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87章 多事人,攔路鬼

    月光從上自下灑落,常年風化的岩石顯得格外光滑,連能上山的小徑都沒有。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雪越上則是越多,似乎是直接通至山峰之上,與夜空連成了一線。我摸出來了定羅盤,低頭辨認方位。

    羅盤指針轉而不止,發出輕微的聲響。

    轉針,代表此地惡陰介入,怨恨之氣不散!剛好義莊在這裡,羅盤的反應也並不奇怪。

    只不過很快,轉針又變成了搪針,搪針不歸中線,搖擺不定。

    我定定的看著指針,它卻緩慢的轉動到了巽位,不過下一瞬,它又成了轉針的模樣,來回轉動不止。下意識朝著另一側走出了幾十米,面前的岩石變得更為光滑,坡度也變大了不少。

    指針不再轉針,而是完全成了搪針,只是在巽巳丙位跳動。

    我一直往前走,最後搪針最為穩定的位置,反倒是到了巳位。

    抬頭再看上方的岩石,約莫在二十多米外的位置,雪層變厚,月光照射在上頭,反射著白光。

    “你上去過麼?”我深吸了一口氣,衝著馬寶義問道。

    馬寶義眼底有幾分思緒,忽然說道:“我沒上去過,當年就到了這裡,張九卦告訴我,讓我等他,他如果能活著出來,我就能再進去這山裡。

    ”如果他沒能出來,就代表已經死了,就讓我在等幾十年,然後找你。”

    “如果我貿然進去,就可能和他一個結果。”

    馬寶義又指了指義莊的方向,道:“以前那裡是沒義莊的,這幾十年我修來準備的。”

    我心跳加速了幾分,沒有在問別的。

    微眯著眼睛,目光還是在那忽而變厚的雪層位置。

    乍眼一看,這岩石之上的確無路,可搪針指巽巳丙位,又代表有古板古器。

    在這方位之上月華恰好落下,到了那處雪層的位置,透著一股生氣溢出。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這不會是什麼巧合,風水之說本就是有天相地理。

    雪層那裡,肯定有問題!

    張九卦既然能上山,這路肯定會在附近,只不過馬寶義沒去找,而是堅持卦象和叮囑。

    否則的話,他早就找到了。

    只不過轉念一想,張九卦的卦如此準,馬寶義也是想萬無一失,不然就不會等這麼多年。

    側面也說明了找到路上山之後,其中陰陽宅的危險,張爾之前也有所提及。

    思索之間,我試探性的攀爬上了岩石,這裡的坡度還不是很傾斜,我能爬上去!

    “我上去看看,你在這裡等我。”深吸了一口氣,我叮囑了馬寶義一聲。

    二十多米的距離,也就幾分鐘,我便爬到了雪層之前。

    羅盤上的指針幾乎是焊死了似的,一動不動了!

    我定定的看著雪層,單手收起來了羅盤,從腰側取下來了榔頭,朝著雪層上頭就是狠狠一砸!

    冰涼的雪花濺射在臉上,冷的讓我打了個寒噤。

    並沒有如同所料的砸穿雪層,砸上岩石,反倒是砸出來了一個漆黑的空洞!

    月光淒冷,那空洞約莫一個腦袋大小。

    當然,雪層砸開了會更大,這是一條甬道?

    還是說可以上山的階梯,只是被雪常年覆蓋?

    思索之間,我趕緊收起來了榔頭和羅盤,摸出來手機打電筒光。

    這檔口,我也來不及喊馬寶義上來看看了,心裡頭的好奇心完全支配了我的行動。    驟然的白光照射進雪洞裡頭。

    下一刻我看到的東西,卻讓我腦袋嗡的一聲,三魂差點兒不見了七魄。

    頭皮炸起,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了!

    一張蒼白的臉,正在雪洞後頭,直愣愣的看著我。

    他頭髮乾枯,顴骨高聳,皮膚乾燥的過分乾裂,一雙略有凹陷的眼睛,和我四目相對。

    我只是想砸開雪層看看裡頭是不是有路……

    哪兒能料到,這後頭竟然有張臉?!

    這怎麼可能是人?!

    他忽而嘴角抽動了一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感覺就像是被一道鐵鉗夾住了似的,一陣劇痛傳來,同時還有一股猛力,將我往裡拽去!

    驚恐之餘,我也瞬間反應過來,猛的往回抽手!

    手機咣噹一下直接就墜入了洞裡頭。

    咔嚓咔嚓幾聲悶響,上頭的雪層竟然朝著我腦袋上坍塌下來。

    轟隆一聲,雪層直接當頭砸在了我腦袋上。

    我慘叫一聲,整個人混著雪,朝著下方滾去!

    身體在岩石上不知道撞擊了幾下,劇痛無比,腦袋也是七葷八素……

    最後肩頭被一雙手穩穩扶住,馬寶義那張狹長的臉自上而下看了我一眼。

    接著他抬頭看著岩石上方。

    我悶哼了兩聲,艱難的抽動了兩下身體,勉強爬起來,跪趴在了岩石旁邊。

    馬寶義的眼中有幾分壓抑不住的渴望,他倒是沒什麼驚懼的表情。

    我這會兒心跳的卻厲害,一直砰砰的在嗓子眼,都快蹦出來了。

    雪層滑落崩塌下來,能夠看清楚那的確是一條路。

    開口約莫有半米高,斜著朝上往裡,這路可以上山!

    可守著路口的那個人卻讓我不寒而慄……

    差點兒我就被它給拽進去了……

    “羅十六,你做的很好,你找出來的路,我就能進去了。”馬寶義忽然笑了起來,話語之中分明也流露出來了兩分貪婪。

    我額頭上冰冰涼涼的,也不知道是汗水還是雪水化了,艱難的說了句:“當口就有個髒東西,想進去沒那麼容易。”

    馬寶義卻搖搖頭道:“髻娘墳裡頭肯定會有東西守著,否則張九卦不至於出不來。”

    “可這世上死最早的就是多事人,攔路鬼。”

    “等天亮了,我們就上去。”語罷,馬寶義將我攙扶起來。

    我其實略鬆了半口氣,還以為馬寶義要耐不住貪婪,直接上去,還好他也要等白天。

    只不過我心裡頭已經有了陰影……

    張九卦都死在裡頭了,肯定沒那麼簡單。馬寶義就算是多做了幾十年準備,我們也得足夠小心才行。

    回到義莊裡頭,穿過前堂的時候,我心裡頭還有點兒發憷。

    棺材太多,多到太滲人,有的還被打開了,裡頭分明也是躺著屍體。    一直進了房間躺上床,我才稍微鬆緩下來兩分,不過太陽穴還是有幾分跳動不止。

    腦袋稍微清明下來一些,回想馬寶義剛才那番話。

    他透露出來的那三個字,髻娘墳?!

    髻娘娶夫的髻娘,這又是髻娘山!無土之山裡頭的陰陽宅,就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