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89章 八卦定理,棄宅尋屍

    “羅先生,有個人!”馮保腳下的速度明顯快了不少。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心頭也是緊張了不少,跟著往前走去。

    這反倒是要超過陳瞎子的速度了。

    頃刻間,我們就到了那人的背後。

    其實我心裡頭很緊張,這裡就是無土之山,難道說這麼快就遇到張九卦的屍體了?

    這樣一來的話,一切反倒是方便了很多,我們帶上屍體就能離開!

    馮保急匆匆的走到了那人前頭。

    他臉色忽而一陣驚變,嚇得驚叫了一聲,猛地一下就癱坐在了地上。

    狼獒忽而毛髮也炸了起來,齜牙咧嘴的盯著那人,發出嗚咽威脅的低吼。

    陳瞎子一把摁住了我的肩頭,聲音沙啞:“別碰他。”

    我也看清楚了那人的臉……址。

    他下巴的位置滿是須發,又像是白色的氣根,整張臉皺巴巴的腫大起來,上半張臉像是個猴子頭,身上穿著的是麻布的衣服,還揹著包裹行囊。

    我也極不自然。這不可能是張九卦的屍體吧?好歹一代鐵口金算,屍體要真的成了這麼狼狽的模樣,恐怕死了也不瞑目。

    “應該也是來這無土之山有所圖謀的人,死在了這裡。”陳瞎子忽然開口說道:“他身上的東西應該是一種毒,不要亂碰。”

    “十六,應該是到這裡就差不多了,馬寶義差的是臨門一腳,我猜測張九卦很有可能進了髻娘墳。你能找到墳在哪兒麼?”陳瞎子話音未落,繼續說道。

    我定了定神,左右四掃了一遍。

    乍一看,周圍不少雪峰,除卻了我們來時那條路是一條長峽出口之外,這裡更像是與世隔絕的冰封之地。

    而在屍體前方的位置卻還有一片冰湖。

    在幽冷的月光照射下,就像是一塊澄澈的寶石,泛著光暈。

    也就是因為這裡太開闊,視線都沒有什麼阻礙……反倒是令我無從找起。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一眼什麼都看穿了,除了雪峰就沒有別的東西,上哪兒找墳?

    墳塋又是陰宅,並不是說單純的墳包,也可能是一間宅子。

    可這裡,也看不見什麼宅子啊!

    我眉頭緊皺了起來,摸出來定羅盤,額頭上也見了汗。

    我們上來,已經花費了不短的時間了。

    其實這也在和馬寶義搶時間,趁著這個機會,若是能找到張九卦的屍體,然後就抽身離開!

    如果和他再走至一起,肯定麻煩比之前還更多,畢竟我們已經甩下他一次。

    現在什麼都找不到,那就是大麻煩……

    鬼使神差的,我又看到了那屍體的身上。

    因為他坐在這裡的角度和動作,好像是一直在看著什麼方向一樣。

    我心頭狂跳,慢慢貼近了他的身體,然後坐在了他旁邊。

    這完全是我下意識的舉動。

    陳瞎子眉頭緊皺,喊了我一聲小心。

    我沒有應他的話,坐了下去。

    當然我很注意,沒有去碰到這屍體。

    這屍體太嚇人了,陳瞎子都說了是毒,碰到的話肯定得喪命。

    靜心下來,我視線順著這屍體的視線角度,低頭往下看去。

    如同鏡子一般的冰湖表面上,卻我看到了一個倒影……

    那倒影是一片宅院,宅院恢弘,四進四出,不過卻給人一種鏡花水月之感。

    我仰頭往上看去,夜空之上卻是明月皎潔。

    倒影在冰湖,按道理,實物應該在冰湖之上。

    或者是在周圍能觸及倒映的山峰位置。

    可我四下看去,依舊沒看到那宅子在哪兒。

    我眼珠子有幾分發紅了,低頭看著羅盤,再扭頭四看,也起身轉了一圈。

    在這期間馮保也照著我剛才的動作,去看了冰湖裡頭的情況,馮保神色驚愕無比。

    喃喃的說了句怎麼可能。

    就連陳瞎子的面色都有了變化。

    “十六,不要心急,既然在這裡,你肯定找得到。張九卦說了你找得到,就肯定不會出問題。”

    陳瞎子按住了我的肩膀,灰白色的眼珠子和我對視。

    可我還是壓不住心頭的那一絲無力感。

    “陳叔……我找不到……”

    “這髻娘墳是葬影之法修建的陰陽宅,張爾說的沒錯,那麼多風水師趨之若鶩的地方,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找到?”“宅經裡頭絲毫不涉及葬影,只有地相堪輿。”我的確很不想承認,可我也無法否認。

    我的確是沒辦法……甚至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真要找的話,我們就得上每一座冰峰。而冰峰怎麼上?這裡才是真的沒路。

    怪不得這人死在這裡,都直愣愣的看著冰湖裡頭。

    看到倒影,就像是看到了髻娘墳的門,卻無緣得入,死都不甘心。

    我語罷,陳瞎子也不說話了。

    氣氛頓時就變得壓抑起來。

    我怔怔的看著那屍體許久,然後才咬了咬牙說道:“陳叔,要麼咱們在這裡等馬寶義來,看看他有沒有什麼辦法,要麼就得問張爾,他在野史之中看過葬影之法,單靠我,恐怕的確不行了……”

    陳瞎子還沒回答。

    馮保卻忽然看向我,他說了句:“羅先生,你記不記得,當初在陽江大壩前頭的時候,你是怎麼找到何採兒跟劉文三劉先生的兒子?”

    “那會兒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怎麼你說人在哪兒,人就從哪兒出來了呢?”

    “就算是咱們找不到這倒影裡頭的宅子,只是找人呢?”“那你有沒有辦法?”

    馮保的話,卻讓我猛地瞪大了眼睛。

    陳瞎子也陡然抬頭,神色都變得銳利了起來。

    一時間,我卻忽然覺得胸口發脹,臉也在通紅,呼吸都困難不少。

    馮保趕緊從揹包裡頭摸出來了氧氣瓶,讓我吸了幾口氧氣。

    我死死的抓著馮保的胳膊。

    他的話,卻給了我醍醐灌頂的一個提示!

    一句話沒吭出來,我直接就蹲在了地上。

    手摁在雪裡頭,我迅速的畫下來了一個簡單的八卦圖。

    對照其方位,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什麼。周圍竟然剛好也是八座冰峰,這還正好暗合後天八卦的地理位置……

    我寫下來了張九卦的名字,最後在他那個卦字上,停下來了指頭。

    飛速將卦字另一半的卜抹掉,剩下的便是圭。

    “雙土為山,山為艮,艮卦在東北……”

    “馮保……這真要是找到了,你就幫了大忙了……”我顫巍巍的說了句話。

    起身我用定羅盤對照方位,尋找到了東北方。

    那邊的確有一座冰峰。並且這冰峰和其他那幾座給人的感官,完全不一樣,透著一股深邃。

    當我用羅盤對照艮位東北的時候,指針就指向了巽位。

    我又往前緩慢行走,接近冰峰距離越近,搪針就越發的高頂。

    一直到搪針又成了那種幾乎離弦之箭,要跳出羅盤的時候我停了下來。

    仰頭往上看去,我看到月光幾乎完全凝聚在了那冰峰的位置。

    並且在其山腰處,有一座懸空出來半截的宅院!

    沒有到我這個角度,完全看不到這宅院的所在,甚至在這裡還看見了冰峰腳下有很不明顯的棧道,被隱藏在冰雪巖縫之中……

    我抑制不住臉色之上的興奮和喜悅。

    這並不是靠葬影之法找到的髻娘墳,而是八卦之法,馮保的提醒,讓我放棄了找墳,而是找人!

    我在找張九卦!

    果然,張九卦到了髻娘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