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44章 良心的顏色

    壩州是三省交匯之處,再往上便是懸河的發源地。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雖說是同省,但是上千公里的距離,還是花費了兩天的時間,我們才到目的地。

    到唐鎮前頭的時候,剛好是清晨。

    迷霧斑斑點點,整個唐鎮都圍繞著起伏不斷的矮山坡。

    土山披著青草皮,沒有露出一分土色,透著極為強烈的生機。

    整個唐鎮,都是民族風俗很強的建築。或是紅頂琉璃瓦的大宅,頂上還有一個小亭樣式的修築物,要麼便是單層黃瓦頂的屋子。

    其中的特殊之處,便在於這些屋子不管有多大,都只有那一個房頂。

    至少我入目之中,一眼看去有比馮家還大的宅子,也就只有那一個屋頂。

    這些都屬於宅內分屋。

    即便是有院子,也是在最中間亭臺露出來的天窗下頭,才有最明亮的光線。

    我本以為憑苟家的實力,宅院應該是唐鎮之中最大的。httpsgeilwxco給力文學網

    卻沒想到苟家竟並不在唐鎮之中,而是在唐鎮以北,差不多十幾公里外的位置。

    甚至我還看到了所謂九曲懸河的第一灣!

    在我本身的印象中,懸河是多泥沙,整條河的環境並不會太好。

    實際上這第一灣,橫涇起碼有數百米。

    水流平緩,其上也有眾多的小島嶼,植被蔥蔥郁郁,水面之上水鳥眾多,也有漁民橫渡。

    劉文三輕嘆了一口氣:“懸河養育了無數人,也吞沒了不知道多少性命,這安寧之下也有白骨,十六你莫要看著這漂亮,就掉以輕心。”

    我點頭說我肯定不會。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經過第一灣的時候,還繞過了一個山丘,那山丘後邊兒還有一座寺廟。

    又走了幾公里,才在一處有支流淌出的草甸前停了下來。

    苟家的宅子便立於此處。

    整個宅子大的驚人,尋常屋宅也就三米高,這少說得有五六米,院高牆厚。

    大門是鮮亮的紅漆,屋頂則是黃色的瓦片,還有一些雕刻的奇奇怪怪的簷獸。

    外頭的支流上停了不少船,基本上都是小船。

    這看上去更像是蠱玉上頭雕刻的,撈屍人用的撈屍船。

    苟黃和謝明也下了車,大門才被打開。

    只是出來幾個穿著布衣,頭上裹著白帽的人接我們。

    倒是和我想象的到了苟家,就能看到上百撈屍人的大場面不一樣。

    苟黃告訴我們先進去歇歇,舟車勞頓也動不了身。

    他們也要做好準備,才能去辦正事!

    苟黃說話雖說是隨和,但他的笑容是真的虛偽。

    直覺和麵相做不了假。

    尤其是到了苟家外頭,前一刻我都沒覺得有什麼問題,這會兒就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

    身上莫名其妙的起白毛汗。

    下意識的,我其實想問苟黃最近苟家出過什麼事兒沒有。

    因為我覺得壓抑的瞬間,就想到了孟欣書還有她的孩子,那可是家仙護體的鬼嬰!

    有徐白皮護著,都要了徐大閩的命!

    徐白皮肯定會因為兒子被殺,絕對不會和孟欣書善罷甘休。

    可孟欣書的執念就是來苟家復仇!

    她必定不會和徐白皮長久糾纏。

    話語要出口的瞬間,陳瞎子灰白色的瞎眼忽而和我對視,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將將好就把我的話打斷。

    “劉文三,這地方不安寧,你最好別喝醉了貿然下水。”

    劉文三:“……”

    “陳瞎子你眼睛不好使,腦子也坐暈車了?你哪隻眼睛看見我要下水了?”

    “喝醉的人永遠不會說自己醉了,不講規矩的劉文三,也永遠不會好好守規矩。”陳瞎子語氣輕描淡寫。

    不過這已經足夠反常,陳瞎子竟然都說了那麼多話。

    這就讓我心裡頭清楚,他這就是察覺到了我的舉動,來阻攔我。

    旋即我也想明白了。

    孟欣書的事情和苟家是死仇,我不能插手其中,否則就會惹惱了孟欣書,到時候才是危險更多。

    我本身也清楚冤有頭債有主的道理,苟家的孽債,他們自己去償還。

    進了苟家大門,光線稍微暗了一些,屋內整體基調很沉重。

    我忽而想起來了類似之處……

    髻娘墳的宅院,不也大體是這種的麼?屋頂封閉了所有院落。

    其中差別之處不小,宅院本質的構造也不同。

    走過一條封閉的長廊,來到了一個別院裡頭,苟黃才讓我們先歇息,等會兒有人送來吃喝,房間都可以住。

    他走的時候,拍了拍院門,笑著又叮囑我們一句,儘量不要出院子,以免有不必要的麻煩。

    過了一兩分鐘,劉文三才皺眉說了句:“這地方壓抑的死人,陰宅似的。”

    “唐鎮的院子都開了頂,修了二層,讓進來了天光,這裡是封頂,一屋納數十屋,的確是陰宅的修建手法,說是陰宅,也算是墳塋……”我開口說道。

    劉文三淬了一口唾沫,接著又看了一眼陳瞎子,說:“陳瞎子,剛才你啥意思?”

    我趕緊去勸住了劉文三,將我理解到陳瞎子的意思說了遍,當然我聲音很小,注意了隔牆有耳。

    劉文三便閉口不言了。

    果真,幾分鐘之後,就有人送來了吃食,都是些年紀不大的小夥子。

    穿著同樣的裝束,布衣,白布纏頭。

    他們本來不說話,直到走出去的時候,劉文三抓住了一個人的肩膀,喊他們拿點兒酒來,那人擺了擺手,張著嘴巴指了指,裡頭竟然是一截斷掉的舌頭……

    接著他又指了指耳朵,搖了搖頭的動作。

    劉文三的臉色就很難看了,放人走了。

    吃罷了東西,簡單聊了兩句,劉文三說也只能等苟黃來了再說,趕路那麼累,先睡覺。

    我也的確是疲憊,雖然心中疑惑萬千,但養足精神是第一要務。

    選了一個房間進去,我看了一會兒葬影之法才睡。

    宅經該記的已經記的差不多了,只差更多的實踐,讓我將這些東西融會貫通。

    我本身是帶著警惕心的,睡眠很淺。

    只不過多睡了一會兒,就覺得有點兒若有若無的香味,反倒是身體死沉死沉,意識也一直下墜。

    我雖然睡著了,卻能感覺到有個東西壓在胸口上,似乎是一雙小手,正在扒拉我的衣服。

    耳邊莫名的聽到一個稚嫩陰翳的聲音。

    “羅十六,讓我看看你的良心,是什麼顏色的。”這話語格外的空洞,讓我有種意識落空的感覺,心裡更加惶恐。

    第三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