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97章 六丁守墓纂文

    我心頭一凜,也反應了過來。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的確陳瞎子之前就說過,有人跟上了馬寶義。

    其實我當時也有過擔心,會不會是馬寶義偷屍體敗露。

    現在看來,恐怕的確如此……

    這陰先生開口就說我們是偷屍賊,就已經側證。

    只是,這些人到底想做什麼?

    隊伍走到了冰湖前方,陰先生在指點方位。

    那兩塊形似棺材的岩石,被放了下來。並且在眾人的合力之下,將其束在了冰湖之前。

    正好對著髻娘墳那座冰峰的正面!

    我忽然覺得,這兩塊岩石怎麼也像是兩塊碑?

    只不過要比髻娘墳中的大了太多,甚至大過於正常的墓碑。址。

    陰先生跪在了其前方。

    他面目虔誠,朝著的方向,也是那冰峰的朝向!

    當冰峰上的那些冰層落下來之後,在葬影之法其實就已經被破掉了。

    就連我們現在站著的位置,都能看到冰峰上的髻娘墳。

    與此同時,陰先生脫下來了外面兒的厚厚風衣外套。

    讓我面色微變的是,他身上竟然也穿著一件大紅色的殮服!

    “羅……羅先生……這人有點兒詭異,怎麼和那些屍體穿的一樣?”

    “還有那石頭上面畫的是什麼東西……鬼畫符麼?”

    “我看,要不咱們還是先跑吧……”馮保冷的打了個哆嗦,他壓低聲音,在我耳邊小聲說。

    我就沒接話了。

    跑?且不說現在幾個還看著我們。

    我們真要是跑,他們肯定動手,哪兒跑得掉。

    更何況馮保這一副狀態,也跑不了。

    我微微搖了搖頭,示意馮保鎮定。

    同時我的目光,也看向那兩道碑上。

    剛才我還真沒注意,岩石表面的確纂刻著兩道玄奧晦澀的符文。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多看了兩眼,我瞳孔就是一陣緊縮。

    這兩道符我認得!

    宅經之上有關於玄女分金大葬的記載,同樣也有這兩道擴印的符文。

    晦澀的字眼,看似凌亂,實際上卻有其含義。

    分別兩側,還各有一句刻字。

    “分金永富貴,子孫壽遐齡。”這是六丁守墓纂文!

    一瞬間我就知道,這陰先生要幹什麼了!

    也就在這時,陰先生忽然高舉雙臂。

    他本身跪在地上,這動作就顯得虔誠無比,身上的大紅斂服卻透著一股陰翳。

    “百年大葬,今日大吉。”

    “外邪有入,六丁守墓,嗩吶喚神,乘氣化羽!”

    “黃道吉日,請髻娘羽化登天!”

    “奏吉樂!”陰先生的聲音無比厚重,即便是在這風雪空曠之地,竟然都形成了迴音。

    在他話音落下的同時。

    他身邊隊伍中的人,竟都齊刷刷的摸出來了嗩吶,放置於唇邊。

    下一刻,便是淒厲哀怨的嗩吶曲聲!

    風雪的聲音,完全被蓋過!

    我抑制不住心頭的驚愕,猛地回過頭,再眺望那冰峰之上。

    這樣的距離,我完全看不見上頭的情況。

    只是這嗩吶吹響,髻娘必定會繼續蹬懸梯!

    剛才她停止下來,也就是因為馬寶義和馬連玉的行動,打斷了她那數九之僕從的哀樂。

    “陳叔,這髻娘,恐怕還會卜卦。”

    我聲音沙啞,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陳瞎子眉頭微皺,明顯目光也在陰先生他們的身上。

    “他們在做什麼?”陳瞎子問了我一句。

    我深吸了一口氣回答:“玄女分金大葬,的確是一個極為罕見的風水局,若是能夠選中準確的方位,便是千年大吉之葬地,只不過,若是屍有異氣,外邪有入的話,就容易破局。”

    “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光影葬法是髻娘給自己設置的天障,以風水護風水,避免有人能登堂入室。”

    “可她的準備遠不止於此,甚至她還計劃到了今天,可能會有變故,才安排了人手抬來六丁守墓纂文。六丁守墓纂文是玄女分金大葬的鎮物,也叫做分金符。只要在合適的方位佈下,就能夠鎮住那異氣!”

    “馬寶義,馬連玉,還有他們帶去的屍體,就是風水上的異氣,這鎮物一出,他們的算盤就算是打的再響亮,也沒有用了。”

    “若是鎮物早就在這裡,說不定會被破壞,現在放,又有人守著,就無人能破壞,馬寶義只能鎩羽。”

    “這的確是馬寶義的兇卦。”

    話語至此,我也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

    旁邊守著我們的那幾個人,則是面面相覷,看我的目光也難免有幾分驚色。

    嗩吶的聲音響徹不斷,那些人依舊吹奏不停。

    恐怕,要等到髻娘羽化之後,他們才會停下來。

    “年紀輕輕懂得東西的確不少,可卻不修正務,挖墳掘屍,丟了風水師的人!”

    此刻,陰先生也沒有繼續跪著了。

    他重新披上了衣服,走至了我們面前。

    他冷眼盯著我,不過目光還是掃過了張九卦兩眼。

    我語塞,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猶豫了半晌,我還是不自然的說道:“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們是偷屍賊,偷了橫朝山上那些男屍。可我們……”

    我還沒說話,陰先生就搖搖頭,他眼中有幾分諷刺:“難道不是麼?你們和那趕屍人廝混在一起,我們盯上他,已經很久了。”我啞然失聲。

    可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

    而且這會兒馮保的狀態,明顯變得更差勁了……他可能是失血過多,這會兒竟然還有幾分發燒的樣子,滿面通紅,眼神還有幾分空浮。

    我趕緊去摸了摸馮保的額頭,一陣滾燙。

    頓時我就慌了神。

    不安的看向陰先生,咬牙說了句:“可能解釋你也不信,我們之前還真不是和馬寶義一夥兒的,我們同伴受了傷……能不能先讓我們下山去醫院?”

    陰先生神色卻很冷漠。

    他還是搖了搖頭:“死有餘辜。”

    這話就讓我急眼了,猛地捏緊了拳頭。

    還沒等我開口在說話,陰先生就繼續說道:“可能你們窩裡起鬨,你們幾個沒達成目的,只弄了一具屍體出來,和那趕屍人分道揚鑣。”

    “偷竊之人還說自己無辜,當我們都是傻的麼?”

    “想要下山?”

    “還是下湖吧,讓你們早點上路,免得在這風雪之地受苦。”

    他話音落下。頓時那七八個人就逼近了許多!

    我臉色大變。

    這一言不合,他們竟然想要我們的命?!

    山上前後無人,只有他們的人手,我們真死在這裡,那也無人得知。

    一群人猛地衝上前,抓我和陳瞎子。

    也有好幾個人圍住了狼獒。

    陳瞎子的身手,幾個人都奈何不了他。可我的身手就不行了,三兩下就被人抓住。

    張九卦的屍體也咣噹一下墜落在地上,墊子同時散開。

    同時掉下來的竟然還有張九卦之前死死都不肯鬆開的人皮。

    那人皮裹著的東西,竟然剛好掉在那陰先生跟前,好似是張九卦鬆開手了一樣!

    混亂之間,我身上的衣服也被拉下來一半,在我身上被拉斷的,還有一個長木匣。

    長木匣我掛在身上,穿著厚衣服,也就擋在了衣服下頭。

    嘩啦一聲輕響,金算盤也掉了出來,直挺挺的插在了雪中……

    我還要拼命反抗,那幾個人也下了狠手,直接朝我腦袋上揮拳頭。

    那陰先生變了神色,喊了一聲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