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58章 另覓他法

    頓時,我心頭就懸上了一口氣,生怕劉文三出事,面色也是擔憂無比。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沒忍住踏前走了一步,已經到了我那艘撈屍船的邊緣。

    狼獒嗚咽了一聲,也直直的看著深潭中央的水面。

    張揚神色篤定,孔斌則是側眼看向我,開口道:“羅先生不用擔心,撈棺先攔走屍,主手才能到棺材最下面,攔屍這活計,我們手下這些弟兄已經幹過很多次了。劉文三不會出事。”

    我沒接話,擔憂之色也沒有減少。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深潭中央的水波晃動更為劇烈,就如同煮沸的水一樣,不停的翻滾。

    時不時還有一個撈屍人衝出水面,又一個猛子扎進去。

    甚至我也看見了頂出水面的“走屍”!

    雖然只是一閃而逝的晃眼之間,但也看清了“走屍”身上穿著藤甲,膚色鐵青。

    那走屍並沒有什麼動作,似乎只是順著水流衝撞而已。

    我猜測這應該是白天的原因,即便是水下,陽光總歸還有一些限制。網址geilwxco

    如果剛才的烏雲沒有散去,恐怕此刻就是另一個結果了。

    時間約莫過去了七八分鐘,忽而,水面顫動了一下。

    從中心呈現圓環的擴散,蔓延了整個深潭!

    張揚神色一喜,他猛地抬起手,低喝了一聲:“快去幫他!”噗通噗通的聲響,剩下的近乎三十個撈屍人,竟同時跳下了深潭!

    飛速的朝著中心遊去!

    十幾秒鐘,他們都潛入了水底!

    又過了約莫一分鐘,一截漆黑的鐵首,從翻滾的水面之中浮出。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這完全是一個人形的棺材,那鐵首輪廓分明,似是一個老者的面相。

    只是鐵棺漆黑,透出來的氣息太過冰冷。

    那鐵首出了水面之後,就緩慢上浮。

    明顯是下方有人在託舉!

    我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幾分鐘後,棺材出來了半截,整體已經能看清楚,這的確是哀公像!

    我看過劉文三手中哀公像的玉雕,雖說是仿品,但其大致模樣和這棺材沒有絲毫區別。

    在哀公像的鐵棺邊緣,有鐵索一併浮出水面。

    當這鐵索出現的瞬間,忽而又有幾個撈屍人,從和走屍纏鬥的外圈水域探出頭來,朝著鐵索游去!

    陽光之下,鐵索透著森森寒芒,上面已然是傷痕累累。

    那些撈屍人的手中,摸出來的不再是卜刀,或是帶鋸齒的斧子,或是鋼口極好的鋸齒刀!

    他們狀若瘋狂,死命的開始鋸鐵索!

    我心頭又是一驚,也明白過來,想要將棺材取出來,不就得先弄斷鐵索嗎?!

    也就在這時,那翻滾不止的水域,忽而變得更劇烈起來,甚至還有殷紅的鮮血浮上水面!

    鮮血肯定不是來自於走屍,只有可能是撈屍人。

    本身他們撈屍人三兩成群對付一個走屍,尚且還能勉強應對。

    現在分出來幾個鋸鐵索,剩下的人肯定捉襟見肘。

    張揚的眼睛瞪得很大,滿是血絲,他身體也微微顫抖著,忽而他厲聲喊了句:“機會難得!都快點鋸!”

    明顯,孔斌的眼中也都是緊張。

    我擔憂之餘,也疑惑無比,直接就問他們,為什麼非要將棺材舉出來再鋸?就算是劉文三和下頭那三十個人抬得動,也是多此一舉啊。還不如讓大部分人去對付走屍,剩下的人在水中鋸鐵索。

    張揚紅著眼睛扭頭看我:“這鐵索詭異的很,在水中鋸不斷,那些走屍還更會發狂,劉文三再撐住一會兒,他還沒有力竭,已經比其它人厲害很多。”

    語罷,他忽而又看向了孔斌,沙啞的說了句:“老孔,你也去幫忙!”

    孔斌也噗通跳下水去,攜著鋸齒刀去幫忙鋸鐵索!

    我眉頭緊皺,才明白過來,為什麼苟家之前說有三撈不起棺這一個說法了。

    一來是能撐起這棺材的撈屍人,本就不多,千里挑一。

    二來要將棺材撐起這麼久,還得鋸斷鐵索,這也是起棺的一大阻礙。

    隨著時間流逝,我也發現這鐵索一共有八根,分別左右四方位,一個方位兩根鐵索,雖說不是八卦等位,但是似乎暗合八門之中的走向。

    我心頭猛地一跳,忽而想到了一個點。

    水至陰,砂至陽,生鐵入水陰陽相合,龍氣滋長生機不絕。

    在水中,這陰陽調和的龍氣愈發的強。

    這才是鐵索鋸不斷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它堅硬,而是因為韌和生氣,讓它就似乎是活物一樣!

    在這龍氣環繞之下,被滋養不知道多少年頭的生鐵,已然成了這穴的一部分。

    鋸它,便是動穴!

    也是走屍發狂的根本原因!

    走屍並不是護棺,而是護穴眼,它們也被這生氣薰陶,終年不化。

    即便是將棺材抬起來脫離水面,也不可能真的鋸斷,因為這整個深潭所處的方位,無處不是龍氣生機。

    除非能斷了這深潭穴眼處的龍氣!

    思緒如同電閃,我立刻摸出來細抄麻紙和筆,將那幾根鐵索的方位,還有棺材的位置畫下來。

    “讓他們回來!這鐵索是鋸不斷的!要想其它辦法!”我沉聲開口,語速很急促。

    張揚卻壓根沒理我,還是狀若瘋癲的盯著深潭中央。

    我又催促了一句,張揚卻猛地瞪了我一眼,讓我閉嘴!

    狼獒忽而猛地狂吠起來,它衝著張揚齜牙炸毛,威脅不言而喻。

    我面色也沉下來,說讓他按我說的做,這件事情不容小覷,水面血那麼多,撈屍人不知道傷亡情況,不照著我的話來辦,苟家這一次還是撈不上來這棺材!

    張揚卻壓根沒理會我的話。

    我和他僵持之時,忽而水面上的那半截鐵棺顫抖了兩下,便緩慢的朝著水下沉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