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10章 回龍顧祖

    我眼皮微跳,灰仙和狐仙背屍,也不知道是什麼兆頭。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馮保不安的說了句:“羅先生……這是啥情況?”

    馮志榮也望向了我。

    劉文三則是直接皺眉開口:“這麼多大灰耗子,剛好給十六換雙手套,還有這些狐狸,皮都白了,簡直是送上門的好物件。”

    語罷,劉文三抽出來鍘鬼刀就要動手。

    陳瞎子卻呵斥了一聲,讓劉文三不要這麼冒冒失失。

    灰仙和狐仙背屍,不是它們要為禍搗亂,而是想求陰陽先生指點迷津,想求穴葬屍。

    劉文三面色不解,陳瞎子卻看向我,說了句:“十六,雖然你接陰要五家仙做陰器,但是沒必要濫殺,陰器夠用就好,殺太多了,煞氣太重,沒什麼好處。”

    我也就勸了劉文三一句,讓他手下留情。

    沒什麼問題,也就沒停下來,我們一路上往前走。

    那些耗子和狐狸,眼瞅著我們沒有惡意,竟也大膽了不少。

    全部都上了小路,沒那麼鬼鬼祟祟,反倒是光明正大的跟著。

    這一幕就更詭異了。

    我們抬著棺材往山前走,耗子和狐狸揹著屍體在後面跟。

    其實我心頭疑惑頗多,沒等我開口,劉文三就問了出來:“陳瞎子,說話不要只說一半賣關子,它們求陰陽先生指點迷津,求穴葬屍,又是啥意思?還讓十六給它們點墓不成?”

    陳瞎子平淡回答:“人想求吉壤,年份活得長的精怪,也一樣想求個好的牛眠地。我也曾見過陰術先生給老狗點墓,這有什麼可奇怪的?”

    馮志榮等人明顯來了興趣。

    我也驚詫,我爺爺還做過這種事?這裡又有什麼說道?

    同時我也頗有遺憾,這就是所謂常識了。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宅經之中有絕對的風水道理,卻沒有這些常識,以及臨機變化。

    張爾本身要教我,現在也沒這個機會。

    此刻,馮屈卻恰好說了句:“那陳先生,我聽過象群臨死會前往墓地,它們去的也是風水寶地?”

    陳瞎子搖了搖頭,說這些他就不知道了。

    小路在這會兒到了盡頭。

    面前便是那座大山!

    此處在山腳下,只能看見一座高峰,山路也是陡峭無比。

    我摸出來了定羅盤,低頭看了方位。

    指針時而變成沉針,時而投針,時而兌針。

    此處為風口,龍脈之氣吹出,陰邪之氣也從山上吹下,才會讓羅盤有這種變化。

    很可能順著這路上山,還會經過這座山風水位的死穴。

    其實現在拿出來羅盤,並不能給張九卦點墓。

    這壠山穴眼之處不可能在山腳。

    況且我要取那黃金登水墓登砂的吉壤,也就不能夠選山腰。

    儘管常規風水,壠龍脈之山腰,是生氣匯聚的穴眼寶地。

    不過回龍顧祖的風水局很少,也比較特殊。

    只要位置選的好,風口處修建一個陽宅,也會令家業興旺。

    我覺得收費站在這山外,恐怕也有高人指點的原因,很可能那裡才是風口最好的位置。

    過路收費,日入鬥金!

    有這風水局庇護,這條路上必定也少出車禍。即便是出事,也不會鬧出人命。

    我用羅盤,是想給後頭跟著的耗子和狐狸點墓。

    既然陳瞎子提了,再加上我爺爺也做過,對我來說,這也只是隨眼一看的事情。

    抬棺上山之後,我便讓陳瞎子他們走在前頭,也叮囑棺材要抬到這座山峰的山頂處!

    之後我腳步放緩了不少。

    果然,那些耗子和狐狸沒有繼續跟著棺材,也跟著我一起慢了下來。

    我低頭看著羅盤,隨著指針變化,以及指向方位。

    還沒走上山腰,就停頓了下來。

    因為羅盤也有兌針隱現!

    錯開小路,我鑽進了密林。

    清冷的月光下,不過幾分鐘後,我便找到了一處地勢比較開闊的空地。

    兌針雖說沒有跳出羅盤,但這裡也算生機不弱之處了。

    “此山為辛山,這塊地也算是山中吉壤了,葬人,丁酉亡命便宜葬辛山,子孫誠實不虛舉,房房發達,人興財旺,福壽雙全。”

    “若是你們揹著的屍,死於今年,便可葬此處,我不知道會不會讓你們得益,不過應該沒有禍患。”我收起羅盤,平穩開口。

    那些耗子和狐狸明顯速度快了不少,揹著屍體快速的爬過去。

    它們並沒有爭搶,而是涇渭分明,對半平分。

    並且還有一隻灰皮的耗子,以及皮毛最白的那隻狐狸到了我面前。

    那灰皮耗子前肢上竟然套著一個玉質的扳指。

    其上雖然有幾分乾涸的血,但是分明能看出這質感古樸,怕是價值不菲。

    灰皮耗子抬腿抖了抖,那扳指就到了我腳下,它吱吱叫了兩聲,轉身就去刨坑了。

    那狐狸也吐出來一塊黑漆漆的石塊,然後轉身離開。

    我也來了興趣,撿起來之後,扳指有種溫潤感覺,那石塊感覺像是什麼金屬。

    看它們在刨墳,我也就直接轉身離開了。

    回到山路之後,我便匆匆上山。

    這兩樣東西則是裝在兜裡,很明顯,這是它們給我的酬勞。

    便是牲畜,有了靈性也知道行規。

    當我趕上山的時候,馮家人已然是在山頂等著了。

    劉文三在小口小口喝酒,陳瞎子則是抽菸。

    狼獒趴在一塊岩石上撓脖子。

    我也沒再耽擱時間,再摸出來了定羅盤,憑藉月光,找到了這回龍顧祖風水局的金井之處。

    又讓馮家人開始挖穴!

    並沒有花費多長時間,便挖好墓穴,安葬了張九卦。

    我又在墳頭前作揖行禮,點了香燭,焚燒紙錢。

    許諾了來日摘抄宅經和陰生九術,然後才準備下山。

    這其中再無任何變故。

    臨到了山下,剛上車陳瞎子便問我,那些耗子和狐狸給了我什麼東西?

    我摸出來之後,陳瞎子也沒接,就讓我拿給馮屈,說讓馮屈去賣了。

    耗子和狐狸能弄到的好東西,必定也是來自於墳墓,不能多留在身上。

    我也沒有其它意見,倒是覺得玉扳指可能值錢,那石塊怕不是什麼好物件。

    後半夜的時候,我們就回到了馮家。

    分開之後,我也和陳瞎子回了偏院。

    我沒有多少睏意,進房間躺上床了,也怎麼都睡不著。

    最後還是翻開了那葬影之法,看了其中記載。

    結果一看,便是整整一夜!

    天色明瞭,我睏意不止,準備睡覺的時候,徐詩雨的電話卻來了……

    第三更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