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27章 狗血煞屍符

    我心頭一震,側眼一看,才發現我媽竟出現在了我身後,她單手擋住了王家傻子的龍槓。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忽而,她猛的往後一抽。

    龍槓呼嘯一聲朝著後面的屋子砸去。

    她則是疾步往前,雙手成爪,朝著王家傻子抓去!

    我心中狂喜而又感動,我媽隨時都在護著我。

    同時,我也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媽!這傻子和老鰥夫一起來的,何老太出去找老鰥夫麻煩了,他落單!”

    “母子同心,我們今天就送他上路!”

    “不讓他再糾纏你!”

    語罷,我繼續往前猛衝,定羅盤便朝著王家傻子頭頂拍去!

    此刻王家傻子還是一個趔趄,因為龍槓被抽走,朝著前方摔倒。

    眼瞅著我就要拍中他腦袋。

    外面忽然又是一聲鑼響!

    只不過,並沒有老鰥夫的聲音傳進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聲鈴鐺響。

    那鑼響的瞬間,我身體又是僵硬了一下,根本無從反抗。

    王家傻子在地上一滾,我媽剛好也衝上前,在他的肩頭猛地拍了一下。

    他慘叫一聲,滾出去了十幾米,卻立刻翻身朝著我房間逃去!我正要追上,我媽卻忽然一下按住了我的肩膀。

    身體陡然停頓下來。

    門外卻傳來一陣破空聲。

    飛射進來的,竟是一根木槌。

    木槌倒飛,尖銳那側朝前,紅色那頭朝外,噗嗤一下便插進了門框之上!我要是走的快點兒,怕是就被釘死在門框上了……

    我頭皮發麻,這木槌就像是敲鑼用的錘子。

    老鰥夫被何老太纏著,竟然還有時間管院子裡的事情。

    下一刻,我媽卻腳步略有幾分僵硬的朝著我房間走去。

    看似她動作緩慢,可速度卻快的驚人,轉瞬間就到了房門口。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媽,你小心。”我也很緊張,生怕王家傻子逃進去之後,又使什麼陰招。

    他面對面的確不是我媽的對手,只有逃的份兒,不過他敢出來,肯定會有所準備。

    匆匆走到我媽的身邊,也到了門檻前頭。

    屋子裡頭光線幽暗,在我床頭那根蠟燭早就滅了,王家傻子卻不見蹤影。

    我眉頭緊皺,跨步走進了房間,我媽卻仰頭看著房樑上。

    下意識的抬起頭來,卻看見頂樑上頭的瓦片,有一個大洞。

    忽而一陣腥臭難聞的氣味傳來,那大洞裡頭便潑下來一大片暗紅色的液體。

    與此同時,還有王家傻子的一聲慘叫痛哼。

    我大驚,這味道簡直是太熟悉不過。

    “媽,躲開!”我猛地一把,將我媽往屋外推去!

    那一股子冰涼,更是令我戰慄不已。

    我媽並沒有反抗,一下子便被我推出屋子,摔倒進了院子。

    嘩啦一下,那液體當頭從我腦門上澆下來。

    血腥的臭味撲面,更是有些鑽進了嘴巴里頭,格外的鹹腥。

    在陳瞎子家裡頭,我吃了不少次數的狗血粥,這分明就是狗血!

    王家傻子真的是歹毒無比,為了對付我媽,現在連狗血都搬出來了!

    剛才那慘叫我也聽得分明,這狗血必定是他準備好的,他本身也是怨氣沖天的東西,碰到狗血沒什麼好果子,恐怕剛才也沾染了狗血。

    我伸手去抹掉面上的血,才發現這裡頭不只是血,我腦袋還被一張布給蓋住了。

    只是太溼,我剛才沒反應過來而已。

    “十六,你沒事吧?!”何採兒的聲音也驚慌傳來。

    蹬蹬蹬的腳步聲靠近。

    我也拉掉了腦袋上的那張布,丟在了地上。

    抹掉了臉上的血,顧不得眼睛的酸脹難受,我趕緊看向院子裡頭。

    我媽好端端的站在那裡,她並沒出事,身上也沒有沾上一滴狗血。

    心頭這才是鬆了一大口氣。

    再看那房頂的空洞,也沒別的動靜。

    王家傻子,怕是真的跑了。

    鈴鐺清脆的響聲從遠而近。

    我下意識的看過去,院門口,何老太小腳邁入了進來。

    她衣衫略有一些褶皺,手裡頭的哭喪棒略有幾分破損,白綾也斷了不少。

    劉文三也跟在後頭進來了,他罵罵咧咧的說道:“死瘸子,本事真不小……”他身上就狼狽不少,胸口有好幾個腳印,嘴角還有血跡。

    何老太聲音冷淡:“學藝不精就不要埋怨別人本事,那老東西也不過是活的念頭久,人老成精,他提前準備,今天沒抓住他而已。”劉文三閉上嘴,沒多說話。

    摸出來酒瓶子喝了一口,也狠狠抹了一把腦袋。

    他們安全進來,我也鬆了口氣。

    何採兒給我打了盆水,讓我洗洗臉上的血,又用繩子去綁地上的柳建樹。

    其實我心裡頭還是有點兒緊張,我媽不是人,何老太卻專門打鬼,我怕她們起衝突。

    結果視線再回頭,卻發現我媽已經不見了……

    心裡頭不免有幾分空落落的感覺,我蹲下來,用水洗了一把臉,可身上還是粘稠的難受。

    何老太走到我近前,她低頭看著地面。

    地面正攤開了那張被我甩開的布。

    我也下意識看了一眼。

    光線晦暗,那布四四方方,邊角卻用硃砂畫著符,其上一個奉,下方則是歪歪扭扭,我也看不太明白是什麼字。

    不過卻足夠令我心中壓抑。

    這狗血還不是一個手段,要是這張布也蓋在我媽身上,她恐怕就得出事。

    何老太抬頭看了我一眼。

    “心倒是不冷,不枉那女人死了都不走。”

    “那老瘸子今天來不了了,剛才被你們弄走那東西,也不敢回來。”

    “洗洗身上的血,我要問你話。”語罷,何老太便朝著堂屋走去。

    劉文三也眉頭緊皺,他趕緊去了院裡頭的洗手間。

    同時他喊我先過去洗,放完水就去給我找衣服。

    我卻顧不上洗澡,擔憂的說先叫救護車,不知道馮保傷的怎麼樣了。

    這會兒,馮保卻顫巍巍的從地上爬起來,他聲音略有虛弱,說了句:“沒……羅先生……我沒事……”

    “被砸一下,用不上進醫院……”我這才鬆口氣。

    去洗乾淨了身上的血,換上了劉文三給我拿來的唐裝。

    還好那狗血沒完全浸透進去之前的衣服,我將書,還有其他東西都取出來放好,然後才去了堂屋。

    屋裡頭,何老太正踮著小腳,手裡頭端著一個香爐,順著地上的柳建樹繞圈。

    那香爐裡頭燒著紙錢,她閉著眼睛,嘴唇微動,也不知道在唸什麼。

    我沒敢發聲打斷她,一下子也知曉了,她多半是在讓柳建樹清醒。

    這就是神婆的手段!

    下一刻,忽而一聲刺耳的啼鳴響起!

    天邊,亮起了一抹魚肚白。

    柳建樹陡然身體顫抖,他猛的坐立起來,哇的一聲吐出來了一塊腥臭的爛肉。

    看起來就像是生豬肉一樣……

    他面色驚恐,卻哎喲一聲,捂著胳膊慘叫連連。

    很快柳建樹就混了,疼的昏迷過去的……

    院外又傳來一聲刺耳,卻有破敗的鑼響。

    我本來想跑出去,劉文三快我一步,往外走去。

    何老太卻也叫住了我,說她還有話問我。

    天亮了,外頭有什麼,讓劉文三去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