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46章 砂水環繞,幹龍之氣

    苟黃的臉上頓時有了笑容,做了個請的動作。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我明白陳瞎子的意思。

    徐白皮和我們結的也是死仇,他必定會來找我們報復。

    與其等他甩乾淨麻煩,還不如借這個機會對付他。

    苟家人手不少,我們三人也齊全。

    暗處還有個孟欣書與何小云!

    徐白皮那麼厲害都奈何不了孟欣書,這還真的是個好時機!

    劉文三拍了拍我肩膀,也是一副篤定的表情。

    我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往外走去。

    陳瞎子劉文三隨同,苟黃則是在前頭帶路。

    不多時,我們就來到了堂屋。網址geilwxco

    走出苟家門,外頭涼風吹拂。

    今晚沒有月光,完全依靠屋簷下頭的燈照明。

    正大門右側十幾米外的位置,四具屍體隨風晃動,他們吊死在麻繩上,舌頭吐出來了老長,雙目圓瞪,面色瞳孔猙獰。

    在他們前頭也吊死了四個黃皮子,狹長的四道影子,就像是四個遊魂野鬼飄著似的。

    我身上有種抑制不住的冷意,完全是身體的本能反應。

    上一次若非何小云救我,我也被黃皮子換命了……

    “這股臭味兒,的確是徐白皮來了,苟家的人膽子也不小,你們之前調查過徐白皮,還敢貿然殺黃皮子。”陳瞎子瞥了一下苟黃。

    此刻在門外還有不少其他的苟家人。

    這些人臉上還有幾分壓抑著的憤怒,眼底也有隱藏很深的懼色。

    苟黃苦笑了一聲,他知道歸知道,也不是所有家族的人都清楚徐白皮的手段。

    我倒是能理解他的話。

    苟家家大業大,橫來橫去慣了,再者說殺個黃皮子,就和抓條魚一樣簡單。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不是死了人,就不會有人恐懼。

    “徐白皮的性格睚眥必報,你們殺了剝了幾個黃皮子的皮?”陳瞎子開口問道。

    苟黃掃了一眼人群中,點了一個人:“苟順,幾個?”

    那人個子略微矮小,穿著一身麻衣,神色慌亂:“十……十來個吧……也不清楚了其實,有的皮沒剝好,連帶著死黃皮子都丟了水裡。”

    苟黃臉色難看。

    陳瞎子半垂著眼瞼,說了句:“總共至少死十幾個人。”

    “就只能全仰仗你們了。水裡頭的事兒,苟家有門道,這岸上的東西,的確束手無策。”苟黃神色誠懇。

    “主動找他是找不出來的,只能等他來的時候動手,讓苟家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外出,若是出行也必須跟我們一起。苟家大門緊閉,也不能有任何入口還能進來。否則的話,這麼大的宅院,我們也幫不了忙。”陳瞎子直接說道。

    苟黃點頭,說這沒問題。

    其他苟家人,看我們的目光也有了幾分特殊。

    就在這時,忽而從家門裡頭,又走出來了不少人。

    這些人穿著統一的青麻小褂,當然,下頭還有穿厚衣服。

    現在還是冬天,像是劉文三這樣火氣旺的撈屍人不多。

    這些人高矮胖瘦不一,當頭的就是謝明。

    當然,謝明看到屋簷下的屍體,也是面色微變了一下。

    其餘人表情各有變化,不過要比苟家人強一些。

    “你們要下水?”劉文三忽然開口說道。

    謝明點點頭:“打算天亮要去辦事,我們先再去探一探情況,明早會和你說清楚大概。”

    “陳瞎子,這裡沒啥事兒了的話,讓苟黃看著安排,我們跟謝明去一趟看看情況。”劉文三繼續說道。

    我微眯起來了眼睛。

    謝明他們要探情況的地方,恐怕就是需要劉文三下水的地兒。

    我也很想去看看,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能嚇到何酉民寧死不下水,會違背撈屍人祖訓的東西,又是什麼。

    不過這其中,又有一些蹊蹺。

    苟家這些撈屍人,為什麼就能放下這一切。

    單憑當時何先水和我說的,這些撈屍人都是幾個人培養出來的,根本站不住腳。

    因為他們手裡頭的東西,讓劉文三都能破例。除非當初他們沒拿出來哀公像何酉民。

    至於這哀公像又是什麼東西,我還沒有詳細問過劉文三。

    在我思緒之間,陳瞎子搖了搖頭道:“探路的話,你和十六一起去就夠了,我在這裡等。”

    “既然要盯著徐白皮,還想等他繼續來,那就不能讓他那麼輕易的把人殺了,否則他就不再隨便出來了。”

    “十六,你帶上狼獒。”“陳叔……你不走,小黑還是留下吧。”我不自然的開口,畢竟陳瞎子可能會碰到徐白皮,上一次不是狼獒,陳瞎子也就麻煩大了。

    他卻拍了拍肩膀上頭的麻布袋子。

    “這東西在我身上,他動不了我。”

    語罷,他就直接和苟黃去說話了,做其它安排。

    明顯,聽到劉文三和我要去,謝明臉上也高興了不少。

    他也做了個請的動作,竟是讓劉文三走前頭。

    連帶他在內,撈屍人一共有十人,加上劉文三和我,這條隊伍就十二個人了。

    每個人都上了一條支流上的撈屍船,這船並不大,也有發動機。

    我和劉文三則是共用一條船。

    謝明的撈屍船和劉文三的並排而行,過了支流,就進入了懸河的主流之中。

    看似平緩的水面,流速並不緩慢。

    沒有月光,水就透著一股子黑色,幽幽滲人。

    彷彿對於苟黃來說,這一切輕車熟路。

    大概幾公里的水路之後,忽而苟黃壓低了聲音說了句:“關了發動機。”劉文三動作不慢,關了發動機之後,船就完全靠水流帶動,而這會兒也沒停下來。

    水面前頭,多了一些黑漆漆的影子。

    幾乎沒光線,所有的小島都是黑漆漆的。

    白天的九曲懸河第一灣,一切都是美輪美奐。

    而到了夜晚,竟是如此的陰森滲人。

    船順著水流進去,七繞八怪,途中過了也不知道幾個小島嶼。

    停下來的時候,水面似乎都沒有流淌了。

    這裡只有一個島嶼,兩邊如同兩條手似的圍起,從高到低,而我們進來的位置是最低點。

    就像是這一片水,都是被抱起來了似的。

    “懸河中還有這麼特殊的潭?”劉文三詫異的說了句:“長見識了。”

    這一幕卻讓我心頭很震驚,喃喃道:“朝案供奉,砂水環繞。”

    “砂前明堂,相抱相依。”

    “這裡是懸河源頭下來,還未分流的主河道,乃是大幹龍之水。”

    “大江大河,一二十里來,不見回頭,可其中一股龍氣,卻被衝入此處,還被拘在這裡,無法離開!這潭的生機龍氣要比這條流域任何一個地方都強!”

    “若是此處有人住,必定位極人臣。”

    “若是有墳,子孫必定開枝散葉,遍佈天下!”

    “若是有寶……”我話語戛然而止,下意識的摸出來了定羅盤。

    指針,端端的指在了丙位。

    “文三叔,去那邊。”

    還有一更,還在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