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85章 趕屍匠偷屍

    此刻馬寶義雙眼狹長的著實滲人,尤其是那張國字臉,更像是馬臉了!

    “看明白了麼?”他忽而說了句。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本能的搖搖頭,心裡頭卻忽然有點兒發憷。

    “沒看明白,讓你近處看看。”

    說完,馬寶義竟然直接朝著那墳坑處走去!而墳坑旁邊,已然有一個人影子跳了下去!

    我面色微變,有個不好的念頭……

    和馬寶義走到近前,我才看見馬連玉竟然已經把墳坑低下的棺材撬開了!

    “這……你們是來偷屍體的?!”

    馬寶義並沒有回答我的話,他定定的看著墳坑之下。

    馬連玉手腳速度很快,打開棺材之後,我就能看到裡頭有一具紅色大殮之服的男屍。

    屍體很年輕,容貌俊秀,看上去只是有點兒皮膚慘白,應該是剛死不久。

    記住網址m.luoqiuw.com

    她用繩索綁住了屍體的四肢,捆束在了背上,才將棺材重新蓋上,又開始攀爬。幾分鐘之後,她就到了我們旁邊。

    馬寶義定定的看了屍體幾秒鐘,滿意的點點頭。

    我心裡頭卻不自在的厲害了……髻娘娶夫,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風俗,馬寶義就這樣把屍體給偷了?

    這要是被發現了,不得出大事?!

    只不過想到馬寶忠和馬寶義這兩兄弟的特殊喜好,我就閉上了嘴沒多說話。

    馬寶忠這討死狗喜歡從死人身上斂財,馬寶義卻就是個趕屍人。

    之前我倒是沒想多明白,他這是連鍋端了,屍體都是自個兒的了,更何況屍體上頭的東西?

    下意識的左右四看了一眼,周圍這樣的墳坑不少。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又看了一下旁邊石碑上的喪時,以及旁邊石碑上頭刻著的時間。

    這髻娘娶夫的風俗,應該是一年一次……

    看馬寶義和馬連玉輕車熟路的樣子,恐怕這裡是一具屍體都沒落下了。

    正當我思索之間,馬連玉又將那屍體平放在了地上,速度極快的將他身上衣服扒光。

    月光下,屍體的皮膚略微泛青,其上已經開始出現一點點的黑毛。

    尤其是屍體的眼睛也睜開了一條縫隙,有了化煞詐屍的前兆!

    我心頭狂跳,這直接化煞就是黑煞,可見這屍體有多兇……

    本身棺中取屍,就是很大的忌諱,別人都入土為安了還要生生挖出來,就算是安安穩穩死的屍體,也得鬧祟!

    更何況髻娘娶夫本身就是風俗落葬,雖說我不懂多少,但是最基本的是能看出來的。

    葬這男屍,肯定是為了引導這髻娘山的龍氣滋養周圍的百姓住戶,不是一件小事兒。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馬連玉取出來了一個小包裹,打開之後裡頭看見的就是硃砂。

    她分別將硃砂快速的填入了這屍體的耳,口,鼻,緊跟著又放置於腦門,心口,手心,以及腳底板的位置。

    每按下一片硃砂,她就用一張深黃色的符紙按上去,符紙上應該有膠水一類的物事,硃砂本身也經過處理有粘性,緊緊粘連在一起。

    最後她又將屍體扶起來,後心的位置如法炮製,也是按上了硃砂符紙。

    做完這些之後,她才給屍體穿上衣服。    硃砂有驅邪鎮鬼的作用,此刻男屍身上也沒有繼續生黑毛了,分明是已經被鎮住。

    不過自他眉心的位置卻有了幾分黑氣和兇厲之相。

    挖墳鎮屍,這屍體面相都變了……

    緊跟著,馬連玉才將屍體背在了背上,並且用一張布搭起來。

    她苟著腰,走到了馬寶義的身後。

    馬寶義瞥了我一眼,揹負著雙手往山下走去。

    我也不敢多停留,則是跟在馬寶義身後。

    臨近山腳的位置,馬寶義才忽而取出來了一個銅黃色的鈴鐺,搖晃了兩下。

    清脆悅耳的鈴聲響徹小路,幽冷的月光下頭,路側斑斑點點起了霧。

    隱隱約約,我又看見霧中有人影晃動,碎石路埂邊,還有一些人蹲坐於此,直勾勾的看著我們往外走。

    這些人臉上也都是兇相,似是想衝上來一樣。

    我面色微變。

    揹著死人走路,沒有人開陰路,我們想回去,怕是不太容易……

    也就在這時,又是一聲清脆的鈴鐺聲響,馬寶義的吆喝聲響徹夜空。

    “人背屍,屍走道,死客返寨去!”

    “鬼攔路,斷其魂,莫要破夜平!”

    “寅時三刻,祟客死絕嘞!”他的吆喝聲完全和陳瞎子開陰路那種陰翳完全不同。

    陳瞎子開陰路,好似是在說他們一樣是同路人,可卻不要讓別的鬼祟東西上來搗亂,或者說什麼跟著什麼兇物,像是狼獒,或者是命硬之人。

    這馬寶義趕屍上夜路,他開陰路的聲音不但是厚重無比,其言辭更是兇厲!又要斷鬼魂,還要鬼死絕。

    馬寶義往前走了十幾步,我緊隨其後,那些霧氣竟然慢慢散了……哪兒還有人影晃動,路上空寂無人,甚至連被偷看的感覺都沒有。馬連玉則是穩穩當當的跟在身後,我下意識的回頭看了她一眼,結果卻看不到她的臉,反倒是那死屍苟著頭,正跟著馬寶義在行走似的……

    “羅十六,有沒有人和你說過,人兇,鬼都怕?!”忽而,馬寶義又說了一句話。

    他側頭定定的看著我,道:“你的膽子不大,膽子不大的人走不了多少夜路,上不了多少山,你陰陽術是有幾分本事了,可你憷鬼,這就不太行。”

    話語間,馬寶義還搖了搖頭。

    我這倒是沒覺得被羞辱,誰不怕鬼?

    還不過他那句話,人兇鬼都怕,反倒是讓我想起來以前聽過趕屍匠的一個習俗。

    不但是要命硬,還得夠兇煞。

    馬寶義長得不是那麼兇,不過他氣勢足夠!他肯定是不怕鬼的。

    除此之外這和陳瞎子和我說的,人心毒比鬼還惡,卻總讓我覺得有相似之處……

    不多時,我們就回到了大院之外。

    正進了門,馬寶義又喊住我說了句:“羅十六,叮囑你一句話。”

    “我找你,是因為各取所需。”

    “跟著你的瞎子對你心誠,那漢子也能給你拼命。”

    “還跟著你的那個老頭,就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了。你可以多注意下,明天等我們進山,他都在做什麼。”

    語罷,馬寶義便扭頭離去,消失在我視線中。

    我心裡頭卻懸起來了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