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50章 血光之災

    “轟隆!”忽而一聲驚雷作響!外面的雨水忽然大了起來,吧嗒吧嗒的打在帳篷上頭,聲音刺耳。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還夾雜著颳風,甚至給人感覺帳篷都要被吹翻了似的。

    我點了點頭,同時卻擔憂外頭的祠堂施工,這麼大的雨肯定得耽誤進度。

    雨來的和卦象顯示的也是相符,洪水肯定會到,就是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時候了。

    何先水直勾勾的盯著我,他沉默了足足得有好幾分鐘,才終於開口說道:“她本來是陽江裡面的死倒,怨氣很重。”

    “被撈屍人帶上岸之後,那撈屍人本要幫她報仇伸冤,不過卻無疾而終,撈屍人也被仇家殺了。”

    “這女屍的怨氣便更重,更深,一直遊蕩在陽江邊緣,甚至時而去常平市內。“

    “至深的怨念,她早就已經化煞,至於是什麼煞我不知道,她沒顯露出來過。”

    “只是以前陽江的邊上,是有很多野貓的,當初撈她上岸的撈屍人,還帶了一隻玄貓。”

    “撈屍人喪命之後,玄貓也死在了陽江裡頭,我猜測她應該是借了命。”

    “你們肯定是在去給那許德昶幫忙的時候,見到那女屍的吧?”何先水忽然又問到。

    我點了點頭。

    何先水才重重的嘆了口氣:“還是劉文三藝高人膽大,我也聽說過你接陰送陰的事兒,當初我是不敢接受這單生意,除了沒辦法安頓黃珊珊這母子屍,更多的就是不敢去那一段的陽江流域。”

    “說句不怕你見笑的話,在常平市,我已經三年沒下水撈屍了,就是怕碰見那女屍,萬一她找我伸冤,怕就是命不久矣了。”

    何先水的話,也令我心頭更壓抑了許多。雖然他說了不少,但是這點兒信息除了知道這女屍兇的離譜之外,壓根沒有什麼有用的。

    儘管她給我託夢是求接陰,可我依舊不敢接觸她,就是因為她太詭異,我怕管了這閒事就出大事。

    現在多聽了幾句,其中對我來說最關鍵的一個線索就是,這女屍是被人害死的!

    只要幫了她,我就妥妥的犯了接陰婆的忌諱。

    當初黃珊珊屍首不全,也是被人害死,我犯忌諱幫她接陰。甚至她都沒有母性,不願意孩子被送走!

    當初也是我運氣好,那時候她還只是一個白煞,再加上陳瞎子和劉文三提點得當。

    可之後她也被罵成了血煞,險些出大事。這其中肯定也有我去接陰的因果關聯。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這女屍肯定死的比黃珊珊更冤枉,撈屍人要幫她,都被仇家殺了。

    我一旦出手,就不只是要承擔破忌諱的反噬,女屍的危險,更有在暗處的手。

    思來想去,我也打定了注意,我得想辦法讓她不纏著我,或者有機會,就將其鎮住!

    只可惜我手裡頭已經沒有多餘的仿製羅盤。

    爺爺留下來的最後一個,廖寡婦雖然沒用掉,但也讓我爸給用去了。

    我也準備等會兒和劉文三商議一下,看他有沒有什麼好點兒的主意。

    止住思緒回過神來,我和何先水道了謝。

    何先水卻面色複雜,讓我還是小心為上,最好不要近水才行。

    我搖了搖頭說:“不近水也沒辦法,要是這三天內她不來找我,能讓我將陽江的事情處理完,才能真的少近水。”

    “只不過,她今中午已經找過我一次了,大陰之時忽然出現的,那裡距離陽江可有相當一段距離,周圍也沒什麼河。”

    何先水更是瞳孔緊縮。

    我吐了口濁氣,說其他沒什麼了,不知道劉文三帶著其他人走了沒有,我們也趕緊回去馮家,喝杯薑茶暖暖身子,等明天雨停了,他還得跟著下江去探情況。

    正要掀開簾子,何先水才忽然拉住了我的胳膊。

    他猶豫半晌,才說到:“我能給你一個東西,或許關鍵時刻能讓你保命,要是你用得上,得答應幫我一件事!”

    “什麼東西?!”那一瞬間,我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何先水卻從兜裡頭摸出來了一塊黑漆漆的玉。

    “撈她出水那撈屍人的蠱玉,她看見了,或許能讓你保命一次。”何先水卻沒有遞給我,緊緊的攥在手心裡頭。

    “你要我幫什麼事?”我心裡頭雖然緊張,但也沒去搶。

    問這句話的時候,我也很仔細的注意何先水的面相。

    他雖然整體給人油滑的感覺,但此刻卻沒什麼奸詐面相出來,應該不是在誆我。

    “幫我點一個墓,葬我哥的屍體。”何先水倒是沒多做停頓,直接就說了出來。

    我點點頭:“行,成交!”

    點墓葬人,這並沒有什麼危險的,就算有些麻煩,可比起能保命的一件東西,已經不算是麻煩了。

    何先水將蠱玉給我的時候,明顯還有點兒不捨。

    蠱玉入手,冰冰涼涼,我仔細看了看,這和劉文三的那一塊有一些區別,不過大體撈屍人的蠱玉,應該都是相差不多。

    只不過一脈一枚,代代相傳而已。

    下意識的,我問了一嘴,他是怎麼拿到這塊蠱玉的?

    何先水的回答,卻讓我身體一僵。

    ”那撈屍人,是我大哥。“

    帳篷裡頭的燈光幽幽暗暗,似乎隨時會滅似的。

    莫名的,我脊樑骨就是一陣冷意。

    心臟更是狂跳,幾乎到了嗓子眼裡頭!

    何先水伸手拍了拍我肩膀,我身上卻起了不少的雞皮疙瘩。

    “放心,我不會整你的……我大哥因為那女屍死了,我也不會想看著她再連累別人死,更不想看到她害死人。”

    “拿著這蠱玉,就能保你命。”

    語罷,何先水就掀開了簾子,自己往外走去。

    冷風一直往裡頭灌,我跟著走出去。

    不遠處的路邊停著好幾輛車,車門都是開著的,還有人在衝著這邊打招呼,分明是那些撈屍人還在等。

    劉文三和馮屈也在一輛車上衝著我揮手。

    匆匆過去上了車,狼獒也緊跟我身後。

    這輛車上就只有我們三人一獒,開車的也是馮屈。

    我們這輛車在前頭帶路,劉文三則是直接問我,是不是問何先水關於那個女屍的事情了?

    點了點頭,我沉凝了一下,也沒有避過馮屈,直接和劉文三說了情況。

    劉文三眉頭緊皺,他忽然說道:“何先水的確有個大哥,叫做何酉民。”

    “何酉民也是個很厲害的撈屍人,這些年忽然銷聲匿跡了,誰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兒,沒想到竟然死了?!還是因為撈了一具女屍,被女屍仇家給害死的?”

    “這事兒沒有那麼簡單,總歸她的陰肯定不能接!接了,這不就是去應了你夢裡頭的預兆了麼?還要惹禍上身。”

    “十六,得信你爺爺那句話,人定勝天!不管什麼事情都是這樣,命肯定不能認,得自己掄圓了活。”

    “我就不相信,這女屍能比你媽還兇,大不了和她拼了,我就不信,不能鍘掉她腦袋!”

    語罷,劉文三低頭也開始思索起來,似是在想什麼辦法。

    他的話也給了我更多警醒,還有鑑定了心念,不接陰是首要,能鎮住最好,再不濟也得讓他知道,我們不好惹,最好別再跟著我!

    “文三叔,你能打聽一下內陽市的風水界麼?看誰能做厲害的仿製羅盤?”

    我思索之間,也和劉文三說了一嘴。

    劉文三嗯了一聲,說他去想辦法,不過這個應該找馮志榮比較管用。畢竟馮家之前是有過風水師幫忙的,馮家肯定有路數。

    我說行,我去找馮志榮。

    恰逢此時,馮屈卻剛好開口說了句:“羅先生,你們聊的事兒,我聽了個一知半解,不過也清楚你要求是啥了,這事兒我去辦就可以。”

    我心頭一喜,點點頭,說了個儘快。

    其實我也不知道,仿製羅盤到底怎麼做才能鎮屍。

    還是說要仿造定羅盤,對照這做?回憶當初看的仿製羅盤,遠不如定羅盤複雜。

    思緒至此,我也和劉文三說道:“文三叔,等會兒回去了,你和我去看看我爸的屍體,看有沒有辦法,用其他手段鎮一鎮他,能拿下來那塊仿製羅盤,也就多一個手段了。”

    我剛說完這句話,車身猛地顛簸了兩下,然後就是轟隆一聲巨響。

    慣性讓我和劉文三猛地被衝到了前頭,狠狠的撞在了椅子上。

    我感覺右肩這一下,都要散開了……

    馮屈的頭撞到了玻璃上,滿是鮮血淋漓!

    前面的擋風玻璃碎了,整個凹陷進來一大塊,外頭更是刺目的強光燈……

    我們是剛好撞到了一輛從路側面出來的大卡車上!

    與此同時,我手指頭上也是鑽心的疼。

    低頭,抬手。自大拇指開始,每一根指頭上,穩穩當當都插著一根玻璃渣子!

    十指連心,疼得我意識都差點兒模糊了。

    我打算盤用的就是右手!

    尤其是大拇指和食指上面的玻璃渣子更深,我當時也是用的這兩個指頭去撥算珠,讓其撥亂反正……

    我本以為最多這幾天先來黴運,發生什麼大事,總也該有所預兆。

    可卻怎麼都沒想到,禍患來的這麼突然,還這麼快。

    我才改了卦象不足一天,直接就來了血光之災!

    也就在這時,我忽然聽到旁邊的車窗外頭,有重重的敲擊聲。

    我強忍著劇痛,本能的扭頭看了一眼,以為是後面車上的人來幫忙了。

    結果卻看見車窗外頭有個女人,她一張臉慘白無比,眼珠子也瞪得奇大,她捏緊了拳頭,砰砰砰的在砸玻璃!

    轟隆又是一道驚雷閃電,白光太刺目,我額頭冷汗直冒,下意識的閉了一下眼!

    也就那頃刻之間,車門卻嘩啦一下開了……

    冷風灌入車內,一隻手也狠狠抓住了我的胳膊,猛地將我往外一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