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50章 上九流,下九流

    孟欣書的尖叫,還透著一股攝人心魄的悲意。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下一刻就是慘叫聲響起!

    並不是孟欣書的,也不是何小云,反倒是一個男人。

    我本來想出去看看,卻被我媽擋住。

    她僵硬的搖搖頭,又說道:“她們逃了,那人很兇,小心他。”

    語罷她便朝著我房間而去,頃刻消失在黑色中。

    我卻不解,明明是那男人慘叫,孟欣書和何小云怎麼會逃了?

    不過我媽說的,肯定不假。

    片刻之後,一個男人捂著胸口,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

    他年紀並不大,約莫三十歲上下,得有一米八的個頭。

    短髮,五官剛毅,如若刀刻,眉毛似兩把利劍飛起。httpsgeilwxco給力文學網

    穿著黃色道袍,腰間好幾把桃木劍,還掛著八卦盤。

    不過他嘴角卻溢出不少鮮血,胸口還有幾個巴掌印,有的是正常大小,還有幾個是嬰兒的,除此之外,甚至還有黃皮子的爪印。

    可想而知剛才他和孟欣書,何小云交手,的確是中了招。

    只不過他掛著的一把桃木劍上也沾著黑血,不知道是孟欣書還是何小云的……

    那男人神色冰冷,還有幾分憤怒。

    注視我們,忽然說了句:“剛才你們若是動手,那鬼嬰必死無疑,我那第二劍可破地殃煞!你們竟然打斷我劍!”

    “還要那鬼嬰來幫那母煞?!”

    “你們到底是來幫苟家的忙,還是來壞事的?”他說完,就朝著地上吐了口唾沫。

    我眉頭緊皺,這人面相就透著難以相處的性格。

    劉文三也開口說話了,他語氣也不怎麼好聽。

    “進來就逼逼賴賴,自己有本事破煞,還需要我們動手?苟家請你文三爺是下水來撈東西的,不是和你一起欺負個女人孩子。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怎麼的,你還有意見不成?”他也嗬了一聲,一口濃痰吐到了那男人面前。

    “年紀不大,痰也不濃,誰給你那麼大的口氣?!”劉文三冷喝道。

    劉文三性子烈,對我來說,其實也不滿這男人。

    他在我們和孟欣書僵持的時候動手,本身就是偷襲。

    我和孟欣書何小云的關係,幫她們正常,畢竟何小云救過我的命。

    剛才的僵持,也是因為孟欣書氣憤我們站在了苟家這邊,本身我們就沒動手的打算,只是想要將其化解。

    他卻和我素不相識,怎麼可能幫他?

    更何況,他進來就頤指氣使,命令和質問混雜在一起,誰聽了都不爽。

    劉文三直接罵回去,也就理所當然了!

    那男人臉色頓時鐵青一片。

    他目光忽而盯著我,說了句:“剛才就是你讓那鬼嬰出來的?”

    “一身都是陰氣,怨氣,你是陰生子?”“破不了地殃煞,今天除個陰生子,才能洩我憤!”語罷,他一抽腰間桃木劍,直接朝著我肩頭打來。

    狼獒狂吠不止,朝著那男人衝去!

    劉文三就要拔刀,陳瞎子也是疾步往前。

    就在這時,苟黃急匆匆的衝進了院子,擋在了我和那男人面前。

    他慌里慌張的喊了句:“誤會……誤會……”

    “這位是羅十六,是家主特意要請來的陰陽先生。”

    “這是柳昱咒,柳道長,都是誤會,兩位別動手!”

    這一瞬間,陳瞎子,劉文三,還有狼獒都到了柳昱咒近前。

    陳瞎子的當頭一棒險些打下去,劉文三的鍘鬼刀也是揮起,狼獒更是隨時會前撲。

    苟黃賠著一副笑臉,額頭上滿是汗水。

    我微眯著眼睛看著柳昱咒,他也盯著我。

    又瞥了一眼劉文三和陳瞎子兩人,才說了一句:“苟黃,苟家請來人不假,你們有事做不假,我要破煞,他們卻攔著,這事情恐怕你們苟家要掂量兩分吧。”

    苟黃臉色卻很為難。

    他猶豫了一下,才看向我和劉文三說道:“兩位,打個商量怎麼樣?”

    我直接就搖了搖頭,說道:“何酉民和孟欣書夫妻的事情我們知道,苟家也清楚,我替孟欣書接生,她女兒救過我的命,明確來說,我不會幫苟家對付她,至於我們能對付徐白皮,也是因為和徐白皮有仇。”

    “否則的話,我們也不會多管閒事。”

    “離了我們面前,其他的事情就是苟家和孟欣書的恩怨,與我們無關。”

    “如果非要強迫,我們也只能到此為止。”

    說這番話,也是我想直接斷了苟家的念想。

    一切都講的清楚明白,苟家就沒有其他的由頭讓我們出手。

    我也瞭解了,打撈的事情缺了劉文三不可能,這樣說也就無虞。

    “這……”

    苟黃不自然的回頭看了柳昱咒一眼,說道:“柳道長……這件事我和家主,再和你商量如何?”

    明顯,苟黃他們更在意的是那潭水之中的東西。

    柳昱咒的臉色更難看了。

    他定定的又看了我一眼,才一揮袖子,往外走去。

    苟黃和我們賠笑,說馬上讓人來收拾院子,讓我們當今晚的事情沒發生過。

    不多時,他就叫來了人打掃。

    那些苟家人全部被抬了出去,大部分傷勢不輕,也不知道有沒有喪命。

    院子裡頭只剩下我們三人一獒。

    劉文三皺眉說了句:“柳昱咒,這名字取的就神叨叨的,本事也不賴,有他這種人在這裡守著,怪不得苟家不怕孟欣書。”

    “不過他這本事既然到位了,怎麼不一道對付了徐白皮?”

    我其實也很疑惑。

    那柳昱咒的確不弱,他固然是受了傷,可桃木劍應該也創傷了孟欣書或者何小云。

    既然本事這麼大,幹嘛不對付了徐白皮。

    苟家還要我們出手幫忙?還有就是那苟家主,到現在也沒出現過見我們,架子也不小。

    陳瞎子才開口說道:“他剛才那咒法叫做斬桑咒,是正牌破煞驅邪的道士,算是上九流。”

    “道士斬鬼祟,破屍煞,沒有說殺人的道理,徐白皮的確是歪門邪道,可人和人鬥必定有一死。”

    “徐白皮奈何不了孟欣書,是因為她是屍煞,未必不能對付一個大活人,黃仙對於鬼祟是沒什麼作用的,可對於活人來說,本事就大的驚人,也算是一物降一物吧。”

    我這才明白了陳瞎子的意思。

    劉文三呸了一口唾沫道:“合著不一定打得過徐白皮,就讓我們頂上,他瞅著孟欣書來了,還要趁機偷襲,沒打過還得怪我們?這上九流,還真不怎麼地道。”

    陳瞎子卻搖搖頭,他說道:“一來是規矩,二來也是手段,孟欣書可不好對付。他已經被傷了氣血了,當然,那母女兩也沒什麼好果子。”

    我眉頭緊皺,然後說了句:“陳叔,說句實話,我剛才雖然那麼講,但是他真要殺何小云,我不會坐視不理。”

    陳瞎子沒點頭也沒搖頭,只是說了句:“上九流本身看不慣下九流,雖然你是陰陽先生,但他更看不慣你是個陰生子,我們也得小心他。”

    “陰生子在他們眼中不算活人。”

    陳瞎子這話卻讓我眼皮控制不住微跳起來,這話的意思,那姓柳的還想殺我不成?

    第三更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