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17章 不進則退,易放難收

    “不進則退,易放難收。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字跡雖然歪歪扭扭,但卻透著娟秀。

    我下意識的回頭,左右四看了一眼。

    雖說我清楚,此刻天亮了,屋裡面不可能再有人,但還是沒忍住。

    最後將紙條拿了起來,小心翼翼的疊好,又翻開了宅經,將其插在了前面我已經熟讀過的一頁,接著我才穿好衣服。

    這紙條,我曉得是我媽留的。

    簡單八個字,更是清楚其中含義,她也在敦促我。

    腹中空空如也,我收好了書之後,便出了房間。

    後院裡,果然劉文三他們已經在吃早飯。

    我去了之後,何採兒趕緊也幫我盛粥。

    熱粥下肚,整個人才算活過來。

    我這才反應過來,陳瞎子不在,早上起床也沒看到狼獒。

    “文三叔,陳叔呢?”我問了一嘴。

    劉文三滋了一口小酒,說道:“他昨兒夜裡頭就回那宅子去了,這倒好,他現在回來,我和你採姨也不用去守著。”我點點頭,又喝了半碗粥。

    劉文三就說,他先前也沒顧得上問我,有沒有從馬寶義那裡打聽到什麼線索,現在又是什麼打算?

    我如實回答說什麼線索都沒打探到,當時變故太多,很難和馬寶義有什麼好的關係。

    他這麼一提醒,我心頭也沉了幾分。

    深吸了一口氣,我繼續道:“文三叔,那堪輿大師的目的,是想求生門。”

    “從涼州回來的路上我就想清楚了,雖說沒有其他信息,但是他既然能盯著我,也給了我那風水盤,至少在我達到他的目的,找到生門之前,他應該都不會對我奶奶,還有我爺爺,我爸的骸骨怎麼樣。”

    “我會盡快將其破解,他一定會來找我,屆時我會先讓他放人的。”

    語罷,劉文三就嘆了口氣:“這樣就太過被動了,本以為還有張爾幫忙,卻沒想到他也是個城府頗深的人。”

    “好了,你就不能少說兩句。”何採兒戳了劉文三肩膀一下。

    劉文三一口喝光了酒,才小聲道:“我這是和十六交心呢,全讓十六一個人去想,他才多大歲數?”我笑了笑,也和何採兒說沒事。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長吁了一口氣,我又繼續說道:“文三叔,你們打算回去不?”

    “去哪兒?”

    “回柳河村。”

    劉文三神色明顯有幾分詫異。

    我才如實告訴他,這段時間在馮家已經呆了很久了。

    之前我是打算了在城裡頭買個房子,讓奶奶享受一下天倫之樂,再討個老婆,指不定就能安安穩穩的過下半輩子。可現在這一切,明顯是不可能。

    待在馮家,我欠馮家的人情就會越來越多,馮志榮人的確不錯,我也願意幫他。可我也不可能一輩子在馮家住著。

    況且陽江的事情也已經落定,馮家目前也沒什麼麻煩,去柳河村能安靜一些。

    我這番話倒是沒和劉文三見外。

    小柳村我現在回去了未必安全,老鰥夫沒抓到,王家傻子也不知道情況。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安靜,破解這風水盤。同時還要好好的鑽研身上的幾本書,要以一個萬全之準備,去面對那堪輿大師。去柳河村才是最好的選擇。

    何採兒點點頭,表示我說的很有道理。

    劉文三點了根菸,說行,那就這樣定了,他讓我去和馮志榮說一下。

    也就在這時,馮屈就剛好走進了院子。

    他滿臉笑容到了桌旁,說道:“我就猜羅先生你在這裡,家主讓我來找你,說今天中午安排了一場飯局,都是內陽市的大人物,那些人也想見見你,拉拉關係。”

    我深吸了一口氣,果然,我大致猜測馮志榮會運作關係,畢竟陽江的事情影響不小,這的確能讓馮家更上一層樓,

    對我來說,認識更多的上層人物,也是很好的機會。

    只不過天時地利均有,卻沒有人和。

    我也沒有婆婆媽媽,直接就告訴馮屈,我去不了,還得讓他帶我去見馮志榮。

    馮屈神色不解,不過他也沒多問。

    馮志榮此刻並不在馮家,馮屈打電話說了我的事情,他才說立刻趕回來。

    我去了前院,也就半個小時左右,便見到了馮志榮。

    說了我打算離開之後,馮志榮就一直勸我,說我完全可以把馮家當成自己家一樣,要是我不想見那些人,他直接去取消了就行。

    我和他解釋了原因,大致便是等我把奶奶接回來,再來馮家常住也未嘗不可。

    並不是說介意他安排的飯局。

    本身在他安排之前,我就已經有這個打算。

    去柳河村,才能夠讓我更安靜下來鑽研風水盤。

    如果馮家有什麼危險,我也一樣會出手幫忙,護住馮家。

    馮志榮便沒有再繼續強求,而是安排馮屈和馮保隨行,我身邊能有個人手使喚。

    這我倒沒有拒絕,並且我也囑託馮志榮再安排一個人去找一下陳瞎子,告訴他我們回了柳河村。

    馮子榮也立刻安排了人手過去。

    我和劉文三,何採兒,都沒多少東西。

    唯一麻煩的便是那風水盤。

    足足折騰了整整半天的時間,才從馮家把風水盤弄出來。

    再到柳河村的時候,已然是下午四五點鐘。

    剛到村頭的時候,就有人看到了我和劉文三。

    車邊就來了不少村民看熱鬧。

    尤其是往院子裡頭抬風水盤的時候,有不少村民來幫忙,輕鬆了不少。

    完事之後,劉文三與何採兒又將村民們送走。

    我則是什麼都沒有管,在房間裡頭一心鑽研宅經和葬影之法。

    風水盤我之前已經仔細分析過一次。

    二十四山向囊括於一盤之中,還有九星分佈,客山主山分辨不清賓主。

    尤其是在風水盤上的那些陶人,讓我猜測那堪輿大師找生門穴眼有兩個可能。

    一個是想找到一具憑藉這風水局羽化的屍體。

    另一個便是葬入這穴眼之中自己羽化!

    我便想到了髻娘,也是利用大風水佈局作羽化的準備,停屍百年,吉時下葬。

    宅經之上,的確沒有任何關於這風水盤類似的山水連盤之局。

    只有關於每一山山的解釋,以及九星的分析。

    不過深看葬影之法以後,卻讓我看出來了幾分端倪。

    髻娘山的冰川之上,被稱為無土之山,一共有八座山峰,暗含了八卦方位。

    若非憑藉八卦地理的尋人之法,我也找不到真正的髻娘山主峰,更是找不到髻娘墳。

    換一個看法,豈不是一個說法。

    八座山峰,分辨不清賓主?

    想到這裡之後,我便從房間裡頭出去。

    月光幽幽,照射在風水盤之上。

    我微眯著眼睛,掃過每一座山,九星分佈,便是在這些山向之上做的記號。

    看了許久之後,我又抬頭望天。

    月朗便是星稀,其實我是想找北斗七星的星象。

    只不過夜空中什麼都沒看到,只能夠作罷。

    將定羅盤取了出來。

    我再一次確定了,這風水盤的山勢沒有大問題。

    這樣一來,若是這上頭九星的標記是準確的。

    我可能就找到破解之法了!

    這破解之法也是因為葬影之法,還有八卦地理的點撥。

    既然直接從風水盤中找不到破解的契機,那便推斷其存在的可能。

    以九星之吉凶,將對應山向給圈出來,再以二十四山向看山向之吉凶。

    若是兩者重合皆為大吉,那必定就是生機穴眼的生門!

    即便是這大吉之處不止一個,也能憑藉山龍之氣來分辨誰更重。

    生門只有一個,一定是龍氣最凝練的所在!

    想到這裡,我心頭砰砰直跳起來。下一瞬,我又按捺了自己的緊張。

    這事兒我還不能聲張。若是冒冒失失表現出來,讓那堪輿大師知曉,怕是現在就要來找我。

    我就算跟著他去了,不也還是一個半吊子?什麼都被動無比,哪兒有什麼談條件的可能?

    就算是帶上劉文三和陳瞎子,那沒多大作用。

    甚至可能連累他們出事。

    堪輿大師不懂這風水盤,或許我將其鑽研透了,也有反客為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