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14章 死鬥

    汗水大顆大顆的滾落,流進了眼睛裡頭,發澀發酸。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公雞卻在房樑上慢悠悠的走動,時不時的抖一抖翅膀。

    甚至它還低頭看了我一眼,眼皮動了動,圓溜溜的眼珠似乎在左右四看一樣。

    我摸出來了榔頭,卯足了力氣,猛地朝著房樑上一擲!

    呼哧的破空聲,榔頭甩至房梁前。

    那公雞啼鳴一聲,竟飛到了另一側相對的房梁之上。

    它似乎示威一樣,又啼鳴了兩聲,還對著我猛扇了兩下翅膀,一股子難聞的雞屎味兒。

    砰的一聲悶響,榔頭砸到了另外一邊的牆上,最後落地。

    狼獒忽然嗚咽了一聲,它竟然過來咬住了我的衣服,拽著我要往外走。

    眼瞅著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分鐘。

    小囡臉上的絨毛已經爬滿了整張臉,她眼珠子似乎都要血紅了。址。

    尤其是那陰胎掛在她肚皮上,就像是隨時會掉下來一樣。

    我又死死的看了一眼房樑上的公雞,然後才沙啞的說了句:“走。”

    剛才這一系列的事情,讓我血上了腦門,也險些真的和小囡死磕。

    狼獒這恰到好處的提醒才讓我反應過來。

    我完全沒必要和小囡拼命。

    沒人擋著門,法醫也昏死了。

    對付不了小囡,就只能先走為上,再想辦法來解決這個麻煩!

    徐詩雨現在還昏倒在地上。

    我趕緊過去將她攙扶起來,直接背起。

    又去拉床上的法醫。

    時間過的格外迅速,眼瞅著就只剩下三十秒,便到了午時正刻。

    我拽起法醫,也顧不得其他,拖著他就往外走。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砰的一下撞開了房間門,疾步走到院子裡頭。

    沉甸甸的烏雲彷彿都要墜落下來。

    淒厲的貓叫聲響起,不知道從哪兒鑽來了好幾只雜毛貓,都朝著小囡的房間內奔去。

    轟隆一聲驚雷作響。

    烏雲更沉,天色更暗,我壓根不敢回過頭,直接到了院子門前。

    狼獒猛的一下撲開了院門,走出去,至少就會安全一些!

    可沒想到院門之外,竟然還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正一副開門的架勢。

    狼獒這一撞,門就直接打到了他鼻子上!

    他哎喲一聲猛地後退好幾步,頓時鼻血長流。

    我臉色驟變,這人不就是大鼻頭,小眼睛,睡眼惺忪的周彬嗎!

    周彬抹了一把鼻血,滿臉都沾滿了鮮紅。

    他瞪大了眼珠子,端的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是你!狗日的雜碎!”

    周彬恨意十足聲音,透著一股子狠厲。

    “你要把我整死,老子今天就先整死你!”他竟從腰間抽出來一把彈簧刀。

    猛的朝著我紮了過來!

    狼獒狂吠一聲,朝著周彬就要撲去。

    我也準備動手,可忽而手上一陣蠻力,那陡然出現的力氣,讓我頓時失去了平衡,朝著後方就是一陣仰倒。

    砰的一下,我卻沒直接砸在地上,而是徐詩雨當了我的墊子。

    本來昏迷的法醫,竟然這會兒清醒了過來,他聲音尖銳到了極點。

    “誰都別想走!”

    他面色猙獰,眼睛裡頭竟然都在流血。

    我頭皮都炸起來了。

    肯定是因為到了時間,小囡醒了,這才讓法醫清醒,我剛才也沒本事幫他破了這鬧祟。

    我極力想從地上爬起來。

    法醫卻猛地走到我身前,朝著我胸口狠狠踩了一腳!

    我眼前一黑,差點兒沒給他直接踩斷了氣。

    不過他明顯沒顧得上我,也就對付了我這一下,就驟然轉過身,朝著院外跑去。

    我艱難爬起身,狼獒已經和周彬扭做了一團,周彬的彈簧刀早就掉到了地上,狼獒死死的咬住他的胳膊,要朝著院子裡頭拽。

    周彬拼命的拽打,踢踹狼獒!

    鮮血灑落之下,他更是慘叫連連。

    他沒有法醫的意識,不知道打要害,同時也沒有撞祟客,就是一個正常人的意識。

    小臂被狼獒這麼一咬,光是疼就夠他喝一壺的。

    轉眼間,法醫也跑到了周彬的身邊,他雙臂猛的一下箍住了周彬的脖子,狠狠的一擰。

    我本以為周彬這一下就會昏厥。

    可沒想到,他只是悶哼了一聲,分明是法醫斷了手,用不上鎖喉的專業手法。

    我也沒閒著,不敢停留,爬起來之後,又將徐詩雨給扛起來。

    雖說我已經拼命告訴自己不能回頭了,但心頭的那股不安還是讓我回頭瞅了一眼。

    看到的一幕,卻令我身體一顫。

    房門處,我能看到小囡已經站在了門口。

    她臉上滿是紅色的絨毛,死人臉上再無鐵青,眼睛也在流血。

    在她懷中,便抱著同樣化了血煞的陰胎。

    此刻她一動不動,並沒有出來。

    因為在房門口,還有一個“人”!

    蓬亂的頭髮,髒兮兮的籠罩在頭上,角度側著,連側臉也看不到。

    衣服的布料格外陳舊,更滿是紅褐色的血跡,滲人無比。

    “媽……”我哆嗦的喊了一句。

    我這才清楚,為啥時間到了,小囡沒有第一時間出來。

    這大陰之時她能醒來,我媽也能不受抑制出來保護我!

    當初在馬寶義的宅子裡頭,我的鞋尖就對了床,我媽就已經回來我身邊了。

    只不過,這小囡的兇,我媽也未必是對手。

    她沒動手,小囡也沒動手,兩人就像是在僵持似的。

    “走。”耳邊忽而一個幽冷而又空洞的聲音,依舊充滿了死寂。

    我心頭一凜,趕緊將徐詩雨又背了起來,朝著院外跑去。

    隱隱的,我似乎聽見我媽還說了一句話。

    “你想報仇殺人,不要碰我兒子。不然,你也報不了仇。”

    話音落下,稚嫩的悲哭聲同時在我腦袋裡頭炸響。

    我已經跑出院子。

    這一切不過是轉瞬之間,狼獒也鬆開了周彬。

    法醫雙臂箍住周彬的脖子,將周彬往院子裡頭拖去。

    雖然周彬沒昏,還在掙扎,但是法醫的手臂也很穩,我和他搏鬥過,知道力氣大的多詭異。

    周彬掙扎不脫,也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來了另一把匕首,拼命的揮手往後頭刺!

    同時他也咒罵不止,話語無比惡毒。

    匕首有的紮在了法醫的手臂上,有的紮在了胸口。

    法醫還是木訥的將他拽著往後走,不知疼痛。

    很快到了門檻的位置,周彬被撞了一下腦袋,又是哀嚎連連。

    他們進院子的同時,我還是慌張的看了一眼。

    發現我媽已經沒在門口了。

    臉上滿是絨毛的小囡,似乎是在笑。

    砰的一下,院門緊緊閉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