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29章 我在幫他

    “這……”劉文三眉頭緊皺,才說道。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十六畢竟沒多少身手,讓他一個人去柳林子,萬一遇到些什麼東西……”

    何老太低下頭,眼瞼低垂。

    “鍘鬼刀給他了,他畢竟是陰術先生的孫子,好歹跟你們很長時間。”

    “若是他連柳林子都進不去,趁早金盆洗手,進城討個媳婦生娃,別提他還要救劉陰婆,還有他爸和爺爺的屍體。”

    “養狼獒,尚且要百獒搏殺,百中存十,十入亂墳崗,屍鬼猛煞之中只剩下一個。他有本事沒身手,即便是僥倖不死在鬼祟手裡頭,也只有被人拘禁驅使的命,我這不是在害他,而是幫他。”

    劉文三還要說話,何採兒拉住了他,衝我微微點了點頭。

    其實何採兒眼中也有擔憂,只不過更多的是鼓勵。

    我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文三叔,你不用擔心我,何神婆的話我明白。”語罷,我就去堂屋門口拿鍘鬼刀。

    刀就放在門檻下頭,入手冰涼的質感,要比劉文三那把森寒的多。

    刀身約莫有六十公分長,刀頭尖,刀尾窄,刀身寬,有幾分像是劊子手斬首用的砍刀,縮小的版本。刀刃磨的鋥光瓦亮,鋒利的刃口,隱隱讓人有白毛汗。址。

    在刀背有孔,穿著鎮陰繩,其上竟然還綁了銅鈴。

    只不過隨著我這麼拿起來,銅鈴卻並沒有響。

    ”鍘鬼刀縛驚魂鈴,祟客出來鈴鐺才響,其它的你好自為之。”

    “採兒,我要抱抱大孫子,把苦兒帶進屋來吧。”何老太站起身,邁著小腳,朝著房間走去。

    我長吁一口濁氣,將鍘鬼刀綁在腰間,便徑直往院外走去。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這會兒劉文三也沒有婆婆媽媽,只是恨恨的說了句:“十六,碰到啥亂七八糟的髒東西,直接鍘了它腦袋!就當是給柳河村打掃衛生了,回頭我喊村長給你烤足了三牲,好好慶一慶!”

    離開了院子,陽光更加刺目。

    摸出來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這會兒差不多是十點半。

    我卻絲毫都沒有小覷柳林子,尤其是何老太剛才也說了,柳林子陰,午時必見鬼。

    稍微深想一下,她為何不讓我避過午時再去?

    恐怕這也是對我的一個考驗。

    要是我連這點兒能力都沒有,又哪兒有資格學她的身手,讓她教我做哭喪棒?

    還真不如她說的,趁早進城,苟且偷生。

    當然,我也不可能退縮。

    村路上有不少村民,院門口也有好些婦女,一邊幹活兒,一邊和旁邊的鄰居拉家常,還時不時喊我兩句。

    柳河村的和睦,和小柳村的人心險惡,真的是兩個極端。

    不多時,我就走到了新村尾巴,老村入口的老槐樹那裡。

    李二根正在門口修門檻,見了我更是跑過來,拉我進他家裡吃午飯。

    院門後頭,躲著一個小女孩兒,探頭探腦的看我。

    這女孩兒不正是李二根收養的,柳志他女兒麼?

    我婉拒,說還要辦事兒。

    李二根就略有幾分不自然,問我怎麼要進老村?這老村後頭可不安生,住著劉文三的丈母孃呢,那可是個神婆,鬼怪的很,脾氣也很臭。

    我啞然失笑,李二根哪知道,何老太已經在劉文三家裡。

    當然我還是順嘴說了句,何神婆人其實還不錯,就是她讓我去柳林子裡頭砍一棵樹,沒什麼大礙。

    李二根額頭上更是白毛汗,他猶豫了一下,說:“羅陰婆,你別覺得我話多,柳林子裡頭更邪祟,有一窩的白狸子,我前幾年追個野兔子跑進去過,差點兒沒出來。”

    “那裡頭還有不少死人呢……我感覺你最好還是別去,裡頭全都是柳樹啊,你要砍多大多高的你告訴我,柳葦蕩旁邊也多得是。”聽到這裡,我眼皮都微跳了一下。

    白狸子這三個字,讓我身上都起了雞皮疙瘩,脊樑骨也都在冒冷汗。

    兩次面對白狸子,讓我記憶尤深。

    一次給小狸子接陰,第二次在馮家的墓園裡頭,我險些就被那一老一小的白狸子開膛破肚,也得虧當時馮保在身邊,不然早就喪命在馮家墓園。

    “李二根,謝謝你的叮囑了,我要的樹只有柳林子有,你儘量不要出門,好好在院裡頭待著吧。”

    “這幾天,柳河村不安生。”

    我也沒說太多,直接就進了老村。

    穿過那些落魄的土房子,幽靜的村路,白天走過能看到地上不少裂痕,大部分院子都長滿了雜草。

    到了何神婆家院子的時候,那些被砍斷的桑樹,透著一股幽涼陰翳的氣息。

    我繞過院子,何神婆家,竟然還有後院……

    只是後院裡頭的東西,嚇了我一跳。

    一個老舊的木架子上頭,搭了個棚子,棚子是擋雨的作用,那木架子裡則是放著一水兒的骨灰盒。

    粗略一眼,起碼得二三十個。

    空地上頭則是堆著紙紮房子,紙紮人,還有一些花圈。

    最主要的是,還有一棵老楊樹。

    風吹過之後,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

    這裡太幽靜了,所以聽起來像是人在拍掌似的……若是到了夜晚,這種聲音會更清脆空寂,才會叫做鬼拍手。

    我額頭冒汗,這後院還有楊樹,果真何神婆犯了風水上的所有忌諱。

    同樣,我也替神婆這一行有些悲哀。

    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為了磨鍊自己,便種這麼多鬼樹,卻以至於門丁稀少,血脈凋零。

    摸了摸鍘鬼刀的刀柄,我定了定神。

    後院的出口,就正對著一片柳林子。

    這柳林子可不小,也不知道本身就在這裡,還是說何神婆搬過來的時候種的柳樹。

    外圈的樹,起碼都要一人去抱住了。

    裡頭的有些大樹,也有不少小樹。

    李二根說這裡有白狸子,就更讓我警惕,這東西比有些鬼祟還陰。

    握著鍘鬼刀柄,我進了柳林子。

    外頭還是陽光刺目,暖人身子,一走進來,便覺得透體都是幽涼。

    陽光壓根穿不透這片柳林,裡頭不僅是光線陰暗,更是冷的驚人,彷彿是從心底透出來的冷意。

    一眼也看不了太遠,柳林子也太大,我還真沒立刻找到那顆雷擊木。

    往前走了幾步,耳朵根後頭,忽而有些麻麻癢癢的感覺。

    我打了個寒噤,也被嚇了一跳。

    這就來了?!

    我憋足了氣,猛地抽刀,回頭就是一劈!

    呼哧一聲,我劈了個空。

    隨著風吹,幾根柳條在我背後飛舞!

    頗有種張牙舞爪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