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361章 天快黑了

    我謹慎的左右四看,仔細無比。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此刻我們剛離開山腰死門,走出來最多幾百米的距離。

    後面林木蔥蔥郁郁,常年這座山上沒有人煙,壓根是沒有路的。

    一眼看去,我壓根看不見有任何人影。

    包括孔斌和剩下的九個撈屍人,也都面色詫異不解。

    孔斌小聲說了句:“錯覺?這山上不可能還有別人,葛林不會跟來,也沒有其他人上山。”

    劉文三眯著眼睛盯著後方看了一會兒,他搖搖頭:“這是直覺。”

    此刻我才發現,狼獒也有幾分異狀,低頭嗅著什麼,一雙紅色的眼珠子裡頭,泛著幾分兇光。

    劉文三不可能胡亂說,還真有可能,有人跟上我們。

    難道說是張揚?

    “他藏得很好,跟的也遠,得小心一些了。“劉文三又提醒了我一句。網址geilwxco

    我沉思了兩秒鐘,才說道:“這樣的話,葛林一個人守著死門和那口棺材,還是有些危險,再去兩個人幫忙,其它地方再視情況而定。”

    孔斌又安排了兩個人,讓他們去找葛林。

    這會兒不過幾百米,倒是不遠,真要那邊出什麼變故,我們完全聽得到響動。

    我們也在原地等了幾分鐘,確保沒有問題,那兩人應該到了之後,才繼續出發。

    杜門所處方位為東南方巽宮。

    其五行屬木,木又代表巽卦,巽卦入杜門,便是風入木林會分散消失。

    杜門就有另一個含義,隱遁和潛藏。

    死門還有明顯的特徵可尋,山中唯一的死地,沒有植被。

    而杜門則是山中植被茂盛,多風的所在。

    尋找杜門約莫花費了一個小時左右,最終找到風眼所在之處,又開始挖掘。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約莫半米深的位置,挖出來的是一個木雕,這木雕也是哀公像的模樣!

    鐵索纏繞在其上,看起來沒有什麼麻煩,很輕易就能解下來。

    在我思索之間,劉文三也問我,是不是解開這木雕,再嘗試截斷鐵索,如果成了,就破了這個卦象?

    我回答他,理論上說是,不過這八門遁甲貼合八卦方位,破掉一處也破不了整個卦象。

    至少我們要破壞掉這山上,死,杜,傷,景四個方位才行。

    我本意還是去找下一處,劉文三卻直接告訴我,先破掉這一個。

    總歸是要破,等到全部出來了又能怎樣?天已經快黑了,不能再耽誤時間。

    孔斌他們也都出言贊同。

    宅經之上並沒有破卦這些方法,全憑自身瞭解風水之後,以風水之法才能判斷。

    我也沒再猶豫。

    死門不碰,是因為棺材裡頭的東西肯定很兇,杜門裡不過是一個木雕,完全可以驗證我的猜測是不是對的。

    我和劉文三上手拆木雕。

    很快,就將它身上的鐵索解開。

    孔斌則是和其他人開始上鋸齒刀。

    不多時這條鐵索便被鋸斷,兩截都在山體泥土裡頭,並不需要其他手段,鐵索沒有被拉拽走。

    我也明白過來,這鐵索也是鎮物的一種!

    並不像是我想的那樣,這裡是受力點。

    拉著棺材的鐵索,受力之處應該是山體岩石。

    此處的鐵索並沒有存在於龍氣匯聚之地,所以才輕而易舉被損壞!

    緊跟著,我們又去找下一個傷門的位置。

    當然,這木雕孔斌也安排了一個人拿上。按照他的話來說,人不走空,這東西埋在這裡,指不定是什麼好物件。之後我們的速度就更快。

    因為我明顯感覺到,杜門被破掉之後,風開始變得迅疾起來。

    找到傷門的時候,我其實都心驚不已。

    從地面泥土中延伸出一大截鐵索,捆綁在大樹之上!

    而那大樹周身漆黑,傷痕累累,赫然也是一顆雷擊木!

    不過從卦象本身來解釋,傷門對應東方震宮,本身五行還是屬木。

    震卦為雷電,兩者相合之下,便是樹遭雷擊,非折即傷!

    忽而我也想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八門所在的位置,或有好處,或有剋制或者損傷,如果是必損之命格,就是必定不能去之所在。

    如同命中有木之人,若是到了這傷門的位置,恐怕會遇到橫禍。

    想清楚這些之後,我也讓孔斌他們開始鋸鐵索。

    這過程依舊很快,當鐵索斷了之後,嘩啦一下就從樹身上落下來。

    整個雷擊木大樹搖搖晃晃,彷彿隨時會折斷倒下似的。

    我們趕緊退避,樹最終也沒倒下,卻不知道它還能撐住多久。

    這會兒,時間已經接近下午五點,最後在山頂之處,找到了景門所在。

    也是一條鐵索,沒入山頂一塊大青石內!

    青石之外有不少新樹,也有不少枯木,貼合了南方離宮,好“景”不長的卦象。

    將這鐵索鋸斷之後,忽然那大青石都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瀰漫了不少裂紋……

    甚至我覺得,腳下的地都顫抖了兩下……

    我心頭有幾分悸動,強忍著那股不自然,說我們得趕緊回到死門的位置,將那鐵鏈鋸斷,還是不能碰棺材。

    不出意外的話,再去下水打撈,那幾根綁著棺材的鐵索,就會輕易弄斷了!

    孔斌等人臉上也有興奮的笑容,他們並沒注意到我的擔憂。

    劉文三的神色卻鄭重了不少。

    連帶著狼獒的性子,似乎都急促了一些,開始躁動不安起來。

    差不多五點半左右的時候,回到了死門所在的瓦礫空地。

    眼前的一幕,卻讓我臉色微變。

    綁著棺材的鐵鏈已經斷了……

    不像是被鋸斷的,反倒像是被大力所崩斷!

    棺材蓋子也被打開了,棺木之中瀰漫著難聞的血腥味。

    裡頭空空如也……哪兒有什麼屍體?!

    而我們留下的葛林,還有之後叫回來的兩個撈屍人,早已不見蹤影!

    “他們動了棺材!”

    孔斌也有幾分驚懼的神色,不安的說了句。

    其它人也在低頭竊竊私語,大致是在猜測,葛林他們是不是從棺材裡弄到了什麼好東西,已經先下山了。

    甚至還有人在後悔,應該先留下來的,這樣的話弄到好物件,到時候論功行賞,也能多分一杯羹。

    劉文三面色卻很難看,說了句:“都掉錢眼裡頭去了麼?看不出來,這鐵鏈是崩斷的?指不定棺材裡頭有什麼兇屍惡鬼,他們三個也不曉得是逃了還是死了。”

    這一句話,讓其餘所有人都鴉雀無聲。

    我也催促了一句,說先下山去,這山上不安全了。

    一行人又匆匆趕路下山。

    等到了山腳邊緣的時候,之前我們的撈屍船,早已經沒了蹤影……

    葛林還有另外兩個撈屍人的屍體卻飄在水上,無比的滲人……

    近水的岩石旁邊,坐著一個人背對著我們。

    他身上穿著紅色的殮服嫁衣,看背影這不正是謝明嗎!

    我心頭惡寒不已,棺材裡頭是什麼不知道,我算是曉得劉文三為啥說有人跟著我們了!

    此刻,天也快黑了……

    第四更結束了。明天繼續。