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11章 最壞打算

    我稍微清醒了一些,接通了電話。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羅十六,你醒了麼?”徐詩雨悅耳清脆的聲音傳來。

    “沒睡。”我如實回答道。

    “啊?”徐詩雨語調都詫異了不少。

    “那你能有精神麼?屍檢出來結果了……還出了一些事,我得找你幫忙。”她試探性的問我。

    我說了個好字,問她現在哪兒,我去找她。

    結果她卻回答,她問過周廠長,知道我還在馮家,已經在大院外等我了。

    掛斷了電話,我翻身起床。

    收起來葬影之法的羊皮書,還是和另外幾本書一起貼身放好,我穿上了唐裝。

    匆匆洗漱了一下,稍微精神好了一些。

    只不過一夜未睡,眼睛裡頭還是不少血絲,面上也有難掩的疲憊之色。

    推門,初陽還沒有出來,現在也不過是剛天亮而已,七點鐘出頭。

    狼獒不在院子,陳瞎子應該還沒醒。

    我猶豫了一下,也沒有去打招呼,畢竟昨天晚上太晚,大家都應該很疲憊。

    很快便走出了馮家大院,果然徐詩雨的車就停在路邊。

    她今天沒穿便裝,一身警服倒顯得乾淨颯爽,頭髮全部紮了起來,成了個馬尾辮。

    見著我,她就抬手打了個招呼。

    我走至她身邊,還沒開口,她就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先上車,帶你去個地方,然後再說。”

    十餘分鐘後,我們來到了一家人煙喧鬧的早餐店,賣的是過橋米線和油條。

    徐詩雨點了兩碗,配上了一大疊切成段的油條,香氣撲鼻。

    我食指大動,吃了兩口,油條浸進湯汁,更是鮮香。

    “你整夜沒睡,得吃點兒東西,不然的話身體也受不住,我每天基本上在這裡吃早餐,乾淨,分量也不錯。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徐詩雨語氣中明顯帶著關心。

    我感激的說了謝謝。

    徐詩雨笑了笑:“我請你幫忙,又不能像是別人一樣,給那麼多酬勞,應該謝謝你才對。”

    我正想回答,說小囡的事情我收過錢了。

    她便繼續開口,打斷了我的話。

    並且她臉上的笑意完全收了起來,表情也凝重了不少。

    “屍檢的結果,小囡的確死於難產,可原因卻是因為性侵,以及吸毒導致的身體刺激。”

    “她身上有很多舊傷,這些傷勢有的來源於捆綁,有的則是掐脖,傷勢不足以致命,法醫判斷這是她長期遭受侵犯,同時伴隨的虐待。”

    “連夜做了dna的化驗,侵犯她的人在數據庫比對出來了結果。”

    徐詩雨的語調沒有多少起伏,可這番話卻讓我心頭微震。

    吸毒?性侵?

    回想起來周廠長最後說的那番話,我便覺得心頭壓抑起來。

    周彬是因為吸毒被抓。

    小囡這麼乖巧,年紀小的女孩兒,還一直在學校待著。

    怎麼可能染上這種惡習?

    唯一的可能,也就是和周廠長說的一樣,是被周彬逼的!

    我眼皮狂跳,心中更是惡寒起來。

    有了一個思緒,我卻不敢深想,倒不是說僥倖,而是不想小囡有這樣的結果。

    因為這樣的話對她來說,就太不公平,她也太可憐了。

    下一刻,徐詩雨卻嘆了口氣。

    說道:“你猜不到,可能也不敢猜,這dna是周彬的,這人的確很畜生。”“法醫解剖了屍體,也化驗了dna,孩子也是周彬的。”徐詩雨這話,卻讓我心頭巨震。

    “法醫還將陰胎取出來了?!”我直勾勾的盯著徐詩雨。

    這會兒我也沒多少胃口吃東西。

    我是萬萬沒想到,屍檢就屍檢了,他還要解剖?

    換做其他地方,他肯定解剖不了小囡。

    在公安局這樣的至陽孤煞之地,恐怕就算是黑煞,都沒有任何辦法。

    徐詩雨點點頭,她說道:“解剖也是屍檢的必要流程,這樣就不需要其他的證據,屍體就是鐵證。局裡面已經下達了對周彬的通緝令。”

    “另外關於他的那些關係,我也有點兒眉目。當年他進去應該是給人頂罪,只不過礙於證據不全,所以就只能判周彬。”

    “他這件事情犯的不小,沒人敢出來幫他。”

    “要不是從屍體上找到了鐵證,的確會有些麻煩。”

    “那現在小囡的屍體和陰胎怎麼樣了?”我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問道。

    解剖已經成了事實,加上徐詩雨說有麻煩要我解決,那就只可能是小囡身上的。

    我也就沒再多說無用的事情,直接就問了正題。

    徐詩雨臉色有兩分不自然,抿著嘴道:“問題就是這個,法醫在連夜解剖,也出了屍檢報告,之後他就不見了。”

    “局裡面連夜辦案,發現了他失蹤之後,就馬上通知了我,我覺得可能屍體會有問題,就去法醫室看了,結果屍體也消失不見。”

    “看了法醫室的監控,才覺得很驚悚,局裡頭本來要處理,我攔下來,說讓我去解決。”說話的同時,徐詩雨將手機遞給了我。

    屏幕上在播放一條短視頻。

    清晰度不低,整個視頻透著一副森冷。

    安靜的房間裡頭有一張手術檯,小囡的屍體躺在其上。

    屍體腹部被剖開一個洞,其中血肉模糊,旁邊還有一架推車,上頭擺著托盤,還有一個血肉模糊的嬰兒放在其中。

    法醫從法醫室門口走進來,他本來神色正常,手還抄在衣兜裡頭。

    不過,他忽而身體僵硬了一下,神色似乎都變得鬼鬼祟祟。

    他走到了手術檯旁邊,先將嬰兒放回去了小囡的腹部,接著又開始縫針。

    小囡的肚子再一次挺了起來,只不過很滲人的是,再沒有之前的渾圓,反倒是歪歪扭扭似的。

    最頂頭上似乎還有一個印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張小孩兒的臉,撐起來了肚皮。

    下一刻他便將屍體背在背上,匆匆離開了法醫室。

    這整個過程,不過幾分鐘之間。

    “我覺得他很詭異,視頻裡頭他回來,就是給了屍檢報告之後。他整個人都彷彿丟了魂似的,縫補屍體,又將屍體帶走,這太不正常了”

    “這事很懸乎,上面曾遇到過不少懸乎的案子,最後都被積壓了下來,也正是因此才默許我來找你……”

    “我還調了一些監控,確定法醫回了周彬家。你看得出來是什麼原因嗎?是不是周廠長說的……鬧祟?”語罷,徐詩雨的臉色都更不自然了。

    我沉默,才說鬧祟肯定是鬧祟。

    可這至陽孤煞之地都鬧祟,小囡肯定兇的不能再兇。

    恐怕就是因為法醫解剖屍體,取了陰胎的原因。

    徐詩雨咬著下唇,不安的問我法醫會不會有危險,那現在應該怎麼辦?

    我停頓了一下才說道:“去一趟農貿市場。”

    徐詩雨一愣,疑惑道:“不是要解決麻煩,去農貿市場幹什麼。”

    我鄭重回答:“做最壞打算,我要買雞,買年份超過六年的公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