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66章 送皮上門

    張爾還是全神貫注的在看沙盤,他似乎沒有反應似的。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臉色微變,額頭上也見了汗。

    房間裡有東西?頓時,我就想到了那個大肚子的女屍!

    心裡面其實有幾分後怕和慶幸,如果她昨天來陽江邊上,弄出來點兒什麼禍患,那才是添亂。

    不知道是因為昨天陽江屍體太多,還是因為其它什麼原因,她並沒有來!

    總算少了一點兒麻煩。

    討死狗的死咒,也從陳瞎子被我改命之後,沒有半分的顯現。

    否則的話,昨天劉文三何採兒也應該出事才對。

    一環不成,破了另一環,多半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很快,我就和劉文三一起到了門邊。

    我在左側,劉文三則是在右側。址。

    他和我打了一個眼色,猛地上前,一腳踹開了屋門,直接就衝了進去!

    我也是緊隨其後!

    並且我手中摸出來了張爾給我的三元盤!

    決不能夠對著女屍掉以輕心,她的凶煞程度一點兒都不弱!

    結果屋子裡頭,連半個鬼影子都沒有……

    房梁之上,滴滴答答的水滴不斷的滴落下來。地面上溼漉漉的,寒意逼人,還剩下幾個模糊的腳印。

    我心頭有幾分涼意,劉文三眉頭緊皺,聲音卻很難聽。

    “這鬼鬼祟祟的東西,始終是個麻煩。”

    我在屋裡頭走了一圈,除卻了水跡和腳印也沒有其它東西了。顯而易見,她剛才就在我房間裡等我。

    若不是劉文三跟著我,張爾也在院子裡頭。可能我就會一個人面對這女屍,麻煩絕對不小。

    幽冷的風吹拂進了房間,同時也傳來腳步聲。我警惕的回過頭,進屋的是張爾。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他也從剛才的全神貫注回過了神來,眉心微微所有鬱結。

    “張先生。”我打了個招呼,劉文三也點頭示意。

    張爾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水跡,然後才說道:“她跟的越緊了,想要避過她,恐怕沒那麼容易。”

    “她應該是知道我們能對付她,所以更小心,若非你落單,她肯定不會再出現。”

    我心裡頭也懸起來一口氣,這事兒就更難辦了,尤其是我馬上又要去找馬寶義,這幾天之內黴運也還沒有全散。

    她跟著我,就是懸樑之刺。

    也就在此刻,忽而劉文三又說了一句:“血腥味。”他猛的扭過頭,看向了院子裡頭。

    我也立即反應過來,跟著看過去。

    本來透亮的燈光,此刻已經變得有些幽暗,甚至透著一股子綠意。

    月光才落下來了幾分到院子裡。

    沙盤前頭,卻丟著一隻皮毛都發白的黃皮子。

    其頭微圓,除卻了周身白色的毛髮,臉部的位置則是帶著幾分灰黑色,就像是罩著面具似的。

    不瞭解黃皮子的,或者是沒見過的,可能會當成和狐狸相似。

    其實這兩者之間相差很大,狐狸眼細長,嘴尖,看上去就很陰祟,黃鼠狼雖然眯眼時候也是細長,但是睜大眼珠子,卻人畜無害一般。

    此刻它正睜大了眼珠子,嘴巴也是微微張開,正在往外一直冒血。

    分明是已經不活了……

    可從這黃皮子的身上,我卻看到了幾分隱隱的熟悉……

    當時我臉色就變了變,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

    這黃皮子不就是在徐家的時候,徐大閩半夜喂血食的那一隻嗎?!

    之所以能認出來是那隻,還是因為我當時有注意到,這黃皮子可能是血食吃太多,脖頸下方的那一圈毛髮滲透了幾分暗紅。

    還有一些地方揪起來,成了一小撮一小撮的。

    “見鬼了……怎麼又冒出來個黃皮子?”徐文三罵罵咧咧的說了句。

    張爾臉色也微微一變,他忽而說道:“毛都長白了的黃皮子,已經是黃仙了,這東西邪的離奇,竟然都被殺了……”

    我們走出了房間,到了黃皮子跟前。

    分明在黃皮子的身邊,還有幾個溼漉漉的腳印。

    “是那女屍殺的?她殺黃皮子,做什麼?給你找麻煩?”劉文三的罵罵咧咧,變成了幾分沙啞凝重,同時也不解的看向我。

    我沒有說話,定定的看著黃皮子,額頭上盡是細密的汗水。

    多看幾眼,我就更確定這是徐大閩喂血食的黃皮子了。

    更令我心頭隱驚的是,這是徐白皮的黃皮子啊!

    ”老成精的黃鼠狼,抽旱菸的徐白皮!招惹了他,陳瞎子都要退避三舍!”

    這女屍,竟然把這隻黃皮子給弄來了!

    “文三叔……我知道她想要我做什麼了……”

    我忍不住眼皮的跳動,只不過心裡頭那一抹隱驚,卻怎麼都掩蓋不下去。

    劉文三面色依舊不解。

    我才長吁了一口氣,說道:”她當初是在陽江邊上跟過我們很長一段時間的。”

    “她也看到了我們是怎麼送走黃珊珊的陰胎,這大肚子女人不但想要我給她接陰,她更是清楚,接陰出來沒人供奉,想要我送她孩子走!”

    “黃皮襖就當初你給我抓的黃皮子,做過那麼一件,已經用掉了。”

    “她就整來了這一隻黃皮子,是在讓我準備黃術呢!”

    張爾神色之間的凝重和詫異,也在我的解釋之後,稍微緩和了不少。

    他也定定的看著這黃皮子,若有所思。

    只不過,他倒是一言不發,也沒說什麼話。

    我也思索了老半天的時間,低頭看了看手中的三元盤,想到的就更多。

    不過現在事已至此,我擔心也沒用了。

    “文三叔,何先水應該還沒走吧?你把他叫來,我有事情要問他,也得和他商量事兒。”

    ”然後你幫我去找一下馮志榮,讓他吩咐下去,想辦法弄一頭黃牛來,就是當初在許家的那些要求,牛要二十年待宰的,蒙著眼睛上了屠宰架,儘快弄來。“

    當即,劉文三的臉色也是一變!

    他停頓了幾分鐘,也點了點頭。

    正要轉身往外走的時候,我又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文三叔,等會兒還得麻煩你再跑一趟,去將陳叔請來……我也有事情和他說。”

    “行。”劉文三也沒多問了,匆匆離開了偏院。

    我深吸了一口氣,蹲下來身體,也放下來了隨身揹著的木箱,摸出來了灰仙手套和接陰用的匕首,以及剪刀。

    還有其中的一應工具。

    黃皮襖的製作不難,不過等著黃皮子死透了太久,身體僵硬之後,就不好做了。

    我正要給它剝皮。

    下手的時候,還微微有點兒發抖。

    倒不是說什麼矯情的話,還是因為想著這是徐白皮的黃皮子,麻煩會很大……

    與此同時,張爾也忽而開口了。

    “內陽市,鮮有這麼老的黃仙!”

    “看你的表情,你知道這黃皮子是誰的?那這皮,你還敢剝的下去?”

    今天三更結束了,我調整下時間,爭取以後每週都爆更一兩回。最近打賞也一直是打賞榜的前三,打賞人數蟬聯第一也很久了。我會努力反饋大家更好的內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