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68章 母性

    剛開始我是真沒想到,這女屍會和何先水,以及他哥有什麼關係。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撈屍人撈了陽江死倒,再被死屍仇家害死,也算是其命不好。

    同樣也讓我覺得那背後害人的人,有些獰惡到恐怖。就連幫忙撈屍,都要被殺!

    這也是我之前不敢給她接陰的原因之一!

    我怕背後那隻手對我做什麼。現在也是被逼到了這一步,不得不動手!

    可沒想到,這女屍竟然就是何家的人!

    這樣一來,那兇手殺了何先水他哥,就肯定不是簡單尋常的揮手就殺了。

    這其中必定還有其他的隱秘。他們對我動手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我也少了一件忌憚的事情了。

    何先水跪在地上,身體不停的抽搐。

    他死死的抓住了褲腿,許久後才艱難抬頭:“羅十六,你確定她真的不會纏上你,不會害了你,而是直接去找那家人報仇嗎?!”“我不想再看到有無關的人因此而死了。”

    我定定的看著何先水,說道:“那你知道,為什麼我本來不敢接陰,又為什麼現在要同意接了麼?”何先水搖頭不解。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址。

    “第一個原因,是關於我本身,這不用多提。”

    “第二個原因就是這女屍弄來黃皮子,表明了她的態度,讓我接陰送陰,她不會留下這娃子。她有母性。”

    “讓我決定接陰的原因,不光是我的猜測,更多的是我信她的母性,冤有頭債有主,我幫她,她若是害我,那便是天理難容!”

    語罷,我才讓何先水將事情的所有始末,都清清楚楚的告訴我。

    不要有任何一絲遺漏和隱瞞。

    何先水低下頭,才將事情娓娓說出。

    聽罷了之後,我才覺得一陣心驚肉跳。

    他的哥哥何酉民,在幾年之前也算是陽江上游響噹噹的撈屍人!

    其名號和劉文三相比相差無幾。

    只不過何酉民這人,規矩更嚴,他只在常平市範圍內的陽江流域撈屍,絕對不會出了這範圍。

    那大肚子女屍實則上便是何酉民的老婆,名為孟欣書。

    當年孟欣書懷孕的時候,他們曾離開過一段時間常平市,受邀去更上游的懸河流域遊玩。

    陽江只是懸河的一條支流,巍巍懸河養育了兩岸億萬兒女。懸河之中歷年來落水遇難的人也數之不盡。

    當時邀請他們何家兩兄弟去的人,是懸河旁邊的一個大家族,那家族靠著在懸河之中撈死人行當起家。從古至今那麼多年下來,懸河之下不乏寶物,走貨的商船,押解的官物,還有落水而死的人。

    那家族之中也養著不少的撈屍人,不過撈屍人都有自己的秉性,那些人基本上是由一脈演化下來,蠱玉也就只有一塊。

    年頭長了,去打撈的更多都是寶物,而不是說真的沿著河道撈兇屍死倒,手藝遠不如正牌的撈屍人。

    那家族就看上了何酉民的實力,想要他加入其中,幫他們打撈懸河中的一樣物品!

    當時那家族出了重金,何酉民本來不同意,也動搖了。

    可知道打撈的是什麼東西之後,就堅決不願意下手。

    還連夜帶著孟欣書與何先水離開,回到了常平市,閉門不出!

    沒過多久,那家人就登門拜訪,自然是好言相勸,又送了厚禮。

    何酉民還是言辭拒絕,也說了打撈這件東西,壞祖師爺的規矩,他不敢撈,撈了會要命。

    那家人見何酉民不同意,也就來了硬的,將何酉民痛打一頓之後,直接將孟欣書擄走。

    並且還放下話,讓何酉民按時到他們家族報道,否則就去收屍。

    當時何先水才剛回家,將這一幕都目睹都看在眼中,自然是憤恨不已。

    他偷偷跟上了那家人的船,將孟欣書給救了下來,用小船離開。

    再走之前也下了陰招,將那船給捅漏了。

    船漏了,自然在陽江上溺水,那家族的撈屍人發現了何先水和孟欣書,直接就是一場惡戰!

    何先水還帶著一個孕婦,哪兒是對方的對手,不但是成了階下囚,孟欣書也再次被抓。

    而這一次對方就下了狠手,要生挖了孟欣書腹中的胎兒,意思是用何先水來當人質就夠了。

    何先水憤恨無比,而孟欣書的性子更剛烈。

    她直接仰頭就跳進了陽江裡頭,一心求死之下,即便是綁住了雙手,也憑藉水性,直接游到了江底之下,半自盡,半含冤而死!

    乘亂之下,何先水也摸著逃走。

    他在逃走之前,身上有一瓶水屍鬼的屍油,倒入了孟欣書跳江的那一處位置。

    這屍油可以激發屍體的兇性,讓孟欣書變成更兇,更惡的母子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