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35章 歸位

    時間約莫過了一小時左右。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劉文三才招呼我上船,此刻船上還有七個人,其中赫然有馮軍和馮保,其餘五人也都是膀大腰圓,看上去就是一副好手。

    他們身上都揹著潛水用的氧氣瓶,面罩。

    當然,劉文三也給我準備了一份。

    我也換上了氧氣瓶,將面罩掛在脖子上,然後劉文三才和我說,馮家七個人,帶著這些鎮物跟著一起下水。

    等到了江底之後,鎮物他從哪兒拿的,再放回哪兒。

    至於具體哪一個放哪個位置,就靠我來指點。

    他則是注意守著避免危險。這江底下也沒那麼安生,剛才他恍惚還看見了那鐵牛上頭有東西,搞不好又是那些“畜生”。

    這倒是令我鬆口氣,劉文三已經注意到了,並且有了安排,就不用我再提醒了。

    何採兒並沒有跟著我們上船。

    畢竟她一個女流之輩,面對這些潛在的危險,還是比較麻煩。

    劉文三一邊開船,我也一邊讓馮保和馮軍他們帶上鎮物,由於在江底沒辦法說話,所以我特意記住了每個人手中拿著的鎮物都刻著哪一個字,並且和他們溝通了,用一至七來代替,哪個地方該放哪一個,我就比一個數字手勢,他們就發放鎮物,然後續綁上鐵鏈。

    眾人都很聽話,沒有任何一個異議。

    這檔口,撈屍船已經來到了之前周廠長老婆被撈起來的江段。

    劉文三還是不帶氧氣瓶和麵罩,對此他的解釋是累贅,妨礙動手。

    江水依舊渾濁,不過好歹這會兒沒有風,波濤稍微平息了一些。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臨下水之前,劉文三又和眾人交代了一次,下去之後跟著我和他,千萬不能落下,儘快速戰速決,這也是他要七個人的原因。

    交代完了之後,他便帶著我,先跳下陽江!

    冰冷的江水瞬間浸透身體,幾乎鑽進每一個毛孔之中。

    我冷的打了個激靈,覺得右肩的位置傳來隱隱的刺痛,不過還好,沒有影響行動。

    順著劉文三往下游,水中的能見度比我想象的要高一些。

    雖然渾濁,但是依舊能視物。

    往下游了約莫幾米,身後不停傳來水波震動,我也回頭瞅了瞅,七個人圍成一團,有序不紊的跟著我們身後。

    這一段江水,可不比當時我們在江堤那裡面對水漩的時候。

    我感覺除了比之前冷一些,游下去簡直不要太輕鬆!

    忽而,身後傳來了一團團白光,我也順手將潛水面罩上的頭燈打開。能見度頓時更多了一些。

    又往下游了十來米,視線已經可以看到江底了!

    幾米下,就是泥沙床!

    劉文三指了指一個方向,正要下去!

    我卻拉住了他,沒有讓他繼續往下游,反倒是停在那裡。

    劉文三不解的和我打了個手勢。

    我還是搖頭,做了個停頓的動作,身後的那些馮家人也停了下來。

    幾個人聚集在一起,燈光照耀在江底,能見度變得清晰。

    我直勾勾的看著江底的一幕,心頭只有震驚。

    正對著我們下方的位置,是一個凸起來的鐵墩子,其只露出來了半截,上面滿是延伸出來的鐵鏈。

    鐵鏈密密麻麻,往寬了之後,就能看到上頭綁著的鎮物!

    最內環的一圈,鎮物竟然是一尾尾造型各不相同的銅製魚。

    之所以能看出來是銅製,除了金屬面完好的銅色之外,便是青銅鏽。

    這些銅製魚大部分都是鯉魚打挺的造型,旗下有銅墩。

    素來就有鯉魚躍龍門這樣的說法,就連陰生九術也將鯉魚血叫做小龍血,以鯉魚做鎮物,用鯉魚打挺一造型,暗含魚躍龍門之象徵。

    再用其代表二十四山向所對照的六十仙命!不只是其法正,其寓意也很深,以龍鎮江,江莫敢亂?

    江底的水流很平緩,我也順著六十仙命鎮物往外側看。

    果然鐵鏈延伸出去,綁著的就是水屍鬼鎮物!

    只不過,這些水屍鬼的鎮物,鐵鏈有好多都纏在了一起,其中還有幾條鐵鏈是空著的,靜靜的躺倒在江底。

    我摸出來了定羅盤,低頭看著。

    即便是在水下,羅盤的指針依舊在晃動不止,最後形成了搪針。

    我深吸了一口氧氣,然後打了個手勢,還是讓他們繼續等我,而我則是一個人朝著下方游去。

    很快,我就來到了六十仙命的那內圈。

    這些鯉魚鎮物,其上刻著的字就並不在最底下了,而是在銅墩正面。

    我找到了已醜兩個字眼,心中略有落定,又分別游到兩側,左側的銅墩上刻著辛丑,右側的銅墩上,則是刻著丁丑!

    雙山五分位,這便是其中之三分位,對應的應該是醜和癸和兩個水屍鬼鎮物。

    劉文三帶上岸的水屍鬼鎮物之中,並沒有刻著癸字眼的,只有一個醜。

    我又順著摸索了一下延伸出去的鐵鏈,順道抬頭往外看。

    果然這是兩條就近的鐵鏈,並且外端只剩下一個有水屍鬼鎮物,另一個鐵鏈被鍘斷了一截,空空蕩蕩!

    我心頭猛跳不止,衝著上方打了一個手勢,比出來一個數字。

    馮保赫然率先遊了下來。

    我也游過去到鐵鏈的盡頭,確定了空蕩鐵鏈的旁邊,對著的正是癸字鎮物。

    確定了我的方法奏效,我便開始以醜癸這兩處的山向做對比,以用定羅盤確定方位,很快,我就確定了其他幾個鎮物應該的位置,快速游過去,打出手勢,其餘人也逐個下來擺放鎮物。

    被鍘斷的鐵鏈要綁起來,麻煩也不小,馮保也還沒完事兒,我也沒閒著,則是開始一個個將那些亂了的水屍鬼鎮物擺正。

    在水裡頭,要花的力氣比想象的大得多。

    劉文三也到了我的身邊,他卻並沒有幫我,我注意到他的神色很凝重,隨時一隻手落在卜刀刀柄上頭,銳利的目光則是左右掃視。

    我心驚了一下,順著他的目光去看,身上頓起了不少的雞皮疙瘩。

    之前我沒注意,馮家人也沒注意到。

    約莫十幾米外,有不少黑影匍匐在泥沙床上,安靜的一動不動,可它們明顯是在盯著我們。

    其中我還看到了至少有三個,皮毛都已經長得灰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