了,接通了電話,那邊卻傳來一個聲音。

    “羅先生,我聽說你出事兒了,沒什麼大礙吧?”

    這聲音有幾分熟悉,不就是許德昶嗎!

    他和馮家有點兒關係,知道我出事,也就不稀奇了。

    我說沒什麼大礙,許德昶卻說,他來內陽市了,有件事情想請我幫忙。

    還有他老婆黃珊珊被殺,還有他妹妹許冉的事情也已經有結果了,想要告訴我,問能不能來醫院見我一面。

    我聽到前者的時候還略有疑慮,我這狀態怕是什麼事兒都做不了。

    不過,黃珊珊的事情有了一個結果!卻讓我心頭微跳。

    馬上說我給他發地址,讓他過來見我!

    感謝《七貓書友_121557524998》的爆更撒花。還有一位打賞了,我可能今天寫不出來,但是我會加上的。感激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