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07章 張九卦的卦!

    馮保匆匆離開偏院。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則是將張九卦的屍體給搬到了床上。

    猶豫了一下,看著張九卦身上的衣服陳舊,胸口背部也都是破洞,甚至還透著一股隱隱的屍臭。

    我就將他的舊衣服給脫了下來。

    這期間我也很注意小心,一來是態度尊重,秉著死者為大的心念。

    二來也是怕張九卦有屍變化煞的可能。

    好在並沒有出現任何變故。

    在給他脫衣服的過程中,我也沒有直接用手觸碰,而是帶上了手套。

    舊衣換下之後,我給他換上了一身嶄新的唐裝。

    巧合的是,馮志榮給我準備的唐裝,張九卦竟然也剛好貼身。

    接著我又打了水,幫他擦了擦臉上的汙垢。址。

    這一系列的事情做完了之後,張九卦屍體看上去,已經不太像是一個死人了,而是閉目沉睡似的。

    外面的天,已經徹底黑了,月光透過窗戶照射在屍體上。

    我再一次注意到張九卦的面相。

    面長而狹,並不像是馬臉,那至眼眶外的眉骨,若非是眉毛中斷,還是有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雙顴圓潤,突而不起,他的性格也不會太極端。

    整張臉都是一副大善之相,本身這眉毛也應該是長壽命。

    包括他的人中也是狹長,代表了長壽,只不過斷眉斷命。

    他死在髻娘墳完全是乘兇而去。

    既然都算到了卦象是大凶,會喪命,只要避免不去,就絕不會死。

    我輕嘆了一聲,喃喃自語:“真有那麼重要麼?你好歹也已經是聞名風水界的鐵口金算,陽算之術斷禍福吉凶,算命理生死,又何必非要風水術。”

    若是張九卦還活著,必定也是陽算的大能之人。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或許我爺爺當時也會找他幫忙,兩人未必不能聯手。

    思緒間,屋外傳來腳步聲。

    “羅先生,你找我?”

    回過頭,馮志榮已經走進了我屋子。

    他衝著張九卦雙手抱拳,拜了一拜,也是禮數週道。

    我點點頭,說道:“請馮家主來,還是有件事想麻煩馮家。本來我打算自己攢錢一段時間,不過也怕等太久夜長夢多,事情落定一件,會少一些變故。”

    “馮家的家運都是羅先生救的,你就不必和我客氣了!”馮志榮一臉笑呵呵的表情。

    我將我要盤一處風水寶地的事情說了,也講了位置。

    大致要馮志榮幫忙的就是錢方面,還得去跑一跑相應的關係。

    馮志榮先是點頭說了句沒問題。

    接著他又說道:“羅先生,我馮家不是之前有好幾塊寶地麼?你只是選了一塊讓我遷墳。”

    “我也不太懂風水方面,不過最好的風水地,應該都在當年張爾幫我挑選的時候,馮家買下來了。你說的地址,我依稀記得是去過的,當初張爾說過,沒有什麼特別好的風水位。”

    “對,我想起來了,他還說過那裡有一處風水地,叫做什麼四正宮,可以修陰宅墳塋,福氣也很不錯,只是對我馮家來說,那一塊地太小了。”

    “子午卯酉四正宮?”我立刻就回答了出來。

    馮志榮點點頭,說應該就是這個。

    我眉頭微皺。

    將風水地選在靠近陳瞎子的位置,其實我打算的也是陳瞎子偶爾能去走一走的念頭,畢竟他拿了張九卦最後一卦。

    一旦有什麼變故危險,或許陳瞎子也能幫忙。

    可馮志榮都說出來,張爾也找到過我給陳瞎子點朝陽宅的那片地,恐怕他所言非虛。

    內陽市畢竟也就只有那麼大,馮家一共買走五塊寶地,多半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行,馮家主,我知道了。那就用一塊馮家的地。”我也不再多做猶豫。

    馮志榮笑容則是更多,他問我什麼時候用的上,今天就要送張九卦下葬?

    我沉凝了一下說道:“本意是拜師,我也怕再出什麼變故,拜師之後,便下葬吧。”話語間,我看了一眼偏院裡頭的風水盤。

    心裡頭也打定了注意,小囡的事情,若是有變故我再繼續出手,其他的就暫時不管了。

    先破了這風水盤,現在找不到那堪輿大師。

    從馬寶義身上找線索的可能性沒了,也就沒別的辦法。我若是能破了,他肯定會主動出現來找我。

    思緒落定,我也通知了一下劉文三,讓他帶陳瞎子也再回來一趟,我需要陳瞎子幫忙開陰路。

    電話裡頭簡單說了兩句我準備拜師的事情,劉文三表示他們很快就到,現在馬上就來馮家。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馮保約莫花了兩個小時,才把我要的東西全部帶來。

    主要費時間的,是大三牲祭品。

    全豬,全牛,全羊!以及一張能夠擺放大三牲的大黑木桌!

    這期間,陳瞎子和劉文三,何採兒夫妻都早已經來了。

    他們則是站在院子邊緣,沒有打擾我佈置。

    偏院的風水盤,被挪到了靠後的位置,將中間騰出來擺上了靈堂。

    大三牲放好之後,又在兩側點了香燭。

    張九卦的屍體,則是好端端的放在了棺材裡頭。

    月亮冷寂,風幽幽吹拂。

    香燭燃燒,煙氣只是在棺材旁邊繚繞,他卻並沒有吃香。

    我定心凝神,並沒有覺得害怕,而是開始磨墨。

    磨好了墨水之後,我沾了毛筆,在靈位上寫了張九卦之靈位這六個字。

    之後我又拿了一張黃紙,在上頭寫下了時辰。

    以及我按照當初張爾教我寫訃文的那種路子。

    寫了一段祭告張九卦的話。

    其中有一些不懂的,我就問了在旁邊的陳瞎子。

    果然,他對於命理時辰這些瞭解透徹,指點之下,我便寫出來半篇算是洋洋灑灑的訃文。

    我也在靈堂前頭燒起來了一個火盆。

    火苗竄的三尺高!

    停頓了一下,我將張九卦給我的遺書,他的金算盤,骨相全都放在了靈堂之上。

    猶豫間我又摸出來了宅經,陰生九術,也放在了旁邊。

    剛做完這些準備,我便要跪下,行拜師之禮。

    偏偏就在這時,棺材裡頭砰的一聲悶響。

    張九卦的屍體,竟然直接豎了起來!

    冷風帶著幾分嗚咽,張九卦的斷眉隨風飄動。

    隱約之間,張九卦似乎眼睛都睜開了一絲縫……

    桌上的金算盤,忽而發出啪嗒一聲脆響!

    似是風吹……

    那一瞬間我似乎花了眼,感覺像是張九卦走出棺材,到了金算盤前頭。

    他那仙風道骨的感覺更強,手臂一揮,手指撥動間,竟是卜了一卦!

    一個激靈,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這只是幻覺……

    金算盤只是因為靈堂桌角斜了一下,朝著旁邊滑了滑。

    也是因為這樣,才發出來的啪嗒聲。

    只不過讓我面色變了的是。

    這算珠的滑動……還真形成了一個卦象!

    第三更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