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60章 死門埋棺

    這卦象反倒是給了我機會。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八門遁甲不可能只有四門在這裡,必定還有四門在別處,才能構成完整八門。

    頓時我就想清楚了,那鐵索盡頭蔓延到山體上的位置,必定還有四個位置,分別應該對應景門,死門,杜門,以及傷門!

    水中斷不了鐵鏈,破不了卦象,山上卻未必。

    八門相互對應,只要破了另一處,水中的卦也就破了,生機必定受到影響!

    將思維壓下,我站起身來衝著劉文三點點頭。

    接著我看了張揚一眼,說道:“我已經有辦法了,要一些人手,跟我上那山!”

    說著,我就指向了深潭背後對應的山。

    巍峨的山體兩側蔓延如同長臂,將深潭包裹。

    山上草木茂盛,巨樹也不少,端的是生機蓬勃。

    張揚嗯了一聲,說:“人手隨你用,不過你莫要害的大家遇險就好。”給力網址geilwx。

    我也沒多說別的,回過頭在人群之中掃視,我挑選了一些人,都是看面相好相處,並且命硬之人。

    其餘人則是讓他們在這出口的位置等待。

    孔斌表示跟我們一起去。

    我看他面相不算太苛刻,也沒拒絕。

    當然,我們沒有從潭中央劃過,而是從右側之前打撈過女屍的位置過去。

    孔斌和這些撈屍人應該是上過山,顯得輕車熟路。

    不多時我們便繞到了山體的正面,剛好和出口的位置相對,遠處的張揚等人,已經只剩下人影子了。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岸邊的石頭常年被潭水沖刷浸泡,青苔不少,上去也很滑。

    陽光下我又瞄了一眼深潭中央,此刻潭水徹底平靜下來,走屍隱約晃動之間,那些鮮血在水中不停的縈繞,卻沒有散開的徵兆,顯得可怖了不少。

    我們一行人差不多有十個,相互攙扶著上了山路,走到有草木泥土的地方,腳下才沒有打滑。

    劉文三問我現在咋做?孔斌也明顯有些緊張的望著我。

    我沉聲說道:“找幾個方位,應該對應著那幾條鐵鏈,從上面或許能截斷,到時候打撈就方便了。”

    話音剛落,劉文三又皺眉說了一句:“鐵鏈若全部斷了,棺材沉底,那更不好打撈,這潭水不淺啊十六。”

    孔斌和那幾個撈屍人也連連點頭。

    我也沒停頓,回答道:“鐵鏈是從山體之中出來,另一頭有可能是繃著到水裡的,也有可能是從山體蔓延出來的一截,或許不會因為斷了一頭影響水內,只會破掉卦象。”

    “當然,若是有影響的話,大家身上都有繩索,將其捆綁起來接在樹上,也能拖延時間。”

    “打撈棺材已經足夠!”

    劉文三若有所思的點頭,孔斌和其餘幾人也放心了不少。

    我依照定羅盤找尋方位,第一個尋覓的方位,是生門對應的死門!

    這座山是支龍脈山,死門必定不在山頂,而是應該在山腰,更是山中唯一一處窮死之地。

    憑藉著我如今對風水的瞭解,再加上定羅盤。

    不多時,我們就找到了山腰之處。

    本身孔斌那幾人對這裡也有熟悉,當我說了死門的特徵之後,他就領路,很快帶我來到了一個地方。

    這裡也是山腰邊緣的位置,一片斜坡之上滿是碎石瓦礫,還有一些磚石,似乎這裡曾有過建築似的。

    並且這一片地方,連一顆草木都沒生長。

    站在這裡都覺得涼風陣陣,和其它位置的感觸完全不同。

    死地颳得是窮風,整座山的死氣都灌注在這裡,自然是森冷無比。

    我用定羅盤確定了最準確的方位,便讓他們開始挖!

    大家沒有鐵楸這些傢伙事兒,就只能用鋸齒刀,或者徒手挖。

    我本來要搭把手,劉文三卻攔住了我,他理由很簡單,我要勘風水,指不定還得打算盤算卦救人,我這雙手現在金貴,他不讓我動手。

    孔斌等人似乎也對這幾年苟家總是失敗,有了懷疑,看到我這新方法,也有不少的期翼,更是不讓我動手。

    我就在旁邊等著。

    不多時,也就挖了半米左右,就挖到了東西。

    弄開了泥土之後,竟也是一口棺槨!

    這棺槨也是鐵製,並不是哀公像。

    將土挖開更多,花了不短的時間,整個棺槨都露了出來。

    一根鐵鏈從上往下,將棺槨綁住,鐵鏈的另一頭,的確從山體泥土之中蔓延出來。

    孔斌眼神發亮,說了句:“羅先生,你真神了!真有鐵鏈。”

    “這棺材裡頭……又有什麼東西?我們現在就把鐵鏈鋸斷?”

    劉文三也是瞳孔緊縮,他詢問似的看了我一眼。

    我面色卻很不自然。

    因為我完全沒猜測到,這死門的位置竟然會挖出來一口棺材……

    我本身估計,只是一個鎮物而已。

    鎮物對應深潭之中的哀公像鐵棺,穩住卦象。

    死門埋棺,必藏兇屍惡鬼。

    因為這窮風吹過之地,就算是好人都會成惡人,更遑論死人了!

    猶豫了一下,我才說道:“避免節外生枝,這棺材先別動,留一個人守著,我們還要去別處。”

    “另外還有三個地方,看那裡挖出來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再做決定。”

    孔斌和那幾個撈屍人商量了一下,最後留下來了一人,叫做葛林。

    我再三叮囑他,守好這裡就行,不能動棺材,也不能動鐵鏈!

    然後我才用定羅盤再定方位,朝著下一處杜門所在的位置尋去。

    也就在這時,劉文三忽然說了句:“十六,有點兒不對勁,還有人在後頭跟著我們。”

    他的話,卻讓我警惕無比。

    還有更新,這裡還沒到字數,不過兩更太多,就分了三更。今天還沒寫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